相公懒洋洋

第23章 琴棋书画不可少2

第二十三章 琴棋书画不可少2

直到小棋和蓝炀的身影消失了,小琴带笑的脸便冷了下来,低垂的头也抬起。冷冷地看着苑门口,嘴角勾起一抹怪异的笑,转头对一旁的小厮温笑道,“容哥,这软榻便搬下去罢!今天三少爷怕是不会来这里了。”

被唤作容哥的人应了一声,便喊着另一个人,将软榻搬走。小琴走到亭子边上的木椅上坐下,静看着那小湖,鲜嫩的荷叶已经长出来,蜻蜓在其间飞来飞去。湖面下有不少的漂亮的金鱼游来游去,甚是欢快。风吹起,连着金鱼带起的波纹,一漾一漾地向湖的边缘荡去。

“画儿!”她突地开口,一个女人忽地出现在她的身后,“琴儿有事?”

小琴站起身来,笑望着于画,“画儿,少爷果真将你留下了!他让严书跟着去了么?”

于画撇了撇嘴,毫无形象地坐下来,翘起二郎腿,抖动着,“是呀……我乐地清闲,整天藏在那树间我都腻了!”小琴笑着,没有说话。

于画瞟向她,“放心吧!少爷此举无甚大意义!”她趴在回栏上,“我猜呀……不知哪一天他会派我去保护少奶奶了!”小琴的手一紧,很快地松开来,静静地笑着,“是么?这么快,少爷都娶亲了!”

于画也感慨地叹道,“是呀!不过……少爷这么懒的人居然也能娶到妻!啧啧……这外头传得少爷都神乎其神了!”

小琴扫了她一眼,手指戳了戳于画的头,“莫在我面前说少爷的坏话,担心我告状!”于画嘿嘿地奸笑着,说道,“我美美的小琴才不会那么做!”她顿了顿又道,“少爷看来对少奶奶很是上心,原先我看他对这亲事很是不满的呢!”要不也不会整日闷在亭子里头吃东西了。

小琴神情微动,静静地笑开,“是呀!该是为少爷开心才是!”于画点了点头,“不说了,我该走了!”话音刚落,人便消失在了亭子里。

小琴站起,静望着于画消失的地方,许久地,露出了抹自信的笑。

小棋跟着蓝炀来到吾爱食店,进了他专属的房间。郭巴未知蓝炀会来,一下子慌了手脚,好在那雅间本就是专为他准备的,平日里也打扫的极精心,倒也没有误事。

照样是搬了软榻放在里头,弄了些早些时候就准备好的吃食。但蓝炀今天似乎未有很大的心情,只是懒懒地靠在软榻上,眯起眼扫了食物一眼,淡道,“你们都下去吧,爷此时还未有心情吃东西!没我的吩咐,都不许进来!”“是!”小棋不禁奇怪地看了一眼蓝炀,今日的蓝炀,有些奇怪呢!

门嗒地被关上,蓝炀舒了口气,舒服地躺在软榻之上,沉沉地睡去……

俞香跟着风流笙和蓝青渺去了流申家的食府,“早先便听闻流申酒楼的东西极好,今日一尝,果真名不虚传!”风连笙吞咽下口中的饺子,啧啧地称赞,“这汤中牢丸所用之料皆是上品,陷中的虾该是今早急急赶路送来的,这汤中牢丸的皮所用澄粉与淀粉该是北方云城农家细细磨出来的……啧啧……果真是不错……”

“连笙哥哥是不是去了云城游玩了?”俞香笑着道。

风连笙笑着点点头,抬手轻点她的额头,“香儿,这云城风景不错,且那里的面食极为入口,有机会,我带你去瞧瞧!也尝尝那里的面食!”

蓝青渺不悦地敛了眉,“食不言寝不语,连笙,你越矩了!”

风连笙目光闪了闪,知道他话中的意思,嘻笑着道,“好好好……是我的错,那就罚我多吃几笼!小二,再来两笼鲜虾汤中牢宠!”

“好咧……客官请稍等!”小二高声应道。

(关于文中的汤中牢笼:在古代饺子不叫这名,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叫法,在大唐的时候,饺子名为汤中牢笼。因此文中娃设定的风俗,就用了大唐时候饺子的名字汤中牢笼)

PS:喜欢的童鞋收藏留言推荐,让娃知道你们来过……拜谢……同时也是给娃动力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