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二卷98章 帘卷西风花剪香漫过北江无处循4

第二卷 98章 帘卷西风花剪香,漫过北江无处循(4)

容颜相同的两人,何时起,竟连他弟弟怀中那人,都能引起他的悸动了?蓝青渺面色愈发地冷。

俞香忆起刚来那段日子蓝青渺对她的那些奇怪的言行,如今俞湘一出,所有的事情就都通了。想来,跟蓝青渺有过去的人,是俞湘。那……俞湘为何会扯上了皇家。

母亲说过,俞湘是被深养在俞家里头的。

记忆中,俞家皆是本分做着自己的生意,似乎,与皇家并无关系呵。

肩膀一阵痛,俞香回了神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未着寸缕,泡在了温泉里头。面上浮起淡淡的红晕,有些羞恼地冲着不满的蓝炀道,“做什么咬我!”

这便是所谓的夫妻同浴罢!可是……好羞人……

她往他怀里钻,不让他的视线落在水以下的部分。

蓝炀低笑,看似漫不经心捧起水,往她身上泼,大手滑过她细腻的背。她一个颤,蓝炀满意地偷笑,“以后,不许在我面前想别的男人!嗯?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,更不能想!”

煞有介事地绷着脸,帮她洗澡。俞香抬头笑眯眯地看他,“我只想你!”

蓝炀忆起前段时间,眼睛一暗,吻上她,“对不起!”

“我们明天就回家一趟好不好?”俞香叹了口气,紧抱住他。她在王府的那段日子发生了什么,回来以后,他都没有再问。

“嗯!昨儿晚上,我把香儿送回王府去了!”蓝炀抱了她出水,替她抹干身上的水。

香儿……俞香心里一个紧,有些不舒服。

听小棋说,蓝炀与俞湘,是同床共枕过一段时间的。早前,也就是她刚失踪那段时间,蓝炀曾经喝醉过。也就是说,那时间,与俞湘腹中那孩子的时间……她不敢再想下去,只能是认为自己多疑了。

但每一想起,那个女人曾经代替她,服侍她最爱的丈夫,与他同床共眠。她的心就不舒服。

那女人被送出去了,她的心,倒是松了。

洗过澡后,俞香去见蓝府里的老太太。去到老太太的屋时,茹纤儿和蓝沁沁(蓝炀他妹)都在。

茹纤儿原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孙掉了,是极为震怒的。可是不到几日,她的儿子,竟然领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回来,怀着孩子。说是那才是真正的俞香,还将原先那位给送回王府去了。

站在老太太身边的清音定神看了下头那腹微隆起的俞香半晌,眼圈渐红,不顾还在场的各主子们,含泪飞奔到俞香面前,又哭又笑,“小姐小姐……清音可想死你了!清音原还以为小姐不要清音了!”

老太太慈爱地笑着,“孩子,你受苦了!”

安慰好了清音,俞香淡淡地笑,“倒是无碍,只是,怕是要给蓝家带来麻烦了!”

茹纤儿拧眉,似在回忆什么。那个孩子,蓝炀说是莫映的。若是如此,茹纤儿的脸色白了白,宫中那疯婆娘若是忽地又清醒一次,那一切,可都毁了。

老太太叹了口气,摇摇头,“原是他们的错,如今,却要你们这些孩子来担。苦了你们了!”

他们的错?俞香眼一眯,笑道,“奶奶肯认孙媳妇,孙媳很开心!今日来还有个请求,明日,孙媳想回家一趟。”

“原那不是真正的嫂嫂,沁沁还琢磨着,嫂嫂的性子,怎么如此不讨喜。”蓝沁沁嘟了嘴,“原我说她,她还小惩了我一次!”

茹纤儿敲她脑袋,“沁沁,身为晚辈,如此教训长辈,莫怪的你嫂……那王妃如此不满。”

俞香勉强笑笑,茹纤儿的口误……

“孙媳还有个请求,奶奶,我想让清音回我身边侍候,可好!”俞香深望了身旁还在抽泣的清音一眼。“好!”老太太很爽快地应下。

待俞香出了门,茹纤儿才忧心忡忡地道,“娘,她在王府待了个把月,若是与王爷圆了房……那……”

老太太起身回佛堂,淡道,“一切随炀儿,纤儿,莫要拆散炀儿和香儿。担心,炀会入了魔障。”

茹纤儿脸红一阵白一阵,被猜到了心思,她勉强笑道,“娘,我知道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