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06章 冲动是魔鬼

第106章 冲动是魔鬼

——

五星级酒店。

一名杵着黑短杖的老人缓缓上了楼,打开电梯,走过走廊,在一处顶级套房外停了下来。

伸手按铃,门被打开。

乔治微微一笑,皱折的面皮有了一丝怀念,“妍妹,好久不见,风采依旧啊。”

中年妇女微怔,仅称呼便能知晓来人是谁了,他们真的好久没见,这为大哥老了好多,几乎让她有点认不出来了。

“乔大哥,进来说话吧。”蓝心妍把乔治请了进去,落座在沙发上,她眸光闪烁不定,却抿唇没有开口。

乔治一叹,伸手拍她柔荑,“放心,他们暂时都还好。”

“暂时?”心头微跳,蓝心妍拧起了眉头,当年情非得已,不然谁舍得把自己的孩子抛弃,她回来也是想见见儿子,只是不敢去,也不敢查。

“大的叫北唐累,小的叫安陌枫。”乔治道出名字,却没说其它,蓝心妍一直在他们中,是最聪慧的,一点就透,因何,她自己去会查,用不着他说了。

蓝心妍沉默了好久,抚上枪伤的位置,恍惚间,她明白了些什么。

他们恨着,也该恨,就是想不到他们兄弟竟然……

两人在里面说了些什么,无人知晓,乔治呆了很久才离开。

tbs,总裁办公室。

夏千金出神的望着窗外,心失平静,安陌枫的话字字在心,妈妈,妈妈一定会伤心。

可是,真要帮忙吗?

若帮,她又该找谁?

北唐诺好象那边都很紧张,且在得知他的心后,再找他好象太不好了。

更何况,他真不一定帮得了。

“哎,真麻烦啊。”夏千金叹息,撑起额头,指尖在桌上画圈圈,在画到三十个时,忽然脑海中灵光一动,莫名的竟想到了一个人。

抓起包包,与小倩说了一声,她径直开车到了一栋富豪区别墅,大铁门之上写着两个古意的大字:李家。

下车按了门铃,一女佣前来开门,夏千金也不言其它,直接点名找她家少爷。

此处李家,除了李辉,绝无二少,独孙独苗,所以某老才这么放任。

女佣进门后不久,李辉走了出来,一见是夏千金,倒是诧异了几秒,随即惊喜过望,拉住她便往里走。

夏千金对他微笑,首次没拒绝,到了里面,李辉把下手赶出了客厅,料想现在他爷爷一定不在。

“我找你有点事。”开门见山,她不打算多磨蹭,若什么人能帮夏老爷子出狱,中央政治常委委员长的孙子,绝对首选。

“千金的事就是我的事,有什么就说吧,别见外。”李辉眼中光直冒,拉着她的手左摸右捏,十来年都没吃到嘴的肉,是越感越香。

夏千金眼角抽了一下,很好的压抑住了要砍掉某只猪蹄的冲动,不着痕迹的抽出手喝了口一水,她这才笑道:“李辉,你也知晓夏老爷子事吧。”

“行,只要你一句话都行,不就把他弄出监狱么,小事儿一桩,我改天跟我爷爷说一下保准没问题。”李辉又去拉她手,就象一匹荡漾的,对她嘿嘿直笑,“千金,那今晚你是不是不回去了?”

“怎么可能,人怎能不回家呢。”夏千金笑笑,再次抽出手喝水,这丫,她真不想说了。

“你可以把我这里当成你的家啊,把你儿子带过来一起住也行,然后我们再举行婚礼,一家人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。”李辉以为她怕他吃了不负责,连忙说道。

第一次见夏千金他就知道,给他的感觉跟其他女人不一样,不仅垂涎她的人,也有着一种心动的感觉,即便微小到可忽略不计,但却从没有过,否则他也不会执着的追她整整十几年。

若要跟她过一生,他倒是能接受,大不了以后少在外面晃悠,偷腥时隐蔽一点就行了。

夏千金额头飘过一丝黑线,此种‘幸福’她还真受不起,一看他的模样,就能了他的想法啊。

而嫁不一个爱的人,她也做不到。

“李辉,我们可是老同学了,我答应过你么?”她微笑,语含寓意,既以前拒绝了,那么现在也绝非可能。

李辉思考了一下,也懂了,脸色轻微的拉了下来,但转念一想,不结婚就不结吧,他还省事儿。

不过……

双眼看着夏千金色光又起,夏千金指尖一抖,立马抽手走人,她现在才发觉来这里真tmd是个错误。

李辉愣了一下,料想不到她说走就走,随即脸色再一次阴沉。

骤然而起,他冷笑,“怎么,不准备救你爸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没爸。”夏千金回头淡笑,从不承认那个男人,这次若不是想到妈妈,她才难得费心。

李辉扯唇,也知夏千金和夏老爷子的关系,素来不和了,但真要这样放她走么?

他心中思回百转,但夏千金这时已走到了门口,他心一急,上前就抓她,却忘了被摔n次的经历。

夏千金也没多想,几乎是本能,捏住他手腕一扭,随即直接来了个过肩摔。

等到摔,她才意识到,冲动了,这次真冲动了。

李辉躺在地上疼的直叫唤,同样懊悔不已,这样的教训,记忆犹新啊。

他的喊声把女佣和管家都引了过来,女佣扶起他,管家看向夏千金眼中射出了一丝杀气。

少爷要有半点事,那是他担待不起的。

夏千金翻白眼,直感这些人大惊小怪,李辉她又不是摔第一次,还不一样生龙活虎,比谁都还蹦达。

“没事我就走了,别想抓我进警局,我这叫自卫,且我也不一定怕你们。”她微微一笑,也不管了,转身就走。

李辉想说什么,那管家却制止了他,在他耳边说了什么,李辉也沉静了下来。

还记得有一个消息说夏千金疑似跟白润一有些关系,而他爷爷这段时间正好极为谨慎,防的就是白润一。

若他再闹一点事儿,又得被骂了。

思忖着,李辉极为不甘。

回了一趟公司,夏千金便到回了家,佑佑没在客厅,不用想也能猜测到他在房间,因为本要离开的缘故,他暂时是没上学的。

正好她也没心情嬉闹,飘到了房间窝到了**,抱过洋娃娃休息,每次不爽,这张床,这个娃娃,都能给她宁静。

它们有妈妈的味道。

佑佑房间,电脑前,他在和几个好兄弟打游戏,过了良久,白润一才在黑人群里发了一句话过来。

小白菜:李辉打电话给了局长,说要让老黑鬼把牢底做穿,起因就得问你妈咪了。

话到此,他不用说,佑佑跟电脑似的脑袋瓜子已经明白了过来,前几天就见自家妈咪满脸愁容,除了夏老爷子的事,恐怕也不会有其它。

就是料想不到她怎么去找那个,当真糊涂了一把。

现在佑佑也没办法了,政治上的事本来就极复杂,白润一与李老又正处在面和心不和的对立面,表面一片平静,谁也没有打破那片镜子。

换言之,即便他想帮,顶头上司王老亦不会同意。

他的份量,无论从中央,还是在王老心中,至少现在还没那么重。

我爱我家:随意了,反正那混蛋对我也不重要。

若不是不想妈咪伤神,他都难得去让长官帮忙,人情,他不喜欢欠。

非墨:小宝贝儿,不如你家非哥买你几百颗炸弹,把那里炸了吧,多省事儿。

瞧这丫说的话,果真是世界最大的军火商,一出手就几百颗。

诡异的,还是龙组成员。

可悲的,中央都被荼毒了。

我爱我家:可以,长官同意就行。

小白菜:自个儿蹲小黑屋去。

非墨:哎,寂寞的人生,寂寞的心,谁人能懂啊。

佑佑莞尔,以上都玩笑了,非墨要炸也不敢来炸自己国家基地,这违反了龙组条例,白润一也不允许。

不过说起寂寞的心,他忽然某人。

我爱我家:非墨儿,我记得好象有一位神秘人在跟唱对台戏吧,查到那人是谁没?

非墨那边似乎就火冒三丈了,粗口连爆,火焰一连发了几个。

非墨:屁啊,那个阴人,妖孽,也不知毛种类,尽盯着我不放,要是揪出那混蛋,哥一指撮了他(她)。

我爱我家:淡定,淡定,没事,搞不好是别人看上你了,要是属性为男,你就玩一场bl+鬼畜,扭扭蛮妖,轻眨双眸,轻动柔荑,嗯~~~

非墨、小白菜全军吐了。

刚上线的瓜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随意几人又乱扯了几句,到点佑佑便先撤了。

第二天,夏千金从林小倩口中得知了李辉的吩咐,再次让她体会到了冲动是魔鬼。

夏老爷子,这次看来不做穿牢底不行了。

此时,一辆法拉利在郊外行使,直到进入一片林外,车方才停了下来。

北唐累走出,黑森陪在旁边,遥望森林,这里是了无人烟的地方,极少有人会来。

他,好久没来了。

顺着记忆的路线走了很长一段路,一栋占地极大的城堡印入了眼中,恢弘的气场,透着一份古老的苍桑。

大铁门上挂有一块破损的牌匾,无字,但他知道。

这里,是北唐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