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99章 问号一堆堆

第99章 问号一堆堆

——

趴在沙发上,夏千金几天都很安静,脑子中的问号从没减少过,记得安陌枫说他不会是她生命中的过客,记得他问若孩子的父亲呢。

记得北唐累跟她一起住那么多年,记得他的温柔,记得的顺从,而现在的北唐累冷得更冰似的,又邪气得如恶魔。

前些日子还打电话问学长,那个男人真的不手软,全然是故意招惹北唐集团的,很莫名其妙。

“妈咪,皱多了眉头会变老的。”佑佑笑说,拍了拍妈咪额头,小手为她很好抚平。

夏千金挑眼看儿子,抑郁,“你妈咪快挂了。”

翻个身,她继续垂头看地面,一个头两个大,现在也不如此。

早晨起来,夏千金睡眠不足,精神不佳,宝贝心疼的给她敷面,才算看上去好了一些。

今天上班,她给安陌枫打了电话,中午,安陌枫便来了。

“你居然给我打电话,真是稀罕。”推开门,这是他的第一句话,但眼神又似意料之中。

在沙发上落座,小倩给他泡了咖啡后出去了,夏千金看了他一眼,微笑,“安陌枫,你应该知道MA企业吧!”

她都难得用敬语了,安陌枫也不介意她的皮笑肉不笑,轻抿咖啡,他肆意的依在座位上,慢捻回:“现在谁都知道了,你觉得呢?”

“那你对他们企业有看法呢,还有那个总裁。”夏千金脸皮扯了扯,面上还是很得体的问。

“你应该是想问此北唐累是否是彼北唐累吧。”安陌枫弯唇点出,夏千金抿唇也不否认,他上下看了看她,玩味一笑,“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。”

“那你想说你不知道他么?”她不信他不知道,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很强,夏千金有那么一种感觉,他跟他不那么简单。

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安陌枫很无辜,起身,他轻放下咖啡,道:“夏小姐,MA能北唐抗衡,资产绝对庞大,我们TBS根本就没插足余地,所以,那什么还是希望你别掺合为好。”

这是在说她公私要分明,夏千金怎么听不懂,可TMD某只自己貌似也没公私划清,不然干毛总是玩**?

该死的安陌枫。

她心底恨的牙痒痒,安陌枫已经离开,他就似一只狐狸,要想出狐狸嘴中套话,那真是真假难说。

只是——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