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楔子连接上部宝宝文

楔子—连接上部宝宝文

——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背叛我,背叛组织,为什么?”米楠疯狂的掐着一少女脖子,眸光赤红,恨意惊天。

“我没有,没有,阿楠,你为什么不信我?为什么?”她同样声声反问,雪白的肌肤被掐得红紫,却不觉得疼痛。

“没有?你敢说没有?我不信,不信。”米楠疯了一般的用力,整个身躯却在颤抖,嘴角的鲜血,一点点的滴落,染艳了他洁白的衬衫。

俊美的容颜,狰狞的看向适才被他杀了男子,他眼底火焰燃烧得愈旺盛,“是为了他吗?是不是为他,你说,说……”

“阿楠,我说过,我只爱你,一生一世,我的世界里只有你,为什么你都不信我?阿楠,你相信我好不好?阿楠……”扬首凝视,看着这个最爱的男子,她一脸悲伤,垂到足踝的长长秀发,也多份哀婉的凄凉。

为什么?为什么不信她?

全世界不信她都可以,阿楠,你为什么也不信我?

她满眼泪痕,他痛彻心扉,绝望愤恨。

“哈,信你?”仰天嘲笑,他唇间鲜血流得越发汹涌,米楠再看向她的目光又多了一丝阴沉,“信你,我就是因为太过信你,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。”

“神雨,我恨你,恨你……”

“楠楠……”大声的呼唤,从梦中惊醒,米念慈已出了一身冷汗,双眸有着恐惧,人也本能的有些回不过神。

“慈慈,发生什么事了?楠楠怎么了?”准备好早餐正要给女儿端来的冷弯弯心一惊,赶忙推门进入,为她擦着汗水,很是担忧她这受伤的身体。

神雨被萧寒抓去了,萧寒也是一个异能者,且是最奇特的一类,竟不用似神雨那样被当成实验体,也能与她抗衡。

可萧寒喜欢神雨,众所周知,根本不可能把她怎么着,宝贝儿子现在去救雨儿,还有夜王神乐和米璨一起,她不信会有事。

“妈咪,我是先知,我所见的事从不会出错。”米念慈看向冷弯弯,摇摇头,神色悲伤,这一刻,她宁愿没有传承米璨的异能。

冷弯弯愕然,心落到了谷底,急急的掏出电话打,却怎么也打不通。

米楠,十八岁,是总统府公认的绅士,温文儒雅,总是带着柔柔的微笑,他的眼睛更是清澈如水,极容易让任何人**。

他和姐姐米念慈从小就是皇家学院的梦中**,一柔一冷,长大后,许多人一样时常来总统府看望,就是见他们一面,也会觉得满足,他们便有这么一种魅力。

谁也不知道的是,米楠在联盟可是出名了的心狠手辣,喜欢看他笑么?那可要小心了。

他有一个绰号叫阎罗笑。

阎罗一笑,谁敢留命?

冷弯弯曾经很抑郁,她也是在米楠十一岁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两姐弟暗中训练的,那时,她把米璨是骂了个一万遍,直说米璨没良心,给孩子一个残忍的童年。

米楠倒是一笑了之,不置是否,其实他真的无所谓,这样的生活也不错。

冷弯弯和米璨接了K部长官的位置,一正一副,而他和米念慈也成了父母的手下,组长位置,自然极有范儿的让给了姐姐。

只是,路永远都不会平坦,冒出一个强大的萧寒,让他们多次无可奈何。

他与萧寒,不谈神雨,单是他那变异的异能他们也容不下对方,他的异能便是破坏别人异能,或许该说他是所有异能者最怕的,也是最想杀的人。

可,想不到,想不到,神雨,他不明白。

如米念慈的梦境,遥远的废弃仓库,他的手加力,再加力,哪还有半丝绅士风度,有的只剩恨和痛。

少女被米楠掐到脸色苍白,湛蓝的瞳失去了色彩,她娇躯滑落在地,长发洒了一地,人却已了无生息。

“啊……”米楠痛苦的扬天大喊,并没有报复的快感,疼,心疼得象要裂开。

神雨,为什么要背叛他,为什么?

扪心自问,无人回答。

抬手,手枪对准额头,砰的一声,血花四溅,少年的身躯轰然倒下,和少女躺在了一起。

我米楠发誓,下辈子,下辈子只信自己,永不再爱。

他睁着的眼睛,无法瞑目,融在满地的鲜血中,刺眼且可怖。

第二天,米璨和神乐醒来,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幕让人痛心的景象。

萧寒死了,他儿子和神雨也死了,这样的两败俱伤他们不想要。

阿楠,楠楠……

再怎么呼唤,那个人似乎真的回不来了,真的回不来了吗?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