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二 卷帘卷西风花剪香漫过北江无处循1

第二卷 帘卷西风花剪香,漫过北江无处循(1)

莫王府的门口,一辆豪华的马车缓缓停下,木慎儿在婢女的搀扶下踏着小凳子下了马车。便疾步往王府里头走去。

“参见老佛爷!”一路走过,王府里的婢女跪了一地。“你们王爷呢!”木慎儿绷着脸,眼带焦灼地往莫映的房走去。

总管大步跟在木慎儿后头,道,“回老佛爷的话,王爷此时在书房里!”

木慎儿脚步顿了顿,面色沉了沉,转头沉声道,“去唤了朝雁到书房去,你们都不用跟着,退下!”

“是!”众下人们停在原地,低着头。

木慎儿大步朝着书房走去,到了门口,毫不犹疑地推门而入。

莫映正和朝中两个大人在谈话,见了闯进的木慎儿,皆是愣了愣。那两人忙跪下,“参见老佛爷!”莫映深望着焦急的木慎儿,嘴角,慢慢地淡开一抹笑,微微地欠身,眼带邪气,“莫映,见过母后!”

“你们退下!”木慎儿沉沉地看了眼那两个眼闪过焦虑的两人,“今日,哀家只当没见过!”

那两人舒了口气,跪于地上拜谢,出了门,对视,更加坚定了什么。那两人一人是朝中掌握重要兵权的靖凌,一人是朝中不可或缺的左相冥深。

“慎儿如此焦急,可是为我?”莫映远远望她,笑容满面。木慎儿淡道,“你想好了么,映儿!”

莫映笑,眼中寒意起,“若不如此,怎生从他手中,夺过你!”木慎儿闭了眼,心中无力,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。当今皇上倒不是暴虐,却有些荒**无度,以她为名!那事实,要她如何说出口,当初允诺了那人的,不过是死人!但是,那人,却还留了旁的人,让她……只能暗中来。

如今暗处那人知道若是知晓此事与她有关,那她……木慎儿长指入肉,眉头紧。

莫映走至她跟前,轻抚她的眉头,微笑,“慎儿莫皱眉,映儿,定不让你受伤。”

有了他的允诺,木慎儿睁眼,美眸波光绽开,幸福而娇羞地靠进他的怀里。闭眼,藏起了眼底真正的思绪。

…………

鱼香苑

蓝炀去外头忙去了,俞香坐在院子的亭子里头,偏头,问一旁的小棋,“小棋,清音呢?小琴呢?”

小棋红了眼,失落地低下头去,“回三少奶奶的话,清音前些日子犯了错,是太夫人心怜清音,要了去。小琴和二少奶奶疑是给三……姑娘投了毒,孩子掉了。都被关起来了。”

俞香错愕,不确定道,“小琴?”心中一阵寒凉,她们,该是还不知道里头那人不是她吧,这么说来,这事儿,是冲着她去的。

“可查清楚了?”定下心问道。小棋落漠地摇摇头,“三少奶奶,她们都没认。小棋觉得小琴和二少奶奶都是好人,不应该……会做出这种事啊!”

俞香的声音已经恢复,但是,时下还有些沙哑。

俞香有些郁结,无论是谁,无疑都让她心凉。

若说是二嫂,她在的时候曾与蓝青渺纠缠不清,她介意是应该的,但……合着,不该恨她至此,孩子是蓝炀的,又不是蓝青渺的……若说是小琴,她喜欢蓝炀,女人嫉妒心是可怕的……

咬唇,百思不得其解。

正思索着,“我说怎么我屋里都清冷了!合着,是你来了!”后头传来一丝清冷略绝望的声音。

俞香起身回头,拧眉,看着前方与自己样貌丝毫无异的俞湘。不知对面那人,与她到底有何关系……记得娘亲对她自称姑姑,那她,是她的表姐么?

“孩子掉了,我还以为,这家人如此冷漠,竟我都不管了!刚闻着下人们议论……原来……他早已经认出了!哈哈哈……多可笑!”俞湘笑出了泪。(娃娃出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