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93章 古怪的北唐累

第93章 古怪的北唐累

——

下了班,夏千金和北唐累一起开车去买菜,夏老爷子提前预付给了她一些工资,但她不准备换房子什么的,这些钱都要存起来,她总是清楚那么一点,事世难料。

还有宝贝,出国留学什么的,是要很多钱的。

“千金姐,你在想什么?”北唐累问,身边的女子今日很沉静,沉静的有点不象她。

“没事。”夏千金看着窗外,没有转头,好多事她都要理清,尤其那个男人。

车在行使着,一路没人说话,开过路道,进了小街,北唐累忽然紧急的刹了车,差点让夏千金直直撞到窗上。

“你干什么?抽风啊!”她怒,扭头看去,北唐累的脸一丝阴沉,在明暗的光线下,更有一股刺人冰冷缭绕,跟平时温顺的他就似两个极端反差。

“我下去一下。”他淡说,下了车,夏千金甚至连询问都来不及。

街道边有一名中年妇女,在弯身捡东西,她皮肤保养得极好,长得很温婉,让夏千金恍惚间就似看了自己母亲的感觉。

北唐累走上去,帮忙为她拾东西,却夏千金看得莫名其妙,北唐累温顺不假,但也不会这么奇怪的去帮人一点小事吧。

中年妇女道了一声谢,但北唐累没有离开,只是看着她,一张脸难以看出情绪。

“先生,有什么事吗?”中年妇女察觉古怪,微笑着问。

北唐累心揪了揪,喉咙象被哽住一样,有些沙哑,“你,你长的很象我认识的一个女人。”

何止象,根本就是她。

蓝心妍,他做梦也忘不掉,她……回来了。

中年妇女眸光一怪,北唐累深深吸气,露出了一个微笑,“不过我猜你一定跟她不一样,绝不会无情到抛弃自己的儿子,是么?”

他盯着她,似要答案。

中年妇女心轻抽,似触动了某种心绪,温婉的眉宇染上悲伤,她讪笑,“有时候或许有苦衷,要知道虎毒不食子,伤害自己儿子,做母亲的一定更痛。”

“若会痛,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你告诉我,为什么?”北唐累手紧握,上前了一步,中年妇女一怔,在他镜片的眸中看到悲伤,还有怨怼和恨。

心埂塞,中年妇女眸光飘忽,快速偏过了头,“呵,你问错人了吧,你该问她才是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

她摆弄袋子中的东西,就象逃避什么,北唐累心裂一般疼痛,如刀割难受。

她……呵。

心中讽刺一笑,他转身,没有再说一句话,也无话可说,寞落的背影,在灿烂的光中,拉得长长的。

中年妇女凝眸看去,鼻尖酸涩,泪眼朦胧,感同身受,眼中却有一丝又不确定。

好多年没见过儿子了。

可他……是尧么?

回到车中,北唐累静默的不吐半个字,夏千金想问,可在见得他眼底的沉色,又莫名的把疑惑吞了回去。

只是,北唐累让她觉得好奇怪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