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6章 梦中的脸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6章 梦中的脸

——

梦中,四周一片黑暗,朦胧中那有一个女人。

依稀记得那张脸,很熟悉,很熟悉,那是……

她说,来自……

柔软的席梦思**夏千金眉头拧了拧,脑海里的场面似乎一瞬间又被打落成了碎片,无力的身,这时却让她感觉多了力感,尽管有些酸疼。

下意识的想伸手抚额,却是引来了手上一阵刺疼,她一怔,豁然睁眸看去,手上被插这细阵,上面是点滴瓶。

“你醒了?”一道声音飘来,夏千金又是一怔,急忙看去,安陌枫正拿着杯红酒,慢捻的抿着,看样子坐这里也很久了。

“安陌枫。”她音色微怪,这应该是她想不到的男人,毕竟TBS那样他也不管,现在很明显他却救了她,真是奇迹。

“看来恢复的很快。”安陌枫笑笑,放下杯子,伸指弹了弹点滴瓶,随即看向夏千金,伸手似乎想要检查一下。

夏千金眉头一拧,条件反射性的退后了一步,安陌枫手僵在半空,摇头失笑了。

“这么谨慎干什么,未必还怕我害你不成?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。”他无奈摊手,极是无辜的样子,冷漠中带着一丝玩笑味道。

夏千金抿唇不言,看了一眼四周,第一时间想起了儿子,也不知道佑佑怎么样了,她想他一定十分担心。

拧了拧眉,她一把扯掉了针头,起身就想回去,安陌枫一笑,却是心了了,忙道:“别担心,他在这里。”

“在这里?”夏千金微诧,安陌枫点头,也不多说,立即喊来了黑吉,很快一道熟悉的小身影捧着鸡汤跑了进来,后面是夏咪,还有奇克先生。

似乎是都算好了她今日会苏醒似的,所以才煲汤。

夏千金鼻尖微酸,一把上前抱住了儿子和夏咪,“佑佑,小咪。”

声音发哽,她第一次觉得好想念,好想念儿子,还有这个不爱说话的养女,能再见到真好。

“妈咪,你没事了就好。”佑佑眸光闪动,有一丝激动,但却很快平复下来。

“没事,我没事,走,我们……”夏千金想说回家,可说到最后,她竟发觉家似乎很危险。

“妈咪,你放心……”佑佑一笑,想说什么,未完,安陌枫却笑了起来。

“佑佑说的对,千金,你就放心住这里,绝对安全。”他说得大方,夏千金听得古怪,佑佑眸光轻收,瞥了一眼安陌枫,安陌枫淡笑,似无所觉。

佑佑心冷笑,却没去反驳,但对这男人也同样有了一丝芥蒂。
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们?”安陌枫着实奇奇怪怪的,在经历那么些事后,夏千金不得不谨慎,还有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。

安陌枫连自己的TBS存亡都不管,她不信他会毫无理由的帮她。

“我说过,我绝不会是你生命中的过客。”安陌枫笑笑道,几乎说了等于没说。

夏千金冷笑,既然他不准备说清楚,那他也不必呆这里,转身拉起儿子她就欲离开。

安陌枫眼皮一跳,似乎有些无奈,摇头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么?想想你在彻底失去意识时看到过什么吧。”

失去意识时看到过什么?夏千金脚步骤停,回身扫过安陌枫的面容,她脑海中依稀记得有一个女人,后面好像还有一些人,只是好像,但太模糊,看不清。

但听安陌枫这么一说,似乎后面的人跟他象足了九成九。

而那女人……

夏千金眉头渐渐深蹙,眸中不可思议之色愈浓,更有一种不明的疑惑绕在心中。

安陌枫摇头一笑,走到了窗口,在月色下渲染下多了一份细微的寂寞,他良久,才轻道:“她从没说过她是谁,来自哪里,当时遇到她的时候她伤的很重,几乎在垂死的边缘,我救了她。”

深深的记得那天,有这么一个女人,昏迷在他的别墅。

奇怪的女人,苏醒也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天空整整一个月,除了吃饭,没有动过半分。

然后,离开,没有只字半语,自始自终都没说过话,他当时还以为她是哑巴。

直到他追去,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,竟是,滚,否则别怪不客气。

“她是一个很冷漠的人,跟你看起来差距有点大,我开始以为你们是孪生姐妹,但后来我发现这似乎不太靠谱。”安陌枫说着,眸色有了一丝古怪。

“更奇怪的是,她对你每一分都了解,好像连你事先会去哪都知晓,就似本人。”而她不准他插手她的事,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要杀他。

“所以,我有了一个猜测,一个难以想象的猜测。”骤地转身,安陌枫眼光明亮,直直的盯在了夏千金的脸上。

夏千金眸光一凝,那个相貌极为象她的女人,最后声音好像刹那间有了清晰感。

她说,她来自……

“她应该来自……未来。”她的想法,和安陌枫几乎同时而起,她心却已震撼到不行。

按这么个说法,那个女人不就是未来的她么?穿越时空?回到过去?

这,这也太玄幻了吧?

佑佑素来沉静的脸色也有了变化,眸光多了古怪感,就连冷淡的夏咪眼中都有了波动。

为这个答案震惊好了片刻,夏千金看进安陌枫悲伤却炙热的眼底,那种情似乎昭然若揭着,她也清楚了一个答案,他应该是喜欢那个她吧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安陌枫才会缠着她,且又先前不帮忙,现在才来帮,无非就是做着雪中送炭这种能让人感谢的事,毕竟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,让她先绝望,再到希望,果然好筹谋。

但即便知晓他是故意,说实在,她免不得还是有那么一丝感谢,毕竟那是性命之恩。

“我,我不是她。”声音微怪,说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信与否,但却又想否定,跟某人划清界限,而那个她真的太匪夷所思了。

“算了,不提这个了,我有一份礼物给你。”摇头一笑,安陌枫似乎也没打算纠结在这上面,说着,使了个眼神给黑吉。

夏千金眸光古怪,不太明白,但等了片刻,黑吉便回来了,隐隐可见他身后的人。

竟是……

她震惊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