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0章 寂寞的恨意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0章 寂寞的恨意

——

别墅外,一辆车停泊着,一双明眸死死的盯着那里,怒中的火焰显得那双眸子愈发的明亮。

夕阳西下,一辆法拉利行了过来,见到那车,顿了一下,北唐累走了下来。

夏千金唇微扯,某种怒火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完全爆炸,豁然下车,想也不想,一拳便揍了过去,北唐累拧眉抓住,脸色却是骤地冷了下了来。

“夏小姐,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你若再一见面就打人,我不敢保证我会再客气以对。”他沉说,眸底一片阴鸷,貌似对夏千金总是如此的作为已经忍到了极限。

夏千金唇轻勾,自有一股嘲笑,尤其想起那个温润的北唐累,还有种种所发生的事,莫名的不知为何,心愈发的怒不可揭。

“北唐累你与北唐家有什么恩怨,我不管,可你自己说学长到底有哪个地方对不住你?”她怒问,扯回拳头捏得咯咯作响,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他,怒火旺盛。

“哪个地方对不住?因为他是许静的儿子,这点他便跑不掉,我能如此放过他,对他算是便宜了。”北唐累冷笑,多了一份讽刺,更有一种寂寞的深沉恨意。

那是似乎被地狱焰火焚烧也灭不尽的恨意。

那是谁不会明白的过去。

他的恨意深入骨髓,几乎可以把世界焚毁。

黑暗,黑暗,他的眼前从来都是黑暗的,唯有那么一丝慈爱的光明,但却无法抹掉太多的暗。

他恨。

恨,恨,恨。

恨北唐家,恨那个女人,恨许静,恨一切的一切。

还有……

骤然沉眸,寒光迸射,紫色眸子直直逼视向了夏千金,一种黑森所说引起的猜想,仿佛瞬间淹没了他,夏家,夏家,好像也有份。

“你,你干嘛这么看我?”夏千金心微跳,反射进她瞳中的恨意,让她不自觉的有种深度寒意,连着背脊都瓦凉了。

北唐累不答,迈步接近,夏千金下意识的退后,他一把扼住了她,唇间勾起了一抹奇异的笑。

“你这么生气,只为了他?”他眼中的韵味她看不懂,但心莫名的更是了节奏。

“我,我为了谁干你什么事。”拧拧眉,夏千金想把手挣脱出来,北唐累却是捏得更紧,使她手腕都感觉到了一丝疼痛。

“啧啧,你们两家的关系好像真不一般啊。”北唐累古怪一笑,阴霾愈发的浓重,每一步接近,都似一种逼迫,直直把她逼到了车上,退无可退。

怒火被渐渐打灭,夏千金心头却是升起了疑惑,北唐累的眼神和话语,实在很奇怪。

就似她对不起他似的,简直有点莫名其妙。

她想不通,北唐累心底某种恨意却渐渐的把他理智淹没,不知出于何种冲动,他抬手在夏千金眸光闪动间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“你,你干什么。”夏千金瞳孔一收,骤然而来的袭击,让她震惊得无以复加,完全不明白这男人在发什么疯。

“你们该付出代价,你们所有人都该付出代价,你们该死,该死。”脸色微狰,北唐累手又加重了几分,唇角的笑被残忍代替。

“你,你到底在,在说什么?”夏千金极度不明,呼吸困难得让她难受,扳他手,踢他腿,想让他松手,却依旧无法撼动他分毫。

就仿佛北唐累正陷入某种暴戾中,根本不觉疼痛,紫色眸也渐渐变得赤红,恨意惊天。

张着口,她胸口也难受起来,一张俏脸涨的通红一片,骤地,在夏千金几乎觉得她就快要被这男人掐死时,北唐累脸色突兀的一变,转化间就似被什么人拉扯,生生退了数步。

夏千金猛咳,靠着车退后,看过去,北唐累好似在挣扎什么,抱着头痛苦万分,一双眸子都几乎快要凸出来。

“千金姐,离开这里。”骤然,他转头,眸光变得柔韧,隐含压抑。

夏千金心一跳,听着这熟悉呼唤,原本的猜测好像一瞬间就被证实了,双面人格。

除了这个,一个人绝不会这样。

累,这个人才是她的阿累。

她下意识的想上前,可忽然北唐累往自己头上一砸,声音化为冷漠,“你给我滚回去,我想如何还论不到你来阻止。”

他呵斥着另一个自己,夏千金一愣中,另一道声音,再次接踵响起。

“走,快走,快。”北唐累扭头看她,眼神痛苦,夏千金心微疼,而他的手却突然抓住了她,她一惊,柔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“走,快走。”他在催促,可手却好像不受控制的愈捏愈紧。

夏千金心如刀割,眸中水雾闪动,莫名的看这样的北唐累,她竟觉得心好痛。

“阿累。”声音哽咽,她第一次好像能感觉这个男人所受的痛苦,否则也至于把自己分成双面。

阿累。

“千金姐……”北唐累眸光微闪,可话没完,一道冷声再次落响,“懦弱的人格,你没资格来干预我的事。”

他骤然抬眸,夏千金心一顿,一股男性的气息直直的压了过来,怔愣间,唇已被他的堵住。

在接触的一刹那,两人似乎都怔了怔。

而转瞬间夏千金心头却不知什么感觉了,这样的触感,让她的不禁的回忆起了那个夜晚,轻轻阖上眼,这种愈发的浓烈。

这抹唇,这种感觉,完全是一样的。

睁开眼,她几乎可以确定了,那个男人就是他,绝对是这个男人。

可与她一夜缠绵的到底是那个北唐累,还是这个北唐累,似乎有点分不出清了。

他们,毕竟都是一个人,不一样的人格,一样的灵魂。

眸光闪烁,她拧眉一把狠推开了他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夏千金急步上了车,门一关,踩车急踩,心却比什么时候都失了节奏。

北唐累抚着额头,似乎想追,在脸色变幻间,却是又生生停止了脚步,看着车影渐渐远去,他手一把砸落在身旁的法拉利上,那被砸地方立即凹陷,一丝嫣红顺着流了出来,可他却不觉得疼痛。

别墅楼上,黑森远远望去,一叹,心却愈是懊悔,若他忍住不问,或许也不会如此。

他担心少爷的精神……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