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64章 孩子

第六十四章 孩子

心里如被利器一下又一下地尖刺着,痛的他不禁拧了眉,这是为何?他的小鱼儿,此时就在家里头,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。他想见见程香,莫映的王妃程香。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他跨出了第一步。

“谁,谁在那里?”另一头,巡视的王府侍卫发现了蓝炀,蓝炀眉头一敛,乱了心神,被人发现了。他深深地望了一眼新房,脚点地,跃身而起,快速地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新房里头的莫映顿了顿,转头冲着外头不悦地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回王爷的话,有人夜闯王府,属下已经派人去追了!”外头侍卫的回声响起,莫映敛了眉,“知道了,下去罢!”今天是他的新婚之夜,王府的守卫极强,怎生有人闯进来了?看来那人的功夫,极高,居然连他也未发觉有人在外头。

有些失了兴致,低下头,见程香缩了身子,手捂着肚子,脸色发白地颤着,额上冒出滴滴的冷汗。莫映眉头拧地更紧,起身,“怎么了?”她似乎很是痛苦,她努力地撑开眼睛,张嘴咦咦呀呀的,似是想说些什么,又无力地闭了眼。嘴唇颤着,脸色愈发苍白的可怕。

莫映当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忙起身,向着外头道,“静儿,去请朝雁过来!”朝雁是王府专属的女大夫,医术极高。

不多时,一个身着清雅白色裙的女子便推门而入,今日她的面色也有些不好,莫映也不及多想,皱着眉头对她道,“朝雁,看看她是怎么回事!”

朝雁深深地望了一眼**因痛苦而缩成一团的程香,深吸了一口气,走到床边,拉起她捂着肚子的手,为她把脉。细听了许久,她蓦地瞪大了眼睛,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边上的莫映。又闭上眼睛,沉心听了许久,这才站起来,扫了一眼屋内的侍女们,淡道,“你们都下去罢!”

莫映皱了皱眉,冲着那些侍女摆了摆手。侍女们走出去了,关上了门,莫映这才问道,“她怎么了?”

朝雁神情古怪地看了他许久,“她有了喜脉,两个多月了!这一次,是动了胎气。”莫映也惊地瞪大了眼睛,表情千变万化,半晌,他才恢复了平静,“哦!那给她开些药便是!”

“嗯!”朝雁没有多问,只是起了身。

“这件事情,不得告诉第二个人,朝雁,你知我知便好。”沉吟了半晌,莫映冷冷地道,“给她开副堕胎药罢!”朝雁的手抖了抖,不禁看向莫映。

原本是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程香忽地睁开了眼睛,爬起来,缩到床角,紧紧地护着自己的肚子,戒备地瞪着莫映,嘴巴一张一合,似是想说些什么。意识到自己发不出声音,她有些慌了,连连地摇着头,泪水又顺着脸滑落。

“这件事由不得你,程香,孩子必须拿掉!”莫映冷冷地看着她,“朝雁,开堕胎药!”

程香忽地冲下床,护着肚子,跌跌撞撞地向着门口冲去。莫映脸一黑,跃身一把扯住她的头发,阴沉着脸道,“若是让外人知道堂堂王妃还未与本王同房便有了孩子,像什么样!本王不休你,已经是最大的恩泽,程香,别再挑战本王的耐性。”

——炀,孩子,我们的孩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