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2章 颓废的夏老爷子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2章 颓废的夏老爷子

——

警察局。

夏千金眸光闪烁的望这个三个大字,心思难明,原本没什么,但这里却关了一个她无法去否定的亲人。

就是不知从不找她的那个男人找她何事了。

走入里面,进了探监房,等了片刻,夏老爷子被人带了进来,手铐加身,白发凌乱,浑浊的双眸有一丝深深的疲惫,就仿佛监狱磨光了他的霸气,整个人都显得颓废至极。

夏千金心微微颤抖了一下,夏老爷子已经坐了下来,那带他进来的人走了,两人就这么静坐着,没一人开口。

一代黑道霸主,弄成这样,她真不知晓该笑还是该叹。

这便是人无百日好,花无百日红了。

在这世界任何东西,总有凋零的时候。

良久,他们就这么沉默着,最终还是夏千金先开口了。

“你找我有事么?”她的语气比以前缓和了许多,或许仅是一种怜悯。

夏老爷子唇角微微勾起,看着她,笑得有些强硬,“千金,我知道我对你不怎么好。”

不好?那是根本没管过好不好。夏千金微微拧眉,却有些狐疑了,“夏老爷子,你有什么不妨直说。”

无疑,与无事不登三宝殿同样的道理,夏老爷子会跟她妥协,除了想她帮忙,绝无其它。

“她们还好么?”夏老爷子没回,反问道,但也不用点明,任何人也能知晓他问的谁了。

“我已经离开TBS了。”夏千金淡道,夏老爷子表情没什么波动,看来预料之中,微微顿了顿,她道:“她们或许还好。”

或许吧,她也不甚清楚,上次见她们两姐妹是好的。

夏老爷子笑了笑,点头,浑浊的眸子却多了份潸色。

“千金,我想麻烦你一件事。”他说得很平静,似乎早已考虑好。

“你可别说让我照顾她们。”夏千金微眯眸,不出她意料,却也有些可笑了。

“我知道,你没义务帮我。”夏老爷子一叹,道:“但只是你能帮了……或许吧。”

说着,他似乎也有一丝不确定,看了看这个从没管过的女儿,他又是深深一叹,无奈愈发浓重。

“我只想你答应若北唐累对她们出手的话,我希望你能调和一下。”他看着她,带着无奈的企求,是企求吧,至少夏千金从没见过这样的夏老爷子。

可这跟北唐累有什么关联?

未必……

夏千金猛然想起了那天北唐累眼神,还有恨意,再根据她的后来了解,北唐累小时候被人追杀,被母亲抛弃,而夏老爷子这些话,就有点猫腻了。

“你跟北唐家到底有关系。”她沉问,这事也是她的疑惑。

“那是好久的事了。”她的询问,夏老爷子预料之中,似乎也没打算不回,看向封闭的四周,他的眼眸恍惚起来,依稀有了些回忆。

“你知道么?我其实不姓夏,而我,许静,蓝心妍,乔治也都是改了名的,还有一人很久没有与我们联系了,也不知她现在姓什么,在哪里,其他人都死了。”

“是啊,死了,当时的九人组现在只剩我们五人了,所有人都死了,都死了。”声声呢喃,夏老爷子那复杂的悲伤反射到了夏千金的眼中,她心微微莫名的有些酸涩。

“哎,其实追杀蓝心妍当时我们也是逼不得已,她恨我们,或许更恨我。”夏老爷子怪怪一笑,继续道:“她杀了四弟,杀了七妹,我们九人组原本就剩七人了,虽然大家因为一些事分道扬镳,老死不相往来,可是她的恨竟然没消失,我们没办法,我和静儿没有办法,若不还击,死的就会是我们。”

“会是我们。”阖上眸子,夏老爷子身躯微微发紧,说的很简洁,但也说明着好像他们是为了自保,至少事情到底如何,或许只有当事人才知晓。

沉默,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,而这次沉默却也是终结,夏老爷子没有再开口,只是走时看向夏千金的目光还是那份乞求,有点卑微的乞求。

出了警察局,夏千金整颗心愈发的复杂,开车到北唐累别墅外,她静静的望着里面,等待那个身影的出现。

或许她本心不想再掺和,但她觉得那个男人有权知道一些事,真假她不敢肯定,可她也没必要去份。

信不与信,便在于他了。

等了好久,直到11点多,北唐累的车才开了回来,下车,第一眼他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车子。

微微拧眉,他看着夏千金走来,在他眼中,夏千金似乎看到了一丝阴沉的防备,就好像她来就要打他一般。

夏千金无语,看了他好片刻,才开了口,“我想你权知道你母亲的一些的事。”

夏老爷子的话,她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他,看着他眼中愈发的沉色,她也没去评论,说完转身就走。

“你可以去夏家看看。”北唐累忽然说,夏千金一怔,他已转身上了车,向着别墅里开去。

别墅中,北唐累静静的站在窗口,眸中是复杂的思绪。

或许夏千金不知道一些事,但他清楚,尤其那个人,乔治。

他想不到这个养父怎么会是他们有关系,且九人组听起来还是很要好的那种,就不知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才使得这群人分崩离析了。

但唯一他可以肯定,一切事乔治一定都早就知晓。

可若这样,那乔治收养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?同情?帮老友?还是其它?

“爸……”复杂的呢喃,破碎在风中,北唐累沉默着,走出了别墅。

另一栋别墅,他的车停在了这里,一路走进,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直到到了一间房门口,他却不禁一怔。

那里罗斯站在门口,跟做贼似的在偷听,而墙壁旁边是昏迷的吴伯。

可这罗斯未免也太大胆了,北唐累拧眉看他,罗斯却只是开始怔了一下,便立即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招手让他过去。

北唐累看向门,莫名的踌躇,但始终忍不住走了过去,里面他清晰的听到了乔治的声音。

“别在做那些事了,她怎么说也是你母亲。”

这么一句话,他几乎不用多想,结合着以前所知,恐怕房里除了乔治,便是安陌枫了。

只是,原来真的……

身躯微微发抖,接下来的话,北唐累没有去听,也不想听,他的脚步很轻,却也沉重。

罗斯眯眼看他,瞅了一眼门,随之跟了上去。

市区一间咖啡厅,北唐累默默坐在视野极好的窗边,品味着咖啡的苦涩,看看街上的人群,心中竟升起了一种更孤独的感觉。

回忆过去,慈祥却严肃的乔治,那个把他从地狱拖回来的男人,在黑暗的日子中,唯有这么一丝光明。

而现在,这份光明却多了一点瑕疵,变得让人有些痛心。

还有那日日争斗,甚至拳枪相向的安陌枫,明明是一直不和,就似天生的敌人,但却想不到是那个他最疼的人。

世界仿佛间也变得那么可笑,或许每个人都会嘲笑他吧。

真的……很可笑。

罗斯眸光流转,沉默中一叹道:“哎,这陌枫也真是的,居然跟自己亲哥哥对着干,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北唐累指尖微紧,没有回答,这个问题他不知道,甚至不想知道,也宁愿不知道。

罗斯呵呵一笑,也不提了,看了一眼脸色破差的北唐累,他手轻敲着桌面,深意笑道:“累,我们定个协议如何?”

“你想接手组织。”北唐累冷冷点出,几乎意料之中,也没多大情绪波动。

罗斯莞尔,倒也不矫情,算是默认了。

“我知道你一直以来也不想做什么老大,但按现在的情况看来,你却会是首选。”他笑道,心头却不知滋味。

乔治收养三儿,表面看是一视同仁,对谁都没差,可在那个男人心中最疼的是北唐累,至少他这么觉得。

毕竟他跟在乔治身边多年,从种种迹象他都可以看出,若黑手党换主,那么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,乔治会让北唐累接任。

只是自始自终他也清楚,北唐累对此根本无心,他的所有都给了仇恨,也只在乎复仇,仇,几乎可以说侵蚀了他全部。

否则北唐累也不至于人格分裂,把自己所有的善都分了出来,现在这个北唐累是仅剩仇恨的。

“你想要就拿去,我对这个没兴趣。”北唐累垂眸,对这个也从来没否认,深意的看了罗斯一眼,他站起了身。

“到时候滚回美国,别在出现在我面前。”留下这句话,他彻底离开了罗斯的视线,也算是定了一个约定。

他与罗斯是无仇的,也没有多大的隔阂,罗斯若不是喜权,更不会来招惹他们任何一个人,这便是罗斯,他只是要他所要。

给了他,他便会离开,就这么简单而已。

或许这也是他们三人最好的结局。

走入行人中,人潮纷行,北唐累与他们擦肩而过,而在仇恨围绕的日子当中,第一次,第一次他觉得想休息,很累的一种感觉。

甚至……不想再斗了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