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52章 并蒂莲

第五十二章 并蒂莲

“他心中有我,干我何事!”俞香淡淡地回道,靠在蓝炀的胸膛,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“你心中有我,便可!”蓝炀低笑开来,喜兹兹地抱紧了俞香,“小鱼儿!”两人相拥了许久,蓝炀突忆起秦洛的话,“小鱼儿,过些天,我们进宫一趟!”

宫?皇宫?俞香打从心底排斥皇宫这个地方,“为什么要去?”

“老佛爷要见见你,说起来,该是成过亲就去的,若不是他们提起,我倒是忘了!”蓝炀打了个吹欠,抱着俞香闭上眼睛。

“不能不去么?”俞香动了动,身子……还是有些酸痛呀……蓝炀环着她的手紧了紧,懒懒地道,“娘子,莫动!”俞香脸红了红,乖乖地趴着。

“蓝家有今日,多半倚靠了老佛爷的照拂。你我的婚事,听爹说,是有老佛爷的牵线的,于情于理,我们都该进宫觐见老佛爷!”蓝炀睁开眼睛,笑望着有些困倦的俞香,“这些天你好好休息!三天后,我们再出发!”

他身上……似乎多了一股极淡的……陌生的熏香,俞香嗅了嗅,那香味……又没了……

俞香笑了笑,窝在他怀里沉沉睡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开满遍野的彼岸花,似燃烧的火焰,燎原了视野。入眼之处,只有红色……风吹过,那红色的花海随风飘荡,又似血海,一波一波地荡向远方……她从昏昏沉沉中醒来,呆望着眼前的景。

花海之中,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背对着她,熟悉的身形……怎么……觉得……和她这么像呢?

“你是谁?”开口,却发觉自己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。

“我就是你……你就是我……何来我是谁之问!”那女子的声音,怎么也跟她……这么像?她的话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她的头……那么地疼……

那女子转过身来,俞香看见一张和她完全一样的脸,她僵住,“你……”

那女子一步一步,赤着足缓步向她走来,面上无一丝表情,似一个木偶娃娃……“香儿……你偷走了我的幸福……你……偷走了我的幸福……把它……还给我……还给我……”女子从怀中掏出一把刀,向着她走来…

“你……”俞香想逃,身子不知为何……僵住无法动弹……

女子越走越近,“炀……炀……”她惊恐地大叫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小鱼儿……小鱼儿……怎么了……快醒醒……”蓝炀焦急地晃着她,此时天已黑下来,他原是因着肚子饿,才起了床去吃了些东西。清音突地慌慌张张跑来告诉他,俞香似乎做了恶梦,却怎么也叫不醒!

她似极痛苦,紧紧地揪着他衣襟,额上冷汗遍布……

“没事了没事了……娘子,我在……我在这……”紧紧地抱住她,拍着她的背,心疼地喃喃地念着。

她渐渐安静下来,蓝炀心微松,低下头去看,她醒了,眼睛迷蒙地睁着,眸光里惊魂未定。她紧抓住蓝炀的手,紧张地道,“炀……别离开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