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09章 已无能给你幸福,所以我选择离开

第109章 已无能给你幸福,所以我选择离开

——

黑森回到别墅北唐累还没回来,让佣人下去了,他一人站在明明摆设琳琅的客厅,却有一种空荡之味弥漫。

从身上掏出一张平常的纸张,上面并无一字,仅仅是一张白纸而已,但黑森眸光却有了追忆。

第一见面,少爷便给了他这么一张随意撕下的纸,他说有时候人生便如纸,从空白到字迹写满,就是终结。

只是写的过程,落下的每一笔,是任意,还是用心,却是自己能主宰的东西。

到底是一味的沉溺过去,还是走向未来,活出一片天地,将由他选择。

第一次,觉得生命有了选择,可以选择。

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却给了他活下去的意念。

少爷……

黑森眸光闪动,多了一丝感慨,随即纸张一握,仿佛间似笃定了什么。

这时一阵却是忽然袭入了背脊,他一惊,转身,北唐累不知何时已站在了他身后,扫过他手中的纸,他没有开口,黑森心却跳如擂鼓。

“少,少爷。”垂眸唤他,黑森眸光愈是闪烁,就似乎做贼心虚似的。

北唐累微微拧眉,扫过黑森踌躇不安的脸,心头狐疑愈大,他回来就看见黑森站着,他到了一会儿,他都没反应,跟黑森平时的警觉度简直一个天一个地,全然没半丝。

若是敌人,此时黑森恐怕早就命休矣了。

“你有什么事么?”他疑问,实在不太明白这手下怎么了。

“没事。”黑森忙摇头,几乎是下意识的否定。

北唐累愈疑,看了看他,却是抿唇没去问,无论黑森有何事,至少他绝不会出卖背叛他,这事他能肯定。

若是有难言之隐,他也不会强制性询问,毕竟谁没有秘密存在,对于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手下,他并不会如外人那般无情。

看了一眼黑森,北唐累迈步上楼,黑森眸色犹豫,看着自己少爷即将走远,他还是忍不住喊住了他。

“少爷,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?”

黑森眸色闪烁中愈是古怪,北唐累回身看他,再次拧了拧眉,也没说话,算是同意他问。

黑森沉静,似乎还有点踌躇,好片刻,他才一咬牙道:“若是夏老爷子也有份追杀少爷的话,那么您会准备让她们也……”

后面的话黑森没说完,但北唐累已懂了他的意思,只是这话什么意思?夏老爷子跟他们的事有关系么?若没有的话,从不会胡乱说话的黑森又为何忽然问出这个问题?

他一瞬间想了许多,脸色也渐渐阴沉下来,黑森一见,心不禁有些懊悔了。

“我打个比喻,只是打个比喻而已,少爷可以当我没问过。”他连连解释,却不知北唐累信与否,但不敢多呆,躬身急急退了下去,就似怕人追问似的。

北唐累见着他离去,眉宇愈寒,一些原本以为已了的事,好像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

尤其,在那么一刹那,黑森的话就像一丝触点,让他忽然觉得有好多事很诡异,就似迷雾,有许多他不清楚不知道的东西存在。

TBS总裁办公室。

此时,夏千金坐在软椅上,看着电脑,一则新闻报道,让她深深的蹙起了眉头。

那上面是数个老人,几乎北唐家老家伙都出来了一半,只有一句话,北唐家换主,点名是北唐累,且只是向各企业申明一下,而北唐累连影子也没见到。

许多记者大奇,毕竟MA先些日子和北唐集团还是对立,现在忽然MA企业总裁成了北唐家少爷,这事绝对一大大的离奇新闻,太匪夷所思了。

夏千金虽不知晓内幕,可这她几乎能想象到北唐诺在另一边看着新闻的感受,一定极为难堪且难受。

“真是事世难料。”林小倩看着新闻一叹,也唯只能这么一句话了。

夏千金也同样心感,就是不知晓学长那边到底如何了,想了想,她还是打了个电话让人去查查现在北唐诺的住所。

很快有了消息,据说北唐诺没有隐藏,只是开了一间酒店,且是那种低级的,毕竟所有财产已经没有了,包括那本是无限的金卡。

清楚的知道他的处境,夏千金心莫名的很酸,若说谁能最了解北唐诺此时的感受,那么一定她,同她真的很像,富贵变成了贫穷,只是那么一瞬间。

与林小倩说了一声,夏千金走出了公司,那个对她一直关怀备至的学长,她不得不去看看。

“又到处跑,你这些几天还走得挺勤快的嘛。”刚开车出门,一声冷笑声便从未关的车窗入了耳际,对面车中夏宝玉一脸不爽之色。

“夏千金,你真当TBS是家游乐园么?想哪里去就哪里去。”夏珍珠随即同样冷笑,自有几分老板教训员工的意味。

只是夏千金倒听出了另一番味道,看了她们一眼,她深意的微笑道:“两位夏小姐,还是说重点吧,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跟你们磨蹭。”

她话一出,夏宝玉和夏珍珠脸颊明显**了一下,彼此看了一眼,夏宝玉冷哼道:“给我们一千万。”

“一千万,我想位夏小姐可以说和安董事长说说,如若他同意,我没意见。”夏千金淡笑,意料之中,前些日子就听说她们跑去安陌枫那里要钱了,无意外,被拒了回来,且是直言不讳的。

本也是,夏千金都不明白这两大小姐到底知不知道现在TBS的难,一千万对于现在的TBS根本拿不出来。

安陌枫有资金,她不用想也知道,可这个男人她不清楚他的意思,TBS要跨不跨的,他就那么悠闲,半点救助的意思都没有,自己的公司能这样的人还真是不多见,就似TBS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个玩物罢了。

而夏千金没有义务去说,也没有必要去说,她只清楚那个男人最好不要有那么多交集,这是一种感觉,说不清,道不明。

夏宝玉两姐妹一听,脸色无可厚非立即沉了,她们若不是没办法,哪里会来此跟夏千金唠叨。

更悲剧的事她们这两个貌似的懂事长之一,却无能开除这个她们看不惯的女人。

“夏千金,一句话,你到底给不给。”夏珍珠咬牙切齿,伸手对着夏千金吼,玉手拍打在窗横上更是声声作响,似乎是她心头怨气一瞬间便上来了。

夏宝玉脸色也是极为难看,还有一丝急迫的情绪蕴含在其中,夏千金看了看她们,心头有了想法,肯定某人在外面出了什么事,或欠了别人钱,否则也不如此焦急。

可干她什么事,在TBS任总裁,她只要做好这份工作就行了,且莫说现在TBS资金周转不灵,即便如以往,她也根本没权去乱给她们这么庞大的一笔数目。

摇了摇头,夏千金收回目光,一踩油门,绕过她们径直离开了,后面在骂什么,她也难得去计较了。

车在路上行驶,开进一条贫瘠的街道,终是在此一间酒店停了下来。

而那酒店外面已经围了一群记者,若不是法律存在,恐怕这人都会冲进去抓新闻。

夏千金心了,她也干过这一行,很明白的事。

观察了一下这酒店,她带上帽子墨镜下了车,因本就不是穿着极端名贵,从记者中走过,也没有人注意。

上了楼,地面的毯子都是破损的那种,可见这路过酒店的低等,而对于北唐诺来说物是人非,或许便是如此。

到了一房门口,夏千金踌躇了一下,终是敲响了门。

她的到来,似乎是意料之中,打开门,北唐诺只是淡淡一笑,请她进去,但那眉宇间的萧瑟是隐不掉的。

“这地方简陋,你不要笑话学长才好。”他笑说着,把正整理的衣服往一边挪了挪,让夏千金坐下。

夏千金鼻尖微酸,心头涩涩的,淡淡一笑,她摇头笑道:“怎么会,我以前可比学长还窘呢。”

往昔确实有一段时日极窘迫,但她有学长的关怀和帮助,而现在她想帮,却不能,因为他是一个男人。

一个男人最怕什么,最怕在喜欢的人面前弱势,若她去帮,只会让北唐诺难受而已,这是属于男人的自尊。

翕翕鼻尖,她随意问,“学长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
“我会离开这里。”北唐诺回得也随意,就似没有什么好留念。

夏千金点了点头,识趣的不去点破,问道:“几时走?”

“明天一早的机票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简短的对话,默契的谁也没去提及其它事,随意闲聊了两句,夏千金离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她准时的到了酒店,陪同着北唐诺去了机场,其间他们同样似以前,随意说话,仿佛都把不开心也忘记了。

飞机将要起航,北唐诺提起了行李,夏千金向他挥手告别,他回眸一笑,如昔带着宠溺的温和,还有一丝深邃的意味,仿佛在说已无能给你幸福,所以我选择离开……

夏千金心微哽,被这样的眼神袭得心愈发感觉疼痛,可却始终无话。

看着飞机一点点消失在眼中,她的拳头握了起来,莫名的涌起了一股子怒气。

北唐累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