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05章 一号爹地,很强悍!

第105章 一号爹地,很强悍!

——

TBS情况不乐观,北唐诺前来看望过夏千金,在局势下也是无奈,北唐集团现在同样很麻烦,那边也多,上头的关系,明显被阻断,根本难以救人。

还好得知夏千金也不在意,北唐诺才放心了下来。

MA企业。

北唐累背着光线,俊容没有半点涟漪,手心两根银白链子,每一分都是同样的,这是弟弟唯一遗物,也是那个女人唯一留下的东西,更他们彼此的牵系。

“轩。”唇间呢喃起那久违的名字,北唐累眼底是怀念,是悲伤,亦痛楚,静静的坐着,看着,明明这么冷血的男人,此时看上去悲情极了。

“少爷。”黑森敲门进来,北唐累情绪终是敛了下去,黑森叹息,却没时间多说其它,急忙打开电脑。

北唐累眸瞳一收,看着那股市表他已懂了,他们的股市下跌,且是突然性的,毫无预兆。

“一个小时前发生的,我让人查过不是公司问题,也跟正常问题沾不上边,很可能……”黑森的话到此打住。

北唐累眸子微沉,黑森用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,连通了一个QQ号码,那人网名叫:我爱我家。

而一系列的事证明是这个黑客所为,他也让人反击过,就是卡在那里,反不过去,可见某人电脑技术实在高超,至少比他们的人强多了。

诡异的是这住址……

黑森目光闪烁不定,看看北唐累沉静的脸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
“这小子,还真行。”北唐累挑唇一笑,对于这股市突然发生的情况,根本不用着急,等恢复了,一切便正常。

那孩子,他一眼就知道他非池中之物,尤其还有过往为证。

就是这小子,他真想不到,手段这么阴损。

明明这就在逗他们玩,黑他玩乐一下罢了,这留下地址什么的让他们查到,也是一场嚣张。

真是……

微微眯眸,他抬手打了一行字过去。

MA:好玩么?

佑佑挑眉,淡静的喝果汁,看看屏幕,他笑了。

我爱我家:还不错,下回再玩一次。

黑森唇一扯,北唐累扬唇,恍惚间他甚至能看见一张精致小脸上的戏谑,甚至能看见那粉嘟嘟手在键盘上敲打的熟练。

这孩子,似乎比他以前强太多了。

MA:好,下次记得玩高级一点,不然你也觉得没意思了。

有意思。

佑佑轻轻在下巴上摩梭,这是他第一次跟这个冷血的北唐累说话,也第一次觉得这疑似的爹地太有意思了。

我爱我家:行,要不一号爹地,你放放水,让我污大一点,我也不至于那么辛苦哦。

MA:能者多劳,辛苦点才能证明你的能力,娃娃要从小锻炼。

北唐累顿了顿,再次添了一行字。

MA:你觉得姓安的是爹地么?

我爱我家:谁知道呢?那你是我爹地么?

爹地事件一直无证据证明谁是他的亲爹,一号二号,佑佑这么分了。

看着电脑屏幕,良久,那边却没回话,佑佑眯眼思考,意料之中。

他从不知道为什么,可他感觉北唐累貌似在隐藏什么,也怕着什么,那好象是一种不信任。

甚至,不信天下所有人。

在他喝掉一杯果汁时,北唐累那边终于说话了。

MA:有空出来谈谈怎么更好的黑我么?

噗。

一口蕴在口中的水喷出,佑佑真乐了,这一号爹地貌似真非一般的有意思啊。

我爱我家:OK,你若也帮我想想办法,我就勉强跟你喝杯咖啡了。

MA:好。

那边回答的十分爽快,佑佑抓抓眉头,他都忍不住竖立大拇指,强啊,真强。

北唐累起身出门,在嘴角,黑森第一次感觉到一丝很柔的暖度,可少爷真的要跟小少爷谈怎么黑自己么?

汗啊!他默了。

一家上好的咖啡厅,环境优雅,音乐缭绕,很有温馨感。

北唐累坐落在一间隔帘的包间里,偏头看去,还能看到窗外的纷扰人群,极不错的位置。

他淡静的等待,过了很久,一道小身影才来了,带着一只小牧羊犬,听说叫奇克先生,他们几乎很少分开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佑佑微笑,抱起奇克先生入座,就那眼中根本没半丝歉意。

北唐累心了,就这一件事,他可以肯定,这孩子有仇必报。

让人拿来冰淇淋和点心,还有一杯果汁,他看着佑佑也不说话,整个小空间就他们两人独处。

佑佑垂眸吃东西,倒不介意被人盯着,极有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。

“前几天MA在拍一个楼盘,与北唐集团竞争很激烈,双方僵持不下,若有一人插足,MA这次就算输了。”北唐累抿了口咖啡,忽然说,面容很淡然。

佑佑唇扯了扯,真想对某只竖拇指,什么叫守信,这就是了,帮他想办法黑自己,还真干得出来。

“我穷,我没钱。”

“没事,我有。”大笔一落,北唐累直接把一张支票推了过去。

佑佑瞟了一眼,那上面整数一亿,果然大手笔。

“用你的钱黑你,不好玩。”没有接,他继续吃东西,即便不能证明,但这个爹地的可信度,现在已经大于二号。

“你想怎么玩,我帮你想。”北唐累定眸看他,唇微微上挑,有一丝坏味,这表情看起来,貌似想办法整自己还不错。

强,真强啊。

佑佑吞掉点心,也没回答,小嘴沾了点残物,北唐累帮他擦掉,也不开口,好整以暇的等这孩子发言。

待到再吃了一个点心,佑佑才慢捻的旋着奇克先生的毛发,悠闲道:“能给我讲讲你见不得人的过去么?”

见不得人,还能讲?北唐累挑了挑眉,真见识了这孩子的思维比他还跳跃。

过去么?那是一场磨难。

“有一女人曾说她的孩子是包袱。”轻启唇,那回忆的深刻,沉得他永远忘不掉。

包袱,他发过誓,绝不会再被任何人看成包袱。

他要强,要强起来,不计代价。

那还那些曾经伤害他们的人,他会一一讨回来。

他,就是讨债的。

佑佑小手一顿,很明白他的那个孩子一定是自己,被妈妈抛弃么?那是还真够悲哀,怪不得这么扭曲。

“那孩子有一个……”他的声到止忽然止住,拧眉掏出手机,是黑森打来的,看那闪烁度好象很急的样子。

接起,佑佑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但北唐累面容明显冷了几分。

“我有点事。”放下后,北唐累起身说了一句,喊了人买了单,直接拉佑佑离开。

给佑佑拦了个的士,他几乎没时间送他的样子,佑佑也不介意,挥手乘车走了。

一栋小楼房,不大却很时尚,洁白的栅栏外面是太阳花,开得极为灿烂。

北唐累一下车,便到了对面的一间楼中,站在窗口能很清晰的看见对面,只是现在对面窗户紧闭,帘子拉的死死的,让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“什么人做的?”他声音微沉,戾气浮动,那个女人不要他,他恨过,痛过,但若别人动她,他决不允许。

黑森眸光微闪,咬牙道:“黑吉。”

两个字,已证明了一些事,北唐累在电话中已经清楚,那个女人去了以前的破屋,那里是他们住过的屋子,现在已破损。

黑森说她被人打了一枪,然后不见踪影,想来是逃了,只是地上鲜血证明着她受了伤,就是不知道伤势如何。

黑吉是安陌枫的最得力属下,若不是安陌枫的命令,那么绝不会没事跑来杀一个女人。

只是,为什么?这倒是疑惑。

未必,他真是……

黑吉的想法与北唐累如出一辙,可若是,那真太过疑问,也太匪夷所思。

除非……

北唐累垂眸,指尖微微的颤抖,潜在不愿去揭晓什么,黑森心叹,很明白,即便少爷再强,也有所惧怕的伤口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深吸气,好久他才静了下来,换了衣装,附上一层假皮,到了对面的别墅。

敲门,等了好一会儿,才有人来开门。

中年妇女丰韵犹存,一系温婉的天蓝连衣裙,黑发挽在脑后,她在对他笑,笑得若无其事,只是北唐累明显从那额侧的汗中看出了她的忍耐。

“我才刚搬来,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亲朋好友,应该不会有邮件吧?”她笑说,很礼貌。

北唐累也露出了一个公式化的笑容,查了查单子,抱歉的点了点头,“不好意思,是隔壁的,我弄错了,打扰了。”

转身离开,门被关上,中年妇女脸唰的苍白了,揭开胸口位置,那里缠着绷带,一丝殷红浸了出来。

到了楼上,她看向外面,那邮递人员已经不在。

轻轻收眸,她的眸光骤的沉了。

另一栋别墅。

乔治捏着电话,手发紧,皱折的面皮狠狠的着,眼中怒火中烧,又带着一丝极端的痛心。

“真是气死我了,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他也敢做。”砸落电话,乔治声音冰寒,脸色沉得不能再沉,吴伯心中叹息,却无法去说什么。

安陌枫这事真做太……狠。

而乔治以情义为本,最重的便是情义,三个儿子都如此让他操心,屡教不听,吴伯知道,他一定痛多于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