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08章 世事无常道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08章 世事无常道

——

北唐诺步伐虚浮,背影一片萧瑟,那是一种深深的悲伤和失望交错的痛。

许多老人望着这个被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孩子,眸光闪烁不定。

尽管北唐诺已被证明不是北唐家的人,但毕竟相互感情那么多年,这是谁也挥不去的回忆。

有一句俗话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便是如此。

可他们最终还是只能化为一声叹息,深深叹息世道无常。

许静张张口,似乎想喊住儿子,却始终无言,直到北唐诺身影渐渐隐没在树林中,她才静静的转身,多了一份歉意的自责。

“许静,你这就准备走了么?”一直没开口的北唐累忽然冷冷一笑,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的影子,有种极端讽刺。

许静脚步也同时被打的生生顿住,深吸了口气,她平复着复杂心绪,转身,脸色已冷,“你想如何,未必还能杀了我不成。”

许多老人也眯眼看北唐累,许静欺骗了他们是没错,也害了他们大哥也没错,他们有些怨怼更没错,可相处多年,单凭许静在北唐家劳心劳苦,对他们恭恭敬敬,他们亦不可能让别人杀了她。

罪不知死,他们是这么想的。

“怎么会,我可是好公民。”北唐累一笑,戏谑的看许静,道:“我记得你在外面自己还有一个公司吧。”

许静瞳孔一收,比之在老大哥出来时惊讶,记得那公司谁都不知晓,就连北唐诺都不知道,那是她用来做后路的。

可现在这条后路,似乎也被人堵截了,奇怪的是北唐累如何得知的?

竟然还能……

许静百思不得其解,却也知道恐怕北唐累是不打算让她走了。

脸色微沉,她冷哼道:“你想说什么就一次说完,别唧唧歪歪的。”

“我不想说什么,不过是你那公司欠我一些债务罢了。”北唐累笑看她,莞尔道:“你有两个选择,第一个,来我家当女佣还债。”

笑话,想羞辱她,门都没有,许静冷笑,“说下一个。”

“我只能公事公办,遵循法律了。”北唐累耸肩,貌似无奈。

许静沉眸,一一扫过他每一分表情,若仅是债务问题,那根本不至于坐牢,只是北唐累既能再此立足,且能让MA这匹成为超级黑马,那必定后台破硬。

说什么债务恐怕不过是一个借口,他要的是她老死在牢中。

想到这里,许静脸色愈阴沉了几分,几乎有种牙痒痒的感觉,可思考百路,却发现没一路可行,至少此时她真无路可退。

那些老人拧着眉,也不开口,证明了这点他们能接受,毕竟看看大哥的眼神已经是便宜她了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。

半晌,许静自嘲一笑,不发一言,用行动表明了一切,径直往森林外走去,黑森了然得跟了过去。

北唐累回头看那些老人,和轮椅上的老人,迈步与许静反向而去,走进了这座多年未回的城堡。

老人再次深蹙了一下,更意识到了什么,但最终看着老大哥的背影,依旧是叹了口气,紧跟而进。

警察局。

许静被带着进来,罪名很多,据说还有杀人一项,甚至连她也不知道杀的谁,反正杀的人也够多了。

毫无疑问,原本该判死刑的,却被判为了终生监禁。

这便是那个以前的小孩回来要给她的生活。

许静淡淡一笑,穿上了土黄色的囚衣,黑森跟着后面,似乎要看着她入狱才甘心,可忽尔她脑中灵光一闪,转身对黑森笑了,“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去看看夏老爷子。”

“夏老爷子?”黑森眉头一蹙,疑惑顿生,他不记得许静与夏老爷子有什么交集,居然想到看他,这倒奇了。

黑森垂眸思忖,许静也不去打扰,悠闲的等他,半会儿,黑森终是对一警察点了点头,那警察用眼神回应了一下,带着许静离开了。

三面墙壁不透风,仅有一面大玻璃在左边,房间中间是一张长桌,两把椅子,简简单单。

许静等了没多久,一身同她一色囚衣的老人被人带了进来,夏老爷子一见她,貌似怔了怔,随即惊讶异常。

“是你。”惊讶中还带着一丝古怪,夏老爷子坐下看着许静,脸色愈发变换不定。

不远处楼上,黑森坐在转椅子上,大屏幕中是两人的身影,还能听到夏老爷子的惊讶声,连他也不禁有了丝古怪,明显这两人是认识的,且看起来交往一定不浅。

许静一笑,捂唇有了一丝少女的妩媚,“夏三哥,好久不见了,我们还真是一家人啊。”

夏三哥?黑森心骤诧。

夏老爷子拧眉,皱褶的面皮抖了抖,哼道:“你可不会好心来我。”

“应该是我们才对。”许静一笑,纠正道,眼神瞟向夏老爷子愈发的妩媚异常,跟那个开始见面得美妇就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,又好像原本她就该这样。

“我就是想来告诉你一声,北唐累就是北唐尧。”

“蓝心妍的儿子。”夏老爷子瞳孔骤收,眸光闪烁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许静摊手道:“另一个我就不清楚,我也来不及查了。”看了看自己身上,意思也挺明显,笼中之鸟,飞不到天空。

可来这里与他说这些倒奇了,依他对她的了解……夏老爷子深深的看向许静,哼道:“你来告诉我也没什么意义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直接说吧。”

“夏三哥,别把我看的那么势利,我能有什么目的,就是想想现在我也只能跟你说说话了,毕竟当时你也有一份不是么。”许静嬉笑,神色如常,这一说,夏老爷子整张脸青了。

记得那时大家说,这话题绝不再谈论,无论再哪,可现在许静如此毁约,答案已经很明显了。

该死的女人,分明想拖他下水。

夏老爷子面容黑了一圈,他已经这样倒没什么,但他的女儿……

两人没人再开口,一笑,一阴沉,对看了良久,夏老爷子才起身离去,脸色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许静随后被带进了牢房,黑森什么也没问,即便疑问很多,疑点也很多,可他清楚要问也不该是他。

只是,夏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