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04章 内乱

第104章 内乱

——

几天过去,佑佑离开的日子也到了,夏千金很是不舍,但也没过多担心。

夏咪和佑佑一起走,夜晚的飞机,夏千金与林小倩去送他们,还有一群小弟小妹,新认识的两根菜都在,菜头直哭,原本就怎么的脸,看起来很可怖了,一些小孩子路过,都被吓到了。

佑佑一笑了之,亲妈咪脸颊告别,“妈咪,我们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
“嗯!努力,要听话。”夏千金现在才有做正常母亲的模样,慈祥的揉两人头,儿子是去学习,不用点明,她都清楚。

儿子的事他不说,她也不会问,就是这么的信任罢了。

夏千金笑嘱咐,给儿子一个温婉的离别,忽然手机震响,她一震,看去是公司人员的号码。

接起,那边传来了焦急的声音,“总裁,TBS出事了。”

夏千金一疑,那边忙把事件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TBS,属于媒体界,都是电视和报纸这方面,部分也是分行划分的。

今晚一名记者去一富豪家做采访,原本是说好的,可那富豪忽然不愿意了,这事小,但后来富豪爆出一消息。

所有政界、商界,不会再有一人接受他们TBS的采访,若,他们联合将告上法庭,主再是联合。

还有其它联盟的媒体公司,一夜之内,全部反向,向的那突然冒出的MA企业。

现在夏老爷子与安陌枫都公司,打了很多电话,到最后几乎没人接他们的了,更诡异的是,TBS的资金在往外留,且是在法律的基础上,情况极不乐观。

“我马上过去。”夏千金脸色沉重,心中滋味难明,MA企业,说起来比他们太多了,媒体也只是她们涉及的一个项目而已。

竟会这样整他们,她预料不到,实在不明白为什么。

除非他们有仇。

夏老爷子……

眉头拧了拧,夏千金对那个名义上的父亲的事,确实有很多不知,或许还真。

“宝贝,妈咪不能等你上飞机了,抱歉。”一叹,她回头说,简单思考了一番,心中却更复杂。

“妈咪,我跟你一起回去吧。”佑佑笑道,小脸淡静,似乎一瞬间的去留不过一句话。

夏千金目光古怪,他一拉她就走,“走吧,事态紧急啊,可不能耽搁。”

上了车,菜头与菜牙等人都没跟去,她跟林小倩,还有儿子、夏咪,顺带一只狗,一起向公司行去。

就是宝贝儿子没什么异样,跟奇克先生闹得还挺开心,夏千金心了,其实她也没什么感觉,TBS就是跨了,她也不在意,反正又不是她的,大不了重找工作罢了。

而夏老爷子这公司也是小投资,根本影响不了他什么,再玩一次洗白也没什么大问题。

唯一的就是若跨了,夏千金还真有点没面子,毕竟她还是总裁,尤其这位置连几个月都没做热,实在蛮戏剧化。

到了公司,上了楼,会议室有许多高层,夏老爷子和安陌枫各居一方,遥遥相对。

夏老爷子的面容说不上好看,极爱面子的他,这副模样也情理之中,安陌枫淡笑着,跟平常倒没什么两样,就仿佛这点小钱打水漂了也无所谓。

儿子他们留在了外面,夏千金与林小倩各自落座了下来,良久,没有人开口。

去追究什么,那是徒劳,但说实在,他们能有什么办法?媒体行业要的是采访,这么多一夜宣布不给他们采访,而其他公司也反向与他们对立,更加上资金留外,这无疑是一种死局。

现在大家想的恐怕也是一个问题,内奸是谁,毕竟这才是让人无法忍受的。

夏老爷子最恨的就是如此,只是夏千金总觉得这个老人现在还有点说不出的奇怪。

“夏董事长准备如何查?”她淡问,算是为了打破这份沉寂,在场的人谁都嫌疑,包括她,当然除了这两董事。

“这该问你自己,不然你做总裁干什么吃的?”夏老爷子冷笑,夏千金扯唇,他抿唇不说话了,深邃的老眼中有她不明白的东西,似在担心什么。

夏千金心古怪,真不明白这男人到底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难道还会出事么?

就似应证她的想法,门被人打开,保安目光闪烁不定,几个警察扫了他们一眼,目光落在了夏老爷子身上。

“夏南,我们怀疑你是非法买卖运输军火的头目,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。”警察上前,出示一份逮捕令,夏千金明显感觉到夏老爷子面皮抽了抽。

夏门身在黑道,犯法的行业也极多,但一直安好,不仅上头有关系,且没有证据。

可现在……

她恍惚有些明白夏老爷子前一刻那眼中不明担忧,应该还有一些她不知道。

夏老爷子扯唇笑,也没说什么,跟着两名警察离去,龙头短杖杵在地上清晰可闻,他的背影还是这么的刚硬,即便被抓。

“我们怀疑TBS是同非法所赚资金进行营业,请你们给跟我走一趟。”那名警察再次道,说的是安陌枫和夏千金,他们是最高层,无可避免。

“我很乐意合作。”安陌枫耸肩,不想去警局,倒象是去喝茶般淡定。

夏千金无话可说,反正不管她事,路过儿子,她吩咐他们先回去,便跟警察走了。

一系列询问,夏千金和安陌枫都无事,TBS也证明了非黑钱,但夏老爷子没有被放行。

在过程中,她也知道了为什么,今晚有一场军火交易,主头杰克被当场抓获,杰克一直是夏老爷子身边的人,最贴心的一个。

而夏老爷子是主人,被怀疑理所当然,只是这怀疑很奇怪,若只是怀疑,他们根本没权利一直拘留夏老爷子。

主要夏老爷子在上头应该有人才对,不应该这种情况。

为什么会得知交易时间地点?为什么他认识的上头没反应?这成了夏千金的疑惑。

杨梦婷,夏宝玉与夏珍珠都来了,两人又哭又闹,也是无奈。

夏千金回到家,已经很晚,洗洗也睡了。

夏老爷子是她父亲没错,只是对他,她心情很复杂。

佑佑房间,黑灯瞎火,他没有入睡,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。

夏咪在他旁边,沉默是金,夏咪比夏千金对佑佑接触的人群了解要多很多。

一回来,佑佑已经找了长官,问的是夏老爷子的事。

白润一给他的回答是夏老爷子上头的人都转向了,具体不太清楚,龙组也不管这小事,只是好象与一个人有关,好象那人给了什么好处。

TBS的事牵扯到MA企业,这事恐怕也脱不了干系。

佑佑疑惑的是,北唐累为什么这么做,夏家跟他有仇恨吗?

TBS的情况因夏老爷子的事情也是越来越糟,第二天,据说查实了夏老爷子是幕后主脑,第三天便开庭。

夏千金没有去看,但林小倩说夏门有些小弟反向了,还有的便是其他黑道乘火打劫,全部矛头直指夏老爷子。

还听说她的两个姐姐打电话找人,也没回应,明显就是不帮忙。

随之,法律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,非法制造、买卖、运输、邮寄、储存枪支、弹药、爆炸物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夏老爷子情节严重,又非自首,所以被判处无期徒刑,以免再祸乱国家。

而杰克被判十年有期徒刑。

一朝王,一朝尽,或许也不过如此。

夏家,同样骤时发生了变化,杨梦婷卷钱私逃,夏宝玉与夏珍珠怒不可揭,却无奈,更是在夏老爷子入狱的当天,被赶出了夏家。

夏家所有资产,被国家没收。

若不是TBS还有夏老爷子股份存在,且证实不是黑钱,夏家姐妹的处境会更悲剧。

就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,TBS现在也是杯水车薪,难。

“你就不想去问问北唐累?”夏千金站在落地玻璃前看城市,安陌枫淡淡一笑,旋着指尖的红酒,随意的问她。

夏千金抿唇,看了他一眼,继续望下面的人群,她是有想过问,但跟她无关不是么?

一直以来她就是被夏家驱逐的一类人,夏家出事,她也没必要去问了,即便她还是很好奇。

“你还真是有无情的因子。”安陌枫戏谑的说,上上打量她,眼神更玩味。

夏千金撇嘴不否认,恩,她记得深,恨,她也记得深,没有去报复,已经是底线了。

什么以德报怨,跟她沾不上边。

“哎,可惜,可惜啊。”见她不说话,安陌枫继续叹,“可惜你母亲若见到的话,一定很伤心,毕竟是深爱的男人啊。”

妈妈……

夏千金心一顿,眉头骤拧,妈妈爱他,她看得出来,若不是想到妈妈,她也不会总是这么放任一些人。

可TMD这男人什么目的?

“安陌枫,我真好奇你的目的,若想救的话,你应该可以吧?”夏千金冷笑,安陌枫给她就一种深的感觉,他的身份她不知道,但她清楚一定有势力,要是想救,早救了。

若不救,在这里跟她唠嗑干嘛?有病不是?

安陌枫淡笑不回,忽然起身,扭动了一下脖子,对她一笑,寓意难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