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33章 残花想插金土上

第33章 残花想插金土上

——

大门牙,菠菜头,十分显眼的标志,一看就能得知是谁了。

前些日子他们还见过面,干过一架,某菜头的弟弟还拿猎枪彪她呢。

记忆犹新。

可这对双丑无敌,没事拿喷器喷她搞毛啊,过节么?靠之。

夏千金火大,几下把身上彩带扯掉,对某两姐弟怒,“你们抽风啊,搞什么搞,脑子被门夹了?”

菜牙眉头貌似拧了拧,菜头嘿嘿的笑,一对大兔牙愈发的灿烂,“千金姐,我能进来么?”

她神色期待又恭谨,貌似还有点谄媚的味道。

但,丫丫的,不久前还找她单挑,现在就改口叫千金姐了?

夏千金目光狐疑,“你们来我家干吗?”

菜头扭捏的脸蛋一红,并没有回答,只不过双手纠结着衣角,跟个小女人似的,让夏千金看得恶寒直冒。

菜头的形象,绝对不适合这小鸟依人的模样。

“姐。”菜牙忽然拐她,使劲朝门里挤眉弄眼,菜头一怔,从夏千金肩头看去,能清晰的看到桌上的三人,他们也正看着他们。

“佑哥,是我啊,佑哥……”脸色喜悦,菜头似乎又恢复了本性,声音洪大的向佑佑招手,震得在门口阻拦的夏千金耳朵都不舒服了。

可这……

北唐累和北唐诺古怪的看向佑佑,小果冻脸色扯了扯,额头浮上一根黑线,他无语中。

佑哥?哈,他貌似比谁都小吧,汗死。

菜头还在喊他,夏千金从她的眼神几乎看到花痴般的神态,看看佑佑无言的眼神,再看看某菜头,她算是懂了。

“你这颗菜头,别告诉我你喜欢上我家小果冻了。”她眯眼问,一把推开某菜头要往里冲的身子。

菜头尴尬一笑,挠挠头,脸蛋红了又红,貌似这是真的小女儿家的羞涩。

但上看下看,左看右看,怎么看,夏千金怎么觉得恶寒。

“靠,一朵残花想插金土上,门都没有,出去。”她厉喝,要关门,菜头死死抵住,露出一双小鹿芭比般的可怜眼神,令夏千金娇躯再次狠狠的抖了抖,鸡皮疙瘩起来了。

靠啊,长这么畸形,还素一条老牛,想碰她宝贝,做梦吧。

夏千金就象护犊子的母狼,硬是不让某两根菜进门,北唐诺摇头失笑,终是站起了身。

“丫头,我也要走了,顺带帮你清理一下吧。”他笑笑,一手一个,夏千金感谢回笑,在两菜脚步离线后立即关门。

学长的实力,她不担心被双攻。

呼出一口气,夏千金回到桌上继续吃饭,北唐累做的东西超好吃,每次她都舍不得浪费的,浪费可耻啊。

佑佑淡笑,优雅用食,眼底却是掠过了一丝睿智的光芒,心思百转。

北唐累,北唐诺,呵呵——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