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39章 花祭:画中的她

第三十九章 花祭 画中的她

见俞香径自往床边去了,蓝炀苦了脸,嘟哝道,“还是刚才的你可爱!”“嘟哝些什么呢!快过来睡啦!”俞香窝到床里侧,喊着他。

蓝炀眼睛亮了亮,飞快地奔到订边,将外衣脱下,钻进被子里,一把将俞香揽到怀里,自动帮她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。蹭了蹭俞香,满足地睡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天蓝炀醒来时,俞香又不见了踪影,不满地起了床,一边已经在候着的侍女红着脸上前来,“姑爷!”

蓝炀打了个大大的吹欠,“你家小姐呢?”侍女偷抬眼瞧了瞧蓝炀,娇声道,“小姐今日一早便起床了,说是要出去一趟。还吩咐奴婢,若是姑爷醒了,便告知你一声,早膳屋里热着。软榻也准备好了,让您别在**吃东西!”

蓝炀一怔,呵呵地笑开,在侍女的服侍下换了衣服,洗脸漱口,呵呵地傻笑着,身子摇摇晃晃地向着外间走去。

刚一出门,那飘香便已入鼻。

“姑爷,这可是小姐一大清早到厨房亲手为您做的呢!”那侍女又忍不住开口,“小姐虽不常下厨,也不擅长。但有些菜色点心,小姐做的可是独一无二的!”

蓝炀笑眯了眼,躺倒在软榻上,嗅了嗅,“这味道不错……”

侍女将温着的包子端上来,又端过一旁怪异的小点心,“姑爷莫看这东西不起眼,这东西做起来颇费时,这材料也不好找。这一点心做下来,奴婢听说,若是要拿出去卖,一个可得要十两银子才够!”

蓝炀眉头挑了挑,捻起一块吃进嘴里,顿时陶醉地闭了眼,“有酒的香味!这东西爷倒真没吃过!”侍女自豪地道,“小姐做的这个,向来是最好的,只是苦于材料不常有,能吃到的机会不多!”

蓝炀眼眯了眯,“哦?”吃完了早点,从软榻上爬起,“爷要出去走走,莫跟着!”去找娘子去……她应该……是去了那里罢!

出了门,便顺着昨天的记忆在府中游走,走了半日,却未见踪影。他低了头沉思,这是怎么回事?罢了,他转了身欲回房。那抹熟悉的飘香便闯入鼻间,他眼睛一亮,向着那里飞奔过去。

直跃过丛林,落在地上。

不远处,一条小溪蜿蜒着从林子里出来,曲曲折折地不知流向何处。河岸边开满了花,花间有一个小亭子,蚕丝纱缦随风飘扬,里头那熟悉的身影若隐若现,飘渺的仙乐穿透纱缦,穿透了空气,透入耳膜之中。蓝炀的眸光愈发地如水般地温柔,静静地望着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俞香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,回房,不出她的所料,蓝炀又睡着了。躺在**睡的没个形象,摇了摇头,走过去为他盖上被子。

走到外间,正欲唤侍女,却忽见那头的软榻上有一张纸,上面似勾勒着什么。俞香好奇地走过去,小心地拿起。

那是一幅画,墨迹善未干透。浓淡墨渲染的大片大片的花开了漫野,似在随着风轻轻地摇摆,花香溢满了鼻间,一条浅流的小溪水蜿蜒隐现在花丛之中……她怔愣地看着画,指尖不由轻颤起来,画面偏右的地方,有一个小亭子,纱布随风飞起,画间那女子……分明是她……

这……就是蓝炀的画么?总以为是因他的懒,他的画才出名,今日一见,他的画,果真值上千金……

“娘子……好看么?”突地被他从身后抱住,俞香吓了一跳,靠在他的怀里,暖暖地道,“这画……是你画的?”

(喜欢的话就收吧……嘻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