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80章 深宫中的疯女人

第八十章 深宫中的疯女人

“你们潜入宫中,留在夫人身边保护她,若她与小主子有什么差池,你们不用回来见我了!”平淡无波的声音,却在空气里带起一阵令人战栗的阴冷。

“是!”清丽同是淡漠却无比坚定的声音起,身形一闪,又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钟妍书脚轻点,悄无声息地落在蓝炀屋子附近的树间。身子似融入了夜色,躺在树枝之上,闭上眼睛,耳朵却细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
空气微的有波动,有异物侵近。她睁开眼睛,坐起,千里传音,画儿!

于画落在她身旁,苦恼地托住下巴,书,觉不觉得琴有些奇怪?

钟妍书眼微沉,眸光愈发地黑,她早有不对,画儿,只是你没发觉。这句话她未说出口,看着身旁同为暗卫,然,性子却与是她大相径庭的于画。轻拍她的肩,保护好主子。

于画眉眼一亮,抓抓脑袋,是哦,首要任务……傻笑着,轻点树枝,身子向后飘去。走了,书。

钟妍书沉静地看着于画消失的方向,她的武功,怕还在她之上吧!

屋内,蓝炀推门而入,天渐亮,药效未过。脱了衣裳,回复原样,掀开被子,躺在俞湘的身侧。

伸手,纤长的手指描绘着她的眉眼,多像他的小鱼儿……这一眉一眼,骗过了多少人。从小,她的性子,怕是学着小鱼儿过来的吧!但,哪又能学的他的小鱼儿的全部呢?她给他熟悉之感,无关于俞香,而是似乎,在哪里见过她。

忽地忆起那片花海,亭间纱帘少女,从未开口说过话的她。那时,他以为,她是他的小鱼儿。

她忽地睁开眼睛,蓝炀双眼渐黑,嘴边绽开一抹笑,“香儿,醒了?”她揉揉眼睛,惊异地看着他,“诶,炀,你怎么醒了?”连醒来的憨态,也学的九成……蓝炀笑地愈发地温柔,“嗯,香儿……我又困了……现下还早,我们继续睡吧!”

俞湘不及出口反对,他便虚压住被子,呼呼大睡。

自发现她不是他的小鱼儿,他夜夜外出,每至凌晨回来。卡在她醒来的那一瞬间,她不同于小鱼儿的习惯,小鱼儿……从不防备他……

他的小鱼儿呵…谁准他们欺负她……

皇宫之中,离木慎儿行宫不远的一个僻静角落……

那是俞香曾经路过的地方,那重重地绕着锁链的黑色大门,斑驳而令人压抑。一个宫女来到门前,守在门前的侍卫打开门,宫女走进去,不多时,传来她惊慌地大叫。

“不好啦……不好啦……她,她不见了……”侍女惊慌失措地跑出来,整个人颤着,惊恐万状。

侍卫对视,忙冲进去,不知从何处跑来了好些侍卫,层层戒备着。

木慎儿闻讯赶来,扬手便是对着那颤抖的宫女一巴掌,利声喝道,“没用的东西!”

侍卫头跑出来,“没找到……”

木慎儿脸扭曲着,抬脚踹向他,“给哀家仔细找!”变脸似的,她又回复了她的沉稳,“记住,不要惊动其他人!”

“是……”得了令,侍卫们有条不絮地分开行动。

但直至半夜,却仍未搜得半丝人影。

“母后,仍未找到么?”皇上来到她的行宫,神色严肃。“是!这层层包围之下,竟然能不见!这些人……”木慎儿狠历地拍了拍桌子,“先是剌客闯皇宫,劫走王妃,再是那女人神秘失踪!皇儿,你培养的好侍卫哈!”

“母后息怒!”皇上浅笑,“倒也不是坏事!”

木慎儿敛眉,“皇儿……”“慎儿……此时只有我们两个,你偏生的,要用皇儿来拉开我们的距离么?”皇上眯起眼,走到木慎儿面前,伸手,不留情地将她拉到怀里,抚着她细嫩的脸。“父皇好计谋,让你做了皇太后……让我们两……只能干干看着你!你以为如此,我便得不到你了么?”

木慎儿眉头敛直,镇静地道,“皇儿还是莫要做出出格的事才好……”

“出格……”皇上狠笑,伸手扯向她的衣服,“为那男人是吧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外头,突地传来一长串如鬼魅般的低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