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4章 谁最可怜?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4章 谁最可怜?

——

夏千金刚找的工作迅速泡汤,原因不明,佑佑回家,又再次见到自家妈咪窝在沙发上看狗血剧了。大文学

“妈咪,听说你辞掉工作了。”飘到夏千金身边,佑佑笑问,菜头跟他说时,他也好奇,若没原因,依夏千金的性格是不可能就这般辞掉工作的。

“是啊,你妈咪得去夏家,不对,是林家工作了。”夏千金一笑,语气多了一丝古里古怪。

佑佑眯眼看她,略一思忖,便有些猜测了,林家,再加上自己妈咪的脸色,莫非不就是……

可还真……

“别那么诧异,你爹地还在你林阿姨怀中快乐呢!”夏千金笑说,但佑佑怎么听却多了一点酸味。

拧起眉头,佑佑其实也第一次有点不爽,那林小倩是个意外便算了,可某人竟然还……

看着妈咪,他眉头蹙得愈深,夏千金一笑,揪他小脸,“宝贝,你可很少皱眉哦,太丑了,来给妈咪笑一个。”

“呵呵。”佑佑咧齿,很听话,但那心中那不爽味道却没消失,他明显感觉得到自己妈咪的情绪,以前或许没那么在意,可若妈咪喜欢,那么就得另论了。

“妈咪,我先进房给小咪辅导了。”佑佑笑道,亲了一口夏千金,飘进了房。大文学

夏千金转眸继续看狗血剧,但笑意的面容却渐渐的隐了下来,或许自己都不是很明白,但无可否认那隐隐的疼痛感,都证明着一些事。

尤其一想到那情景,尽管表面没什么,可却无法控制那酸味。

真是……该死的狗男女。

第二天,夏千金十分准时的到了现在的林家,林小倩也算了一点守信,放过了夏宝玉和夏珍珠,让她亲眼看到了她们出去。

只不过,林小倩不会让她们离开这个城市。

管家的工作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,傍晚降临,北唐累来了,据说他大多时候都会往这里跑,即便他气息很冰冷,但两人看起来极为亲密。

烛光晚餐,是林小倩吩咐夏千金亲手准备的,她站在旁边为她们倒酒,北唐累说话很少,大部分都是林小倩在开口,她也是首次见到了某女那股子媚劲,可谓验了那句话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。

吃晚饭,北唐累呆了一会儿,便起身要走,林小倩一笑,却喊住了他。

“阿累,等等。”上前,垫起脚尖,林小倩在他唇如蜻蜓点水般的烙印下了一吻,望着他,眸间尽是柔情似水。

夏千金身躯却不禁一颤,一地鸡皮疙瘩,北唐累轻沉眸,没说话,随即径直离开了,几乎有点来这里是公式化的味道,极为淡漠。大文学

“不知我可否下班了?”貌似恭谨的询问,看看天色,也早到了下班时候,若不是两吃饭吃那么晚,她早可以走了。

林小倩挑挑眉,淡笑点头,竟也没为难。

走出别墅,夏千金顿时觉得天广空气新,怎么也好过在那边看某两人你侬我侬,亲亲我我吧。

那模样,简直……

想起,她又禁不住摸了摸手臂,疙瘩又起来了。

“真是一个心软的女人。”北唐累冷冷的话音飘来,车上正好从她身旁经过,停了下来。

夏千金扭头看他,心有些复杂,“你爱她么?”某些话,似乎还是问问。

“爱?我不懂。”北唐累冷道,看了一眼那栋别墅,有些讽刺。

“我没心。”接连的话落,他脚一踩油门,车子飚了出去,奔在夜色中,却是愈显得孤寂。

过后,一连几天,林小倩就似故意而为,只要北唐累来,她就开始上演腻人大戏,免不得又让夏千金风中凌乱,鸡皮疙瘩掉了满大地。

但也无奈,只是这貌似也挺可笑的。

确实,亲妹妹,恨着她们,还心理扭曲到极端的这般作为。

让她无话可说。

又一顿晚餐下来,月已上了柳梢,夏千金吩咐完人收拾,也准备回家了。

但刚走到门口,林小倩的声音骤然飘了来。

“你看起来做的挺得心应手的嘛。”悠然的坐在沙发上,林小倩手中浏览着一份婚礼策划公司的资料。

夏千金眉头一挑,她莞尔一笑,“我和阿累可能等不了多久就要结婚了,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哦。”

林小倩表情似乎很开心,就那语含的深意就太发让人深思了。

且夏千金根本不信北唐累会同意什么婚礼,无疑,经过几天她没反应的样子,林小倩一定很不舒服,所以才如此直白。

“其实你不用在我面前这样,他不会爱你,你也不爱他,你只爱你自己而已。”夏千金淡笑说,语气极为肯定。

确实,他们谁也不爱对方,北唐累或许是难得跟林小倩计较,而林小倩仅是那一点霸占味,恨她们,这才想把所有东西都拿走。

“你别以为你很了解我们。”林小倩眯眼,瞬间却多了一份阴沉。

“不是了解,而是事实。”事实,她不一定了解他们,但事实却无法改变,看看两人哪有一星半点相爱的模样,一个冷漠以对,一个事事算计。

爱,若是如此的话,她真无话可说了。

林小倩脸色终于愈发的阴沉,捏着资料的手把纸张都捏皱了,声音更是冷了下来,“真可怜,你是嫉妒了吧?”

嫉妒?夏千金深看自己这位亲妹妹,实在无言,也不知道要多扭曲,才会说出这么无聊的一席话。

在她看起来,或许某人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吧。

到底谁最可怜呢?

夏千金眉宇淡静,唇莫名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,又颇为古怪的弧度,林小倩指尖一抖,怒气横生。

但没待她说什么,夏千金对她微微躬身,笑容已极为公式化。

“小姐,无事的话我就先走了。”说罢,她转身而去,也不在停留,仿佛根本不想跟林小倩在这里耍嘴皮子。

这个模样,那个眼神……很扎眼。

资料在林小倩手中捏成了团,胸口微微起伏着,走到窗口,她还能依稀看到那个正走出别墅背影。

夏家,那她的恨的夏家人。

嘴角泛起冷意,她掏出了电话……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