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63章 婚——殇4

第六十三章 婚——殇4

“嗯!”心神不宁地抿了一口茶,蓝炀站起来,走到窗边。许久地,他突地开口,“芙莲,我想去映王府瞧瞧!”

芙莲掩嘴娇笑,“三爷若是想去,去了便是!此去,三爷是要瞧瞧那程香么?”

蓝炀却一反平常,恍惚地道,“芙莲,我总觉得,我丢了什么!”芙莲掩了笑,静望着站在窗口前略显寂寥的蓝炀,半晌,又笑道,“三爷不是向来想做什么都会行动的么,心里怎么想的,就去罢!”

蓝炀转身,冲着她绽开一抹明媚的笑,“还是芙莲知我。”说完,他便跃窗而出,消失在夜色里。

芙莲的笑容淡了下来,眸光之中带起淡淡的悲愁,每一日每一日地在夜里守候,只会等他不知何时的出现。每一次,总是匆匆来,匆匆去。还好,每一次在她这里,他从未苦愁着脸离去过。

蓝炀悄无声息地落在新房外头,屋里头的媒婆丫环刚离去。他躲在一旁,用手撮开纸窗一个洞,屏住呼吸,眼珠子转动着,扫视着房间。终于,看到了莫映的大红色喜服,他敛了敛眉。莫映挡住了他的视线,看不清新娘子的脸。

“哭什么,做我的王妃不好么?来,把交杯酒喝了吧!”莫映捻过一旁的酒杯,凑到程香的嘴边。程香冷冷地瞪了他一眼,别过头去。“王妃有何不满呢?”莫映笑眯眯地看着坐在程香,心情似乎很好。他双指扣住程香的下巴,一用力,程香痛苦地拧了拧眉,嘴被强迫打开,莫映将酒毫不客气地倾进她的嘴里。莫映满意地笑了笑,自个也喝下了酒,“这才乖嘛!”他伸手,贴心地为她拭去嘴边的洒。

程香剧烈地咳着,冷若冰霜地扫他一眼,缩在一边不理他。

莫映又笑了,他伸手解开腰带,大红的喜服滑落。程香眼的余角瞄到,瞪大了眼睛,惊慌失措地抬头看着他,起身便想逃。莫映拦腰挡住,将她压到**,温柔地道,“怕什么呢,王妃,夫妻圆房,天经地义,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!”

程香恶狠狠地瞪着他,嘴里咦咦呀呀,却发不出声音,她急红了眼,推拒着他。莫映温柔地笑着,伸手向她的腰间。

在外头的蓝炀脸一红,转身便想走,还没看清程香的脸。心慌地厉害,有种想要冲进去阻止莫映的冲动。他能感觉到里头的程香对莫映的抗拒,只是……他们是夫妻,于情于理,都不该他管。

程香剧烈地挣扎着,只是双手失了力的她,哪里有力气抗争地过身上这高大的莫映。眼看着外衣被他不客气地撕去,她的泪再度滑下,嘴里呀呀地喊着什么,猛地摇着头,时不时企求地看着莫映。莫映轻吻了下她的额,“王妃莫怕,本王会温柔的!”

程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努力似是想要呼喊,却只能发出了气息。眼泪一滴接一滴地从她的眼角溢出。

正欲离去的蓝炀脚步一顿,恍惚地转过身,看向屋里头,好像……听到小鱼儿在喊他……娃

——墙之隔,重之压,你能听到我绝望的呼唤么,我的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