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84章 自在风云笑

第八十四章 自在风云笑

凉风起,墨云涌。原是明朗的天空,倾刻间被乌云覆盖。

细雨下起,给夜色微暗的凌晨时分染上了一层淡墨的雾。

蓝炀背着俞香,一步一步地走上郊外与王府约定好的地点。他的背宽而温暖,很有安全感,俞香趴在他的背上,闭了眼。背上是他给她披上的披风,头上是他硬要给她戴上的大帽子。

他走地极慢,一旁的林叶间随风而动,带起沙沙的声响。那里头,该是有人在暗中保护着的。

两人都没有说话,彼此的呼吸清晰地在耳边响起,伴着心跳,伴着不舍。

前方的大树便是约定好的地点,蓝炀的脚步顿了顿,终又迈动了脚步。

至大树边,将她放下。俞香净将头上的帽子拿下,戴到蓝炀头上,把身上大大的披风也解掉,重为蓝炀系上。

蓝炀将娇小的她拥入怀里,她的肚子已经有些隆起了。捧起她的脸,眷念地轻吻着她。

俞香仰头回应着他的吻,缠缠绵绵,温热的柔软,是彼此都已经熟悉了的味道与气息。

不舍,再不舍……是谁如此残忍,要将他们分离呵。

林间小鸟声音响起,蓝炀身微僵,放开她。眼含悲伤地望着她,“小鱼儿!”

俞香抬头静静地笑着,“我们还要一起去游遍天下的!”在他的手心里画着。

蓝炀握了手,似乎想把她的温暖留在掌心,他在她脸颊上印下一吻,“小鱼儿!那一日,不会远了!”

“开始吧!”她又在他手心上写,率先掏出一料药,吞下,然后看向蓝炀。却见蓝炀转了身,背影显的有些凄凉与悲伤。

俞香静望着他的背影,微叹了气。从怀中掏出她预先准备好的一只迷烟。

蓝炀忽地转身,打掉她手中的那只,“小鱼儿,那个伤身体,我来吧!”从怀中掏出另一只,吹燃,手微颤着。

俞香微笑地看着他,信任而坚定的光在眸光中满满的,却是灼痛了他的心。

他也微笑着,看着她的眼慢慢合上,缓缓地倒在他怀里。神色终是哀戚,“小鱼儿!”

钟妍书落在他身后,“三少爷,该走了!”

蓝炀久久地抱着俞香,半晌,深呼了口气,小心将俞香放至地上。

“药材拿到了么?”迷恋地抚着俞香的脸,不舍离开。

“拿到了!西域的冥花若是齐了,解药便可开始炼制。”钟妍书恭谨地低着头。

“嗯!”蓝炀站起来,深深吸了口气,闭上眼,淡道,“走罢!”

清裳舞,苍茫夜,怎料得,是离别……

钟妍书转头回望,跟上前方的蓝炀。坚定地望着蓝炀的背影,三少爷,书,绝不让三少奶奶有任何闪失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蓝家……佛堂……

一阵阵有规律的敲击木鱼的声音在佛堂里头响彻,蓝家老太太静跪于观世音座前,闭着眼,诵着佛经。

许久的,她才停下,“妍书…炀儿……近来,可是大有作为?”

钟妍书沉默,刚把三少奶奶送回去回来,老太太便叫来了她。

老太太蹒跚地站起,“你也不用瞒我这个老婆子咯!再相似的人,总会有些不同,我不说,不代表不知道。只是……就交给炀儿罢,蓝家的劫呵!”老太太连连摇着头,“造孽哦!”

很非奇怪的对话,钟妍书拧眉,若是连老太太都知道,那其他人?

“若是其他人知道,老婆子我,也用不着悄着将你叫来了。罢,你退下罢!”老太太摆了摆手。

钟妍书肃然地低了头,行礼,转身跃出老太太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