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77章 来者无绪

第七十七章 来者无绪

那天晚上,纵是她隐下了真实的情绪,他还是能感受到,她的疼。不能抹平她眉头间的皱褶,不能化去她眼中的悲伤,心如刀绞。咫尺天涯,她在他眼里,在他心里,隔桌相望,她在彼岸牵强的笑……“小鱼儿……”从不知道,原来牵肠挂肚,是如此令人心碎。

“咳咳……”静寂的,原只有他俩悲戚地伤情的空间里,突兀地多了一声尴尬地轻咳。

蓝炀身子微僵,脸上眼中的悲伤情速敛进深处。转过身去,笑眯眯地看着门口不知何时进来的一个老头和一个中年人。“米老头,菜大伯!”

俞香藏在他身后,抹去眼泪,这才从他身后探出头去,睁着有些红肿起来的还未褪去悲伤的眼,看向来人。这两个称呼,有些熟悉,好像早些时候,听蓝炀提过。

“啧啧啧……这小女娃子,跟府里头那女人真像!”米老头睁大眼睛,惊奇地看着俞香。

菜大伯也严肃地点了点头,连声道,“像,果真是像……一个模子里给刻出来的吧!”

话音刚落,那两人便对视了许久,嘴角勾了勾。蓝炀一凛,忙将俞香护进怀里,干笑着,“两位前辈,莫闹我家小鱼儿,她可怀了你们的干孙子呢!”

蓝炀话音未落,那两人已经闪到了他们身边,闻言,两人同时怒道,“为什么不是干儿子,孙爷爷也这么老了么?”

俞香无声地笑,眼中悲伤不再,浓浓的笑意晃苍了蓝炀的眼。蓝炀痴痴地看着俞香,半晌,突地松开俞香,抱着那两人兴奋地狂笑,“小鱼儿笑了……呵呵……我的小鱼儿笑了……”

他无法想像,他不在的那些时候,她究竟过了什么样的生活……只知,从见到她的那一天起,她脸上的笑,再没有过……

俞香怔了怔,愣愣地看着狂喜的蓝炀,她的悲伤……竟然影响了他这么多么?浓重的酸意涌上鼻间,她想笑的,可是……那泪,却止不住,一滴一滴地滑落。

“诶诶诶……小女娃又哭了……赶紧哄哄去……”米老头叫苦不迭,见着俞香无声地哭泣,他忙拎起蓝炀的衣领,一把扔到俞香面前。

“啊……怎么哭了……对不起……小鱼儿……对不起……别哭了……都是我不好,没保护好你……别哭了……”他手忙脚乱地擦拭着她的泪,心疼的,恨不能用自己的血,换她的笑。

靠进蓝炀的怀里,听着他胸口有力的跳动,如若有一天,能够开口说话,她希望第一句话,是对蓝炀说,我爱你……张了张嘴,喉咙间干哑无比,能发出的,只有咦咦呀呀难听的似木锯的声音。

“你们两个娃娃头,莫再酸我们两个老头子了。炀……还想不想小女娃恢复了?”米老头不顾忌地冲上来,狠狠地敲了一下蓝炀的脑袋,“再不让开,待会孙爷爷我闹的你不能睡没得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