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公懒洋洋

第三卷119章

第三卷 119章

钟妍书望着蒙面女子消失的地方,眉头紧拧。她的话,也不无道理。只是,她不知道的是,主子的绝冥门,并不是为那最高的王座,而是,为了保住蓝家。

最初主子的懒性子,也是为未来有可能的发生的事情最打算的。久而久之,主子也爱极这样的生活。

有必要时,他才出马,大多数时候,他喜欢睡觉。钟妍书知道的,主子睡觉的时候定在思考每一步要怎么走。

那个女人,她不会明白的。钟妍书松了口气,还好,没有因那女人的话动摇。

小琴正躲在墙角处,将两人的对话收入耳里,嘴角微微一勾。悄声无息地走了,她还以为,以书儿冷淡的性子,不性情爱一事。看来……

稍晚,高暮设宴款待蓝俞两家人。

最后来的仍是蓝炀和俞香,两人走进去,俞香看着仅有一桌,不禁想起她初进蓝家时那宏大的场面。三姑六婆、伯伯叔叔……足足摆了一整个屋子。

再见了眼下的惨淡,不禁悲从心来。蓝炀轻咬了她的耳朵,低语:“不必难过,爹娘都还在就好!”

蓝沁沁本到了出嫁的年纪,但因着蓝家的祸事,便耽搁下来。老太太最近几日甚是烦心,觉自己时日不多,还好,值得欣慰的是,大孙子蓝青常和炀儿都有了孩子。

在场的人也都知道俞香伤心的是什么,一时间,屋子里又一片静默。蓝炀偕着俞香一同过去,原炼虹却突地从高暮身边站起,也不顾在场众人,挽住蓝炀的手,“炀,过去跟我坐!”

俞香脸未及黑,便听到上官如儿怀中的小懒忽地从梦中醒来,哇哇大哭起来。凌妙妙的孩子小珍儿听到小懒的哭声,这下也跟着大哭起来。

俞香心一急,忙撇了蓝炀过去抱起小懒安慰,“小懒不哭,不懒不哭!”

蓝炀一愣,看着只顾小懒的俞香,心中泛酸。他的小鱼儿,只要孩子不要他了。蓝炀眼一眯,掰开原炼虹的手,走过去,一副慈父的样子接过小懒。小懒停了哭,抽泣,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的爹爹。

蓝炀倾城一笑,小懒口水流了出来。

见他不哭了,蓝炀便将小懒丢到蓝尘怀里。“爹,你还没抱过小懒吧,归你了!”哼,跟他抢小鱼儿,还嫩了点。

神气地揽过俞香,正眼也不瞧一脸受伤的原炼虹,往座位走去。

差点僵直冷下的场面便被这一出给化解了,大家瞧着蓝炀孩子气的样子,便都掩嘴偷笑起来。

高暮的脸色却不太好,看着一脸受伤的原炼虹,气愤、无奈、伤心,许多的情绪交杂。她明知蓝炀最爱他的妻子俞香,又何苦的去招惹蓝炀呢!自讨伤心罢了。

原炼虹的父亲原江是江湖盟主,对原炼虹甚是宠爱。但在蓝炀这件事上,他未松过口,对高暮上门的求亲,应了。

高暮不是不知她心里有蓝炀,却以为,她会因着蓝炀有了妻子后慢慢死心的。却没想她得知了消息,竟然跑到了循城去。

叹了口气,他起身,把原炼虹拉过来,冷声,“吃饭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