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02章 凌乱的世界惹不起!

第102章 凌乱的世界惹不起!

——

紧捏着鉴定表,夏千金手在发抖,脸色急速下沉,铁一般难看。

佑佑面皮抽了抽,还是淡静了下来,抬眸看去,两男表情很难让人明了,仅眸光闪动了一下,便沉了下去。

“北唐累,安陌枫。”夏千金咬牙切齿,一把抓着纸丢了过去,气牙痒痒,“你们玩我是吧?”

那上面的结果,她简直不想说,DNA鉴定居然一样,都是佑佑的父亲。

靠啊!这绝对不可能。

除非这两丫是孪生兄弟,可那也不可能,他们长的一点都不象。

排除了就只有一个答案,一定某方在捣鬼,医生一定被买通了。

夏千金狠瞪医生,医生汗水,实在郁闷,安陌枫莞尔笑,“又不是我做鉴定的,你怪错人了吧?”

“重做,我亲自监督。”怎么说她必须搞清楚,都来了绝不能白跑一趟,夏千金抓着医生就要进去,只是北唐累看了一眼,直接转身了。

她一愣,火大,“喂,北唐累……”

“算了吧千金,你拉他问也没用。”林小倩拉住她安慰,说的话无法让人反驳,确实他若不想做了,那么谁也勉强不了,未必还强抽别人血不成?

安陌枫弯唇,耸耸肩,也离开了,貌似也不打算做,夏千金气快要七窍生烟,这两人她真觉得没一个好货色。

DNA鉴定就这么戏剧化的完结,她们走后,拐角处杰克掺着夏老爷子出来,看着无人的门口,他目光闪烁不定,有点复杂。

杰克垂头沉默,夏老爷子一直有一个心事,但他不知道,那仿佛是藏的很深的隐秘。

沙发上,夏千金越想越可气,吃了好多东西发泄,林小倩在一边安慰,貌似也是无奈。

“宝贝,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么?”扫向儿子,佑佑正在摆弄奇克先生狗窝,给它加大了一码,就平时一样,正常得不能再正常。

“有啊,有点好奇。”佑佑笑笑,继续弄腾,对那两男人也不置评价,反正两人中总有一个是他爹地,既然别人也不那么在乎,他也不用在意。

他,一直随性,懂得自乐,才是王道,从小就习惯了。

夏千金垂头,无言了,宝贝儿子她真没话说,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真是比她强。

吃了晚饭,林小倩陪了她一会儿便回家了,夏千金看着窗外的月色,总是那还能想起那夜的,努力想抓什么,只是太过模糊,让她无奈。

佑佑房间,夏咪站在他身边,他开了电脑,没有顾及的。

破舞:兄弟,听说结果匪夷所思啊。

见他上线,蓝舞嬉笑着打了一句话过来,看来他们的消息都挺灵通的。

佑佑抿唇,对此事不做回答。

我爱我家:长官,我隔几天就去你安排的地方。

小白菜:这么快决定了?

那边有点惊讶,这里群中都好朋友好哥们,说话无顾及,龙组的事,只要不是隐秘,他们也都在群中谈了。

白润一记得前几个月他就跟佑佑说了,场地也是准备好的,那里历来就是龙组培养新人的地方,既然佑佑自学都强,但进入其中训练,那必定事半功倍,副总理也很期待他的成长。

可那时佑佑说隔些日子再说,一拖便好几个月,现在佑佑突然决定还真突然至极。

其实,佑佑那时也只是不想让妈咪一个人,但此时不同,在A市夏千金有很好姐妹好兄弟,且冒出两疑似爹地的男人,自家妈咪的心他懂。

夏千金一定怕他没抢了去,所以才会这么急迫,若他离开,这件事也不算刺了。

我爱我家:嗯,反正我这里也没什么事,不过,我想多带一个人。

我爱我家:先别问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准备两张机票吧。

发了这么两句话,佑佑下线了,前几天他就和夏咪说了一些事,这个妹妹独留在家里是不行的,夏千金工作没办法照顾她,而夏咪对他也很依赖,他走,夏咪必也会跟上,故此,也只能这样了。

安陌枫别墅,灯光辉煌,照亮了整个厅堂。

黑吉看着两位少爷,静默不语,他们在此已经做了几个小时,就如此看着对方,没人开口半句,气氛极为诡异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良久,北唐累终于开了口,一双紫瞳定定的看着安陌枫,就似要把他看个透彻。

安陌枫做没做手脚,他清楚,可DNA竟一样,这就诡异了。

除非……

“你想我谁?”安陌枫淡笑,语意不明,轻噘了一口杯子中的红酒,惬意悠闲,貌似半点感觉也没有。

北唐累眯眸看他,意料之中,只是安陌枫和他的DNA一样,这事他不敢想。

不可能,他绝不可能是他。

明明,明明那时已经……

眸光轻轻闪烁,北唐累心中有了许多疑惑,但看安陌枫,他还不能,也不愿意把他们联系到一起,那会是一种痛。

垂眸,敛去悲伤,光线打在他身上,明暗参半,透出一丝寂寥。

转身,他离开了。

安陌枫指尖捏着的手,微微紧了几分,本无异样的面容,终是有了丝狰狞,杰克看他,那是扭曲的恨。

他们很象。

清晨起来,宝贝早饭做好了,夏千金满足的吃饭,即便事情多多,宝贝也是幸福的,谁敢抢,她杀无赦。

“妈咪,我过些天要离开去训练。”佑佑忽然说,夏千金手一抖,他吐出后话:“时间不定。”

时间不定,四个字,以夏千金聪明已经能明了,回来的时间不定。

看看儿子,她拧眉,说实在佑佑到底跟一些什么样的人在相处,她一点都不知道,这也是因为相信佑佑,所以没过问。

现在要离开,她舍不得,但想想,其实或许是好的,至少儿子还是她的,以后回来,她相信宝贝会更强。

“行,你收拾一下,去时我送你。”夏千金摸儿子头,并没有询问太多。

佑佑点头,对妈咪很感谢,有这个真是他人生一大幸事,妈咪脾气不太好,有点暴力,但这种无条件的信任,很难得。

他去上学了,夏千金如常上班,私事再多,也是不能耽搁工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