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93章 汝,干我何(1)

第九十三章 汝,干我何(1)

俞香回抱,手渐紧,满足地窝在他的胸口,脖间疼痛不再。蹭了蹭蓝炀的下巴,像只吃饱喝足的小猫,腻在他的怀里不愿再动。

蓝青渺退了一步,震惊地看着那相拥的两人。若他未记错,蓝炀这表情,从来只在一个人面前有过。那便是炀的妻,俞香。他这才恍然过来,好似不知何时起,炀的眉间多了几分不易觉的愁绪。

而那映王妃的表情,也只有俞香才特有的。

他困顿地又是退了几步,全然不管那下令撤退的十煞。

“追!”莫映寒着脸下令,转身,手收紧,冰冷地看着那相拥的两人,欲开口。

却见蓝炀竟俯了身,似俞香就是他手中的珍宝,深深地又带着怜惜地吻着他怀中的女人。

莫映手愈紧,墨瞳中寒光渗出,手中扇子被捏成碎片。

蓝青渺蓦地一白,想通了几分,府中的俞香,不是俞香,王妃才是俞香……这世上,竟有如此像之人么?忽忆起爹曾暗中嘱咐他的,照顾好霄殿中的女人。他曾见过那疯女人几次,若她细打扮起来,该……

他瞪大了眼,竟是与俞香有七成的相似,呼吸窒住。那女人与爹,与俞家,究竟有何渊源……为何……

蓝炀给她度了一颗药丸,待她吞下了,他才放开了她。自怀中掏出一瓶药,小心地撒在她的伤口上,撕了自己衣裳的一角,包扎住她的伤口。俞香努嘴,揪住他的胸襟,不满地看着他。

蓝炀轻笑,磨搓她的脸,“喜欢?”俞香面上染起薄薄一层红晕,别过脸去不说话。蓝炀拥她入怀,失笑,在她面上印下一吻。

“蓝炀,母后宠喜你,本王忍忍就算了,有些东西让于你未尝不可!”莫映冷声道,“只是,难不成你连本王的妻,也欲与母后讨要么?”冷眸之下,酝酿的是狂风暴雨。

蓝炀环紧了俞香,轻抚着渗出血的布,“疼么?”俞香抬起被泪水浸染的眸子,连连点头,孩子般的环住他的脖子,似讨要糖的孩子。

“蓝炀……”莫映握紧拳头,骨头因他的用力而发出磕磕的声音。

蓝炀这才抬头望向莫映,微笑,“本来……是想,先知道了王爷的用意,满足了王爷,才将我家娘子接回来。只是未想,王爷竟如此将炀的娘子陷入如此危险境地。炀是懒了些,却也不愿,让娘子受此苦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莫映却是冷笑,“原来你发现了,那本王也无需掩饰。俞香,你休想要回。莫忘了,她现在是本王的妻,姓程名香!”

“哦?”蓝炀微笑,“好似王爷书房书架第三层左数……”

莫映怔了半秒,敛了眉,扭曲着脸,怒道,“住口!”

蓝炀微欠身,微笑,“如王爷愿,草民闭嘴!”

“蓝炀……”自齿缝之间发出的声音痛恨无比。

蓝青渺深望着安心地依靠在蓝炀怀里的俞香,又看看莫映,忧虑起,蓝家的平静的日子,怕是不多了!

(娃娃出品,嗯!)

宣传新文:豪门错爱:狼骑竹马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