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5章 窒息的绝望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5章 窒息的绝望

——

清晨,夏千金如常上班,很早就起来了,到了林家吩咐好女佣们准备早餐,再就是每一天的打扫工作,这才敲门喊林小倩起床,管家模样倒做得入目三分。

林小倩斯文用食,夏千金站在一旁候着,她微微一顿,透过落地玻璃看向外面,忽然有了笑意。

“听说两位夏小姐失踪了。”她说得平淡,就好似得知了一个消息,可夏千金却听得心兀地下沉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报纸根本就没登过这些消息,到处也没传这个,林小倩如此说,不得不让夏千金怀疑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事。

可明明答应她了,她这样是要如何?

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眉宇微沉,夏千金脸色冷了下来,看着若无其事的女子,她再也做不到笑脸迎人。

她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她们,恐怕凶多吉少。

“为什么呢?好玩呗,呵呵。”林小倩娇媚一笑,偏头看了看她,顿了顿,忽然拍案而起,眸底染上深沉的恨意。

“夏千金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们,你们都不该存在才对,我也不想再玩了。”一直计划着让她们夏家所有人痛苦,以前不过是一场游戏,原本还想多玩玩,但她现在不想了。

一想起那个男人会现出绝望的脸,她就觉得心头大块。

林小倩面部扭曲了一下,扫过夏千金铁青的脸,她转尔又笑了。

“我说的不对,应该是阿累希望你们都快点死掉才对。”淡笑坐下,她似乎又恢复如初了。

夏千金却心骤跳,几乎是下意识的否定,“他不会。”

“是么?”嘬了口牛奶,林小倩笑意愈浓,没有反驳,却是很快转身到一处拿出了一只录音笔。

夏千金定定看着,那种预感越加强烈,林小倩的手指却已轻轻的按下了按钮,传入耳的是熟悉的声音。

其他的话,她已听不见,只是最后那两句,心似被重锤敲击,生生发疼。

她问,那她若消失了,你不会心疼吧。

他说,那我得感谢你了。

感谢,感谢……

他是希望她消失么?是吧,他好像是这样的。

“不会,不会是他。”下意识的退后两步,她本能的去反驳,尽管有许多办法可以伪造,但夏千金那颗心却莫名忍不住抽痛。

“呵,你们夏家跟他有那么大的恩怨,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们,那就太可笑了。”林小倩讽刺一笑,眼神似怜悯似同情,可话却无懈可击。

甚至夏千金不愿意相信好像都没办法,尤其回忆着那一幕,他的恨几乎要焚烧掉她,她掐着她脖子,想至她于死地。

眼,毫无怜惜。

他说她们都该死,该死……

“他希望你们都死,我也很无奈,好好的享受吧。”林小倩摊手,眼神怜悯,夏千金心一紧,还没来及反应,脑后已遭人重击。

娇躯翩然倒下,她眼底还有心痛复杂,他的恨和她交错着,似乎一瞬间她便被侵蚀了。

一处了无人烟的荒野,四周寂静的可怕,地下深处,一副棺材中,躺着一名女子。

好久,那女子得睫毛才动了动,似要苏醒,伸手,她本能的要去触摸自己疼痛脑后。

可刚抬手,却是砰的一声好像砰到了什么,她整个人一惊,豁然睁眼,看看四周,整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。

这,这分明是要活埋,好狠的心。

“哟,醒了。”林小倩的声音传来,语含笑意。

夏千金骤的收眸,也意识到了那个人一定在这里安装了通话设备,恐怕是要看着她一点点死去。

“林小倩。”咬牙切齿,夏千金本能的伸手拍打棺材,明知无法开,却依旧想试试。

“哎,我想阿累若是知晓,他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林小倩笑音再起,夏千金拍打的手猛然顿住,生生的发着颤。

心如刀割般在裂开,他的恨意刹那好像又卷席了脑海,恍惚间,她似乎能想起这么个情景。

她的死讯,他的笑容。

“阿累。”轻轻阖眸,她心情复杂,也通入心扉,他想她死,他想她死,这句话,不断的徘徊,挥之不去。

夏千金家中,佑佑今日请了假,仅因自己妈咪一夜未归,说来这么大哥人一夜不归是小事,但按夏千金的性格连电话也不打一个,就很有猫腻了。

且他打电话去现在的林家询问,也没见人,尤其林小倩也不见了,明眼人都能看出一点味道。

电脑旁,佑佑等待着,那边终是发了一个消息过来,白润一的,还是一样的结果,没找到人,林小倩的踪迹也不明。

他们更是去她家查过,没什么痕迹残留,其它的白润一就不能帮了。

佑佑说了声谢,也没去为难,他现在毕竟不是龙组的人,应该说还没进入龙组的资格,说来也不过是龙组看中的一个孩子,觉得他发展潜力大。

而夏门被林小倩接管,又有北唐累那层不清不楚的关系存在,龙组便没必要去招惹一个难以定义的人。

尤其,没证据。

眸色微冷,佑佑沉默了片刻,与夏咪说了一句,转身出门了。

北唐集团,前些日子已以迅雷的速度与MA合并,现任少爷便是北唐累,在A市商界无疑的第一龙头。

且那个少爷还有许多未知势力,所以大都极为忌惮。

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大厦,佑佑没有直接进去,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,北唐累的电话不用留,他也可以查到。

总裁办公室,北唐累正看资料,电话响起,看了一眼来电,狐疑的一下,便接了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他开门见山的问,显然也查过佑佑的号码,一眼便认出,只是倒挺奇了,他们聊天不多,见面也不多,但佑佑无事是绝不会打电话来,他可以肯定。

无疑,肯定有事。

“我妈咪不见了。”佑佑也不磨叽,直接说道,精致的小脸同时沉了几分,若不是这个爹地,对于林小倩恐怕还好办些。

“什么?不见了?”北唐累诧异,拧了拧眉,顿了一下,才道:“我也不知道她会在哪,我们只是合作关系。”

他和林小倩确实只是合作关系,或许掺杂了一点其它,但她从来不会告诉与他无关的计划。

“打扰了。”佑佑没说什么,挂了电话,也准备上去,但心中那不安却愈发的强烈。

他想恐怕找到时,或许妈咪已经……

眸光闪过阴鸷,佑佑第一次想杀人,若是妈咪有事,他绝不会放过那个女人,不管她与北唐累到底什么关系。

小身影带着一只牧羊犬没入人群,很快消失在了这里。

北唐集团总裁办公室。

北唐累沉默的看着窗外,手在桌上轻轻敲打,林小倩会做什么,他一猜便知道。

可要帮么?有那么一点迟疑,但却又有那么一点着急。

很复杂的矛盾感觉,连他自己都说不清。

许是象秦清所说,他再怎么放任人格,他的心和记忆都将渐渐混沌,极大可能陷入真正的疯狂。

现在北唐累恍惚间有那么一点感觉得征兆,抚上胸口,那里真的有些混沌了,连着脑子。

“哎。”轻轻叹出一口气,北唐累还是掏出了手机,给黑森打了个电话,“黑森,去给我查林小倩现在在哪。”

他不一定能查到,但尽力吧,某个念头这么让他做的。

三天时间,佑佑在找,北唐累在找,夏千金以前的兄弟姐妹也发动寻找着,可依然无踪,林小倩和夏千金都没人看到过半点踪迹。

而此时,远处地下棺材中,夏千金整个人已经无力,脸色惨白得吓人,嫣红的唇已经干裂。

“阿累……”轻声呢喃,一滴泪痕滑过鬓角,溅起水花无声。

那讥饿,绝望,痛苦,悲伤,一点点的在侵蚀着她,这是一种最残忍的死法。

她体会到了。

“啧啧,真可怜。”林小倩貌似怜悯的声音传来,她也无力去回,脑子昏昏沉沉,肚子饿得人发慌,心也堵得难受,却只能绝望的等待着自己死亡。

是无奈。

“怎么样?”北唐集团,北唐累接过电话问,那便黑森摇头,还是那句话,没查到。

也是,人海茫茫,若在一个地方不出来,走时又没痕迹,哪里去找?

太难了。

北唐累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,还是放了下来,这几天似乎也没心情去工作了,莫名的那股心慌越来越重。

只是不明白为什么,明明没心。

是那个人格的原因么?

眸色略显茫然,踌躇了良久,北唐累拿起了电话,拨打了秦清的号码。

“老妖婆,你在哪里?”

“累?你是要准备治疗了?”那边一猜便重,却有点惊讶。

“嗯。”治疗吧,他也没法,神经病院,谁也不会想去呆。

“哎,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,不能来你哪里,我寄些药给你吧,按时服用,效果也一样。”

“好。”北唐累挂了电话,他的状况秦清最了解,什么检查都已经做过,这样也不会如何,最多可能时间久一点。

又过了两天,夏千金、林小倩的踪迹依旧不明,北唐累都通过警局报了失踪人口了,一样没半点消息,似乎某人凭空消失在了世界似的。

但这绝不可能。

“阿累。”不知是第几次喊着个熟悉的名字,夏千金已分不清了,浓烈的死亡感觉笼罩了她,她甚至能感觉自己很快很快就会先陷入昏迷。

想抬手,却是无力。

没有阳光,没有风,有的只剩黑暗,只剩黑暗。

上面,林小倩坐在一张椅子上,后面有个野外帐篷,还有两名男人坐在地上聊天,她悠闲的看着一处平地,笑意越来越浓。

看看时间,她似乎觉得夏千金差不多该死了,再看了一眼那平平的地面,招手让那两男人处理一下痕迹,便率先离开了。

林家。

林小倩回到了家,警察第一时间前来询问,她找了个理由,在他们没证据的情况下,此事也只能暂时不了了之,就连抓人都不敢,这便是有权,她也第一次体会到这般的滋味。

“她在哪里?”夕阳西下,正喝着茶,一道冷音飘来,如冰雪纷飞。

林小倩一挑眉,北唐累已走到了她的身旁,紫眸深刻的盯着她,一丝肃杀在酝酿。

“她的去向,我怎么会知道,你问错人了吧。”林小倩淡笑,指尖滑过杯子,慢捻的来回磨蹭,谎话说得那是半点气不喘。

可谁信?

北唐累眸色愈沉了几分,恍惚间有种若不交代,便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意味,连林小倩指尖也不禁顿下,笑容敛了下来。

抬眸看他,林小倩起身与他对视。

“阿累,你不是不在乎她么?干嘛这么着急?难道……”她话没说完,凝视着北唐累的眼神却极为深刻。

北唐累一愣,随即脸色更冷,只是他也不明白,为什么。

与林小倩互看了好几分钟,他终是什么也没再问,转身,留下了一句话,“警察局那边我会处理。”

林小倩一笑,意料之中。

或许他不爱她,但她陪伴他那么多年,看似合作,却又一份相伴之情存在。

俗话说的好,她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。

曾几何时的夜晚,他痛苦时,是她安慰的。

曾几何时的季节,他的一路,是她一直陪着的。

曾几何时,好多好多。

单这些,她便料定,他一定会退却,或许应该说相比下,他不会选择站在那一边,至少现在。

北唐累,实在是太过矛盾的一个人,她深了。

而现在,那个林小倩所呆过的地方,谁也不知一个人再挖掘着,直到夜色降临,终是看到了棺材。

翻开盖子,一袭月光洒落在脸色惨白的夏千金身上,或许也是因这光,她眼皮动了动,下意识的半开睁眼想去看看。

“你……”她面前站着一个人影,只是她眼太过朦胧,也无力去看清,可似乎好像……

“我来自……”那人好像笑了笑,可后面的话夏千金已听不清楚,也无力去思考,沉重的脑袋,让她晕厥了过去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