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3章 可笑的狗血剧

第113章 可笑的狗血剧

——

第二天,夏千金抽出采访的空闲,到了夏家别墅门口,或许她还没考虑清楚帮不帮夏老爷子,但北唐累所说,却让她产生了极大的疑惑。

看过去,夏家的门牌已被拆下,现在夏家,真正的不在属于夏家,上面什么都没写,也不知道是谁买下了这栋别墅。

她静等着,没有去按门铃,夜色降临,一辆车行驶了过来,她微顿了一下,下了车。

可当看那开着窗的身影时,却真正的怔住了,车中的也看到了她,拧了一眉头,车停了。

但夏千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,林小倩,这是她最好的姐妹林小倩,可是……

她什么时候买的车?到这里来又是干什么?

瞬间的思忖,她有了一点想法,只是,不想去相信,甚至不敢。

“你,你来这里是?”夏千金声音微微发哽,她希望不是她所想的那样,她希望林小倩只是来看看,或者找找人。

可天不如愿,她话刚落,大铁门被开启了,一女仆恭敬的跑了过来。

“小姐。”女仆退到一旁,似在迎接。

夏千金也因心骤地落到了千丈,有些事似乎不由得她不信,眸光闪烁的看着这个最好的姐妹,她的心象被割一般的疼痛。

许多事,仿佛也在这么一瞬间昭然若揭了。全本小说吧

“本来还没打算让你知道,但既然来了,我也就不隐瞒了。”林小倩耸肩一笑,下了车,让女仆把车开进去,随即率先走进了别墅,表情竟没有半点被撞破的迥迫。

夏千金拳头轻轻握起,心中已是百味陈杂,她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去说,却也只能移步跟着进去,毕竟她还欠她一个解释。

可进了别墅,又一个让她想不到的事在她眼前发生了。

光洁的地板上蹲着两人,她们在擦着地板,就似佣人,且衣着也着实是女佣装。

但这两个人,她绝想不到是夏宝玉和夏珍珠。

现在她们看起来好卑微,似乎已经没了当初的娇贵。

她们明显也是一怔,脸上闪过细微的羞愤,但依然还是没停下动作,偏过头,继续擦着地。

夏千金脸色同时骤的阴沉,极为难看,林小倩瞄了一眼,淡淡一笑,转身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去倒杯茶过来。”她吩咐道,完完全全的主人模样,夏珍珠咬牙,没说话,不到一会儿,泡了杯茶,恭谨的端了过来。

夏千金手已经握得愈发紧,看向若无其事般的林小倩,她一口气沉了又沉,林小倩莞尔,抿了口茶水,笑道: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没有让她回答的意思,林小倩讲了起来,讲得极淡,就似在讲别人的事。全本小说吧

“从前有一个女人……”

是有女人,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只是这段缘在那男人心中却是露水情缘,一走,便没在回来。

而那个女人却发现自己有了孩子,更傻的是她终结一生都在等待着,带着孩子,等待着那个男人所说的会回来。

就这么等待,不寻不找的等待,到死都还相信着,可笑又可悲。

就这么简单一个狗血剧。

“你觉得这个少女该不该让那些付出代价?”林小倩笑问,也仅是一个询问,很平淡。

可这个小女孩谁也能知道是谁了,但夏千金只是觉得可笑,当成姐妹,原来是真的姐妹,可却有姐妹身,无姐妹。

确实蛮可笑,她身边一切的一切好像刹那都成了阴谋。

“见仁见智。”她淡回,手莫名的松了开来,事已至此,根本已无余地,怒也好,不怒也罢,理智告诉她,没作用。

“见仁见智,好一个见仁见智,看来我们之间的情谊就到此为止了。”林小倩笑着的俏脸骤然冷了一几分,以前的温柔在适才早已化为飞灰。

“你怎样才能放过她们?”夏千金不想说废话,这点才是重要的,她没必要去计较发生了什么事,因为没用,林小倩现在虽说让她不那么了解了,但至少知道她在做事上一向喜周全。

她要的是那个答案,而这两个不和的姐姐,她见到了,也不能真不管不闻。

况且,她也不觉得林小倩会放过她。

夏宝玉和夏珍珠眸光闪烁,露出一丝复杂的心绪,而林小倩意料之中的笑了。

“来我这里做管家如何?我可是因为十几年的姐妹情哦。”她笑说,貌似听起来还是念旧情了。

夏千金挑唇冷笑,正要开口,一道声音打断了她。

“小姐,北唐少爷来了。”女仆带着人进来,熟悉的脸,熟悉的冷漠,带着一丝说不出的邪异。

夏千金抿唇,也算意料之中,毕竟整了tbs的可是a,北唐累无疑与林小倩必定是一伙的,否则哪会有这么巧合的事。

“怎么这么晚?”林小倩一笑,起身挽起了他的胳膊,样子极是熟稔。

“有些事耽搁了。”北唐累淡说,随意解了领带,在沙发上坐下,自始自终也仅看了夏千金一眼。

“我们今晚去哪?”林小倩笑问,依偎得愈发,就似故意的般。

北唐累拧了一下眉头,淡回,“随你。”

林小倩一笑,更甜了,夏千金却是莫名的起鸡皮疙瘩,第一次发现某女这么,这么……

“我明天会按时到,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她平静的说,林小倩笑笑,应了声也没多留。

“谢谢。”夏宝玉、夏珍珠咬牙,音量很微小。

夏千金一笑,与她们擦肩而过,她这两个姐姐除了眼高于顶,爱做一些小坏事,但其实心,她都知道,并不是极坏的那种。

她离开了,夏宝玉和夏珍珠被林小倩喊退了下去,她看着北唐累忽然一笑,问道:“阿累,我让她来这里你会不舒服么?”

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
“是么?”林小倩深意莞尔,指尖在北唐累胸膛磨蹭道:“那她若消失了,你不会心疼吧。”

“那我得感谢你了。”北唐累冷说,侧开了身,转身径直去了楼上,林小倩他不想说什么,她们的事他也不想管,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。

是啊,一直以来都做着一些自己都不明白的事情。

看向远方,他还能依稀能看到夏千金走出别墅的背影,仿佛是一种柔弱的坚强。

依稀记得,这么个女人就是如此,有点暴力,有点孩子气,但遇事却很沉着,会把一切都压在心中,似乎这点跟他有些相似。

只是,这属于那个他的记忆,还是属于本身他的记忆,他好像分不清了。

有某种东西仿佛渐渐的在迷失,他,是谁……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