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69章 夜探—纠缠1

第六十九章 夜探—纠缠1

莫映黑着脸,沉沉地看着正抱着程香向岸边游过来的蓝炀。岸边的人接过程香,程香已经陷入半昏迷,莫映上前抱起俞香,向旁喝道,“太医呢!”他瞪了一眼旁边冲进蓝炀怀里哭泣的俞香,俞香怯怯地埋头进蓝炀的怀里。

蓝炀心不在焉地安抚着俞香,时不时看向程香。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皇上不悦地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,莫映沉声道,“皇兄,是程儿失足落水,惊了母后与皇兄了……”

太医给程香切了切脉,一旁的莫映警告地瞪了太医一眼,正在心不定的太医一突,当下明白了莫映的意思,“王妃情况很是不好,此处风大,应找一处安静之地,换下身上的湿衣!”

莫映一把抱起俞香,向着皇上道,“皇兄,臣凝告退!”匆匆忙忙地离开。

蓝炀迈开一步,又顿住,紧抱了怀中的俞香,沉沉地不语。

“这次炀儿有功,炀儿,去换身衣服吧!”木慎儿眼中闪过一丝不安。“是!”蓝炀任由着俞香扶着他回去。

一场好好的宴席,就此不欢而散。

蓝苑……

“她怎么样了……”莫映拧着眉,看着**昏迷的程香。太医拧了眉,“回映王爷的话,王妃腹中孩子……怕是会受影响……”“保大人……”莫映不耐烦地挥了挥手。

“是!”太医颤了颤,原该是昏迷的程香忽地睁开眼睛,缩向床里侧,捂着肚子,戒备地瞪着屋里的三人,用力地摇着头。

莫映眉一敛,怒道,“你……”

她紧紧地缩成一团,咬牙,狠狠地瞪着莫映。似只要莫映上前一步,她便会同归于尽一般。

“你……”莫映心下一烦,甩袖走出了房间。太医叹了口气,写了安胎的药方,交给一侧的屏儿。屏儿沉默地接过药方,眼里有丝闪动。

程香终于放松下来,蜷缩在床角,沉沉地睡去。屏儿走到床边,将程香放平,手抚上她的肚子,眼里闪过一丝狠历。程香突地睁开眼睛,缩了缩,恶狠狠地瞪着屏儿。屏儿惊了惊,缩回手,“王妃好生休息,奴婢就在外间,有何事叫奴婢即可!”

程香紧盯着她,直至屏儿的身影消失,她才放松下来。悲伤地抚着险些失去的肚子里的孩子,眼里的坚定更加地深。

夜深,程香终于抑不住疲惫,沉沉地睡去。

窗被打开一个缝,一抹身影悄无声息地潜进房中,直奔向床边。来人正是蓝炀,他伸手,搭上程香的脉,震惊地看着**的程香。他颤着手,滑上她的腰,拉开腰带。他忆起蓝青渺的话,“炀,她是我的香儿!”那一句莫名的话,还有俞香平日偶尔不易发现的不自然的表现,对于蓝府的不熟悉,对蓝青渺暖昧不明的态度……心中的不安……自那日从宫中回去起,他心中总是不安,明明环抱着他心爱的妻,却总是走神。

一件又一件地剥开,只剩下了肚兜,他开始犹豫,手颤着,下不去手。他记得……她的胸前,有他留下的齿印。是他因吃醋而失控的第一次,留下的。解开她脖子后的带子,一点一点地拉开,他闭了眼,他记起来……前些日子,身边的俞香的抗拒,还有无意间瞥见的……没有齿印,他只当那是错觉。

剧烈地喘息了许久,他慢慢地睁开眼睛,眼前的美好落入视野之中,借着外头明亮的月光,那齿印灼痛了他的眼。他的心一窒,雾湿了眼眶,痛楚在心里炸开。他想开口,却忽然失声,埋下头,迷恋地亲吻着。

身上的凉意和胸前的湿re,让程香惊醒,因刚落了水,为保孩子又耗了些力气,“唔……”她缩了缩身子,不禁收了脚,惊恐地抗拒着来自身上的重力。待那人抬了头,她傻了眼,蓝……蓝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