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61章 婚——殇2之错过

第六十一章 婚——殇2之错过

上官如儿怜惜地握了握她的手,“孩子,半个月后便要出嫁了,我听屏儿说你想出去。忍一忍,嫁去王府,多少会有些自由。说生歇着!”说着,她便出了门。

程香拭了泪,起了身,走到书桌边,试图拿起毛笔,刚一握上,笔便叭地一起,掉落在桌子上,一次又一次,她不屑地努力着。“小姐,别试了!”屏儿抢过她手中的毛笔,丢在一边。

程香的泪一滴一滴地落下,抓狂地,她伸手扫落了桌上的东西。毛笔,砚台,书……哗啦啦全落在了地上。似乎还不解恨,她伸手又欲推桌子,桌子闻丝不动,她却因痛而退了几步,额上渗出一滴滴的汗来。

屏儿上前扶住她,面无表情。

程香跌坐在地上,蜷抱着自己,静静地流着泪。屏儿冷冷地盯了她两眼,半晌,收回冷目光,谦恭地走到程香面前。“小姐,地上凉,小心着凉了!”程香一把揪住她,狠狠地瞪着她,嘴巴里咦呀呀地叫着,眼似冒着火。

屏儿脸色未变,只是又重复了一次,“小姐,地上凉,莫在地上坐着,担心着凉。半个月后,您该出嫁的!吉时若是过了,就不好了!”

程香一把推开她,站起,冷冷地瞪着跌坐在地上,脸色却仍是未变的屏儿。冷哼了一声,她自行往门外走去。屏儿站起,静静地跟在她身后,嘴边勾起淡淡的笑。

程香刚走到院门口,不知从何处击出的石子打中她的膝盖,程香吃痛,跌倒在地上。屏儿走到她身后,“小姐还是回去罢!外头有人守着,待嫁的新娘子,随意跑出去,会让人看笑话的!”

程香猛地抬头,静望着她,不发一语地任屏儿将她扶起。

那一瞬间,程香便确定了,这周围,还有高手在潜伏着,监视她。悲凉地望着窗外,许久许久地,她叹了口气,进了屋子。

半个月后…………

程香身穿红色的喜服,面无表情地坐镜子面前,任由下人为她梳妆。上官如儿欣慰地看着程香,“孩子,真漂亮!”见程香面无表情,上官如儿叹了口气,“不愿么,听屏儿说,这些日子你总在闹!姑姑也不愿逼你嫁给不愿意之人。前些时候,你姑父他也进了皇宫里头探了口风。皇上的意思……很是坚决……”

程香表情略有松动,转身抱住上官如儿,眼中的泪再抑制不住,哗哗地往下落。上官如儿心疼地拍拍她,为何……湘儿眼里,如此的绝望?

吉时到,红盖头遮住了程香的脸。媒婆领着程香往外走,走至门口时,突地听到蓝炀的声音,“香香……累了……”庸懒而迷醉,“不要嘛,不准睡,先看新娘子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入耳,震地程香浑身剧烈地一颤。她正欲抬手,身旁的媒婆扶着的手忽地一使力,她软倒在媒婆的手上。

程香的泪再次夺眶而出,想转头去看声音的来源,入眼的,只有一片刺眼的红色。她张了张嘴,发出的仍是只有气息,泪流的更猛,她咳着,任由那媒婆将她塞入轿子里。从此……一布相隔……

春正好,花正香,红盖头,花轿子,伊人已去,空余恨。

————错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