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60章 婚——殇1

第六十章 婚——殇1

木慎儿美眸下闪过一丝微光,低眼,看着痴迷地抱着她的莫映。深眸之中,微微地泛起涟漪的悲伤。她抬头,看向蓝炀所在的方向,低低地叹了口气。

莫映起身,打横抱起木慎儿,向着里屋走去。木慎儿没有挣扎,眼眸之中的悲伤再无踪迹,此刻,只是笑望着莫映。莫映心下微动,将木慎儿放在**,莫映微微地笑着,“慎儿放心,此事……映儿定当做的完美。三日后,皇兄将下旨,映儿迎娶程家孤女程香为妻。”

程家,前皇时被诬陷,上下一百口人,满门抄斩,那时,血染了整个循京城西街街角。时至今日,城墙上那些班驳的血迹仍在,有人说,那里,时常会听到程家人夜夜哀戚,冤枉啊冤枉啊……

木慎儿嫣然一笑,环住莫映的脖子,叹道,“映儿,苦了你了……”

莫映温柔地笑着,“为你,无悔……”帐子下,烛光在宫殿里摇曳了几下,被不知哪来的风吹灭。窗外月初上,窗内,春色撩人……

长元年九月,皇帝下旨,程家孤女程香于半个月后嫁于当朝三王爷莫映,准许其于俞家出嫁,全国大庆三日。

……俞家……

上官如儿双目含泪,牵着程香走进房里,拍着她的手背,“孩子,莫哭了,这些年苦了你了,虽是顶着程家的名头,但到底,找了个好归宿!”程香满眼惊惧,泪流满面,连连摇着头,张了嘴,嘶哑着嗓子,似是想说些什么,却只发出了咦咦呀呀的喊叫。她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上官如儿,嚎着嗓子大哭着,连连摇着头。

上官如儿拍着程香的背,抹了抹泪,向着一旁沉默地低着头的一个婢女道,“这些年一直是你在照顾小姐,皇家比不起咱们平常百姓,你得好生照料着。香儿不能说话,莫得让别人欺负了去。”

“是!”婢女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闻言,怀中的程香头摇地愈发厉害,她干嚎着,流着泪,似乎想说些什么。水雾迷蒙的双眸里悲伤痛苦四溢,扯着上官如儿的袖子,让上官如儿看她。

“可怜的孩子……自那日香儿出嫁,我就在愁着,该如何为你找门好亲事。虽说……你不是我亲生的孩子,却与我的香儿如此之像,这大概是命吧。你母亲若是知道你出嫁,该多高兴!”上官如儿怜惜地拭去她的泪。

但她的话,却让程香惊惧地瞪大了眼睛,呀呀地嘶叫着,眼圈红红的,摇着上官如儿的袖子,似是想叫她再说一遍。

“孩子,莫舍不得,若不是担心你遭遇不测,我和笮竹也不会雪藏你这么多年。莫怪姑姑,此次有皇家做后盾,姑姑也放心了……”上官如儿的话再度让程香一惊,眼里急切的光慢慢地化为死灰,她张了张嘴,无力地退后了几步。呆呆地看着上官如儿。

上官如儿担心地上前,“孩子,是不是不愿嫁?哎……笮竹……原也是不同意的,只是……圣旨已下,再说,那三王爷,也算的人中龙凤。人也极好,想来,你嫁给他,定会很好的!”

程香绝望地抬起没有什么力气的手,又含泪看着官如儿,闭上了眼睛,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