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66章 相见不相识

第六十六章 相见不相识

程香再度醒过来,已经是两个时辰后的事了。她怔怔地看着眼前如此熟悉的地方,似乎曾经在这里住过。

“醒了?”莫映端着药碗出现在她的床头,见她有些发怔,他笑了笑,眸光渐沉,“这里是蓝苑,母后特允你进来休息。”程香身子剧烈地一颤,看向他。莫映坐下来,将她扶起,温柔地笑道,“喝药,这是本王特让宫中的太医为你调制的!”

程香又是一颤,恶狠狠地剐了他一眼,随手一挥,将药打翻在地。莫映笑脸依旧,转头向着外头道,“屏儿,再端一碗进来!”屏儿依言,端着药,沉默地走到床头,程香双手一推,嘴里气愤地咦咦呀呀地说着什么,眼眶突地红,狠命地将药又推倒在了地上。

莫映也极有耐心,像是吃准了她会打翻药似的,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地让宫女们将药碗端进来。

在第五十一次,莫映脸色终于变了,他黑着脸,扣住程香的手,一把将她甩到**。冷冷地道,“程香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惹火了本王,对你没好处。本王不追究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,若想留着你肚子里的孩子,就乖乖把药给我喝了!”

程香愣住,怔怔地看向莫映,似是意识到他说了什么,她欣喜若狂地坐起,刺脚走到一旁的屏儿的身边,接过屏儿的药,一口喝下。忍着苦,坚定地看着莫映。莫映冷哼一声,“也莫开心太早!”说完,他甩袖走出了她的房间。

程香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,捂着肚子,傻傻地笑着,只是笑着笑着,突地又落下泪来。她张了张嘴,不知说了什么,走到床边,泪如雨下。屏儿始终神色淡淡,无意间扫向程香的眼,其光莫名。“王妃若是累了,便再歇一会儿罢,老佛爷允了你多休息一会儿,再去拜见老佛爷与皇上!”屏儿上前将她扶着躺下。

程香扫了她一眼,闭上眼睛。屏儿站在她床头许久,待听得她的呼吸沉稳了,这才退出去。

她的脚步声渐远,程香爬起来,淡淡地看着紧闭的门口。环视了一眼房间,哀从心起。下了床,她走到房间里头的书桌边,拿起一支毛笔,蘸了蘸墨,手下刚微一用力,无力的痛感沿着手向全身泛开,她白了脸,额上冒出了点点的冷汗,毛笔自手中掉落。

不死心地又试了几次,结果皆是如此,她怔怔地看着软绵无力的手,眼中悲愤渐起。颓然地放下笔,失魂落魄地走回床边,手捂着肚子,面上悲喜交加。

静坐在床边不知多久,莫映推门而入,见她静坐在床头,手顿了顿,面上带起微笑,走到床边,手伸到她面前,“王妃,与本王一同去见见皇兄与母后!”程香扫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他,只是径自穿了鞋子,自个换上衣服,走到门口,转身淡望着他。

莫映失笑,微摇头,走上前牵住她的手,强势而霸道,“走吧!”

熟门熟路地到了老佛爷的寝宫,程香低头与莫映一同下跪,“臣携妻程氏,见过皇上,见过母后!”“免礼罢!映,跟你说了多少次,无外人在时,莫过拘谨于这些礼节!”清润陌生的声音响彻。

“草民/民妇,见过映王爷,映王妃!”突来的行礼声,让程香剧烈地一颤,急切地抬起头,失措地看向声音的来源……蓝炀和那个与她样貌一模一样的女子。莫映不动声色地扯住她,阻止她冲过去,“炀,既皇兄已说无外人,你也便不是外人,何须也对本王如此恭谨!”

“映王爷说……”那个笑字卡在喉咙里,蓝炀震惊地看着莫映身侧那熟悉的正痛苦的掩忍着泪的程香,他呆了呆,僵硬地偏头去看他身侧的同是惊讶的俞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