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二卷110章

第二卷 110章

天愈凉,屋外院子里的那株大树叶黄落尽,金黄金黄地铺满了院子一地。

湛蓝的天,似乎离的人更远。

“姑娘,您又坐在这里了!”小慈被凉风吹红的脸上,疼惜浮起,疾走几步,将手中的狐毛披风披到俞香的身上。

俞香静滞的身子微动了一下,转了身,对着小慈淡淡地一笑,“这外头风景正好!想起了些事!”

“您腹中的孩子可经不起您这样折腾!”小慈轻斥,伸手轻将窗子关了,半扶着肚子越发地隆起的俞香往里屋走去。

屋里暖炉炭火滋滋地响,俞香小心地坐到**,扶着肚子。略显瘦削的脸上有几许疲态,几许的开心。

“我想见炀了!想让他看看我们的孩子!”眼半闭,长睫毛颤抖着,似乎,随时能扫落满身的伤泪。

小慈心一疼,轻握住俞香的手,“姑娘,就快了!”

听说外头,那映王爷连同其他几位王爷一起,已经公然撕破脸皮,企图谋反。

但宫里,却还是极静的。

御书房

蓝炀久跪于地,皇座上的年轻皇帝却没有要开口的意思,只是埋头翻阅着手中的奏折。他面色平静,丝毫未有任何因其他几位兄弟联同谋反的震怒与焦躁不安。

反而是一脸的气淡闲庭,但……明明是暖和的书房,却让他身旁的总管小林子吓软了脚,时不时敲敲抬手抹抹额上起的冷汗。微惧且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年轻皇帝的举动。

“皇……”他咽了一声,想提醒皇上,蓝炀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,但见皇帝抬眼扫了他一眼。那眼里似凝聚了千年的冰寒冻地他心瞬间发紫,停跳,不敢再开口。

“你下去,方圆百米之内,不得有人接近这里!”皇上籫了籫墨,在奏折上写着什么。

小林子还未定下来的心被皇帝口中未带任何情绪,却是冷意十足的话吓的连跑带滚地冲向门口。

蓝炀闭眼,细听周围的动静,确定未有人,这才睁开眼睛。

他的面色还是有些发白,唇白,“把小鱼儿还给我!”沙哑地似许久未食水,沙漠里风沙的干嚎。

皇帝手顿了顿,继续在奏折上批注。

“把小鱼儿还给我!我助你!事成后,蓝家、俞家远游海外,永不踏入夜国!”蓝炀淡淡望向皇帝。

皇帝终于放下笔,“起来罢!好歹,你也算是朕的兄弟不是!”

蓝炀扯了扯嘴角,未动。

“看起来,你早猜到了?”皇上挑了挑眉,墨眸愈深,不见底。

蓝炀没有回答,淡望着皇帝,“我只要小鱼儿!”

皇帝蓦地仰天狂笑,“当真是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绝世之人啊!这二十三年来,朕身边有多少人为这宝座争地头破血流……”而眼前这人,看来是早知道自己的身份,却惬意地躲在蓝家甘愿当一个名不经传的皇商之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