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7章 安陌枫的礼物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7章 安陌枫的礼物

——

走来的是熟悉的身影,赫然是夏珍珠。

可她不是消失了么?

夏千金眸光闪烁,她以为她死了,现在看来,不用想,恐怕又是被安陌枫给救了。

“你……”夏珍珠也同样惊讶,“是你救了我?”

她记得林小倩派人杀她,后来苏醒就在一个房间中,她想出去却不能,算是一种软禁。

唯一接触的人就是带她来的黑吉。

可她从来不知晓到底谁救的她。

佑佑眸光微沉,他来时就探查过,竟都没发觉夏珍珠的存在,这别墅看来还真有点不简单。

他微微扫过四周,夏千金看着死而复来的夏珍珠,哽了哽,摇头失笑了。

她都自顾不暇,怎能救人?

“不是我。”看了一眼安陌枫,夏千金意思很明显,夏珍珠拧了拧眉,安陌枫她也认识,只是第一时间就没想过这个对公司不闻不问的男人会帮她。

眸中掠过古怪,夏珍珠沉吟了半晌,踌躇着还是走上了前。

“谢谢。”声音不大,也有丝古怪,但语气却是真诚的。

短短时间发生这么多事,夏珍珠心性确实也变了许多,无论如何,她知道自己至少该道一声谢。

“夏小姐见外了。”安陌枫礼貌一笑,看了看两女识趣的续笑道:“我就不打扰两位女士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说着,他首先走了出去,佑佑和夏咪也极为识趣,带着奇克先生,为妈咪关上了房门。

门口,一大一小脚步停顿,目光交接,佑佑扬唇一笑,“安先生,你可真会帮忙。”

安陌枫一笑,佑佑话罢却径直先行了,望过去,安陌枫眸中多了一丝惋惜,若佑佑是他儿子或许会更好吧。

房间内,夏千金和夏珍珠坐了下来,良久没人说话,夏千金心中也极为感慨,人都说世事多变幻,果然是没错的。

原本好好的夏家,一朝,便无了权无了势,更是满目疮痍。

“大姐死了,我看着她死的,我却没办法,而爸爸……”夏珍珠音色凝咽,泪珠终于滑落而下,也是夏千金第一次看到这位姐姐哭泣。

其实也早就有所料,只见到夏珍珠,没见到夏宝玉,恐怕无疑已经死了。

她心中或许有点惋惜,有点小疼痛,但在感情,说实在跟她们没多大交集。

“好好过吧,活着的人路总要走下去,她也会希望你好。”夏千金叹息,还是安慰道。

“千金,以前……”夏千金眸光闪烁,回忆以前她真觉得自己很傻,拼命排挤自己人,到头来帮她的却是最讨厌的,有些讽刺,但也让她懂得许多。

“以前的事还提它干嘛,都过去了。”夏千金不在意的笑笑,对于以前她早不计较了,否则早就被仇恨淹没,或许或多或少有些不满,但现在还能去计较什么?

夏家已经完了,夏家已经惨目忍睹了。

她甚至可以想象监牢的夏老爷子听到林小倩说自己女儿全死了,会有什么样的心情,一定很绝望,一定很痛苦,那个老人,一定会宁愿自己死掉吧。

而林小倩也一定会这么做,她是那么的恨她们,那么扭曲,无可避免的事。

看夏珍珠的样子,也没去看过夏老爷子,或许应该说不能。

“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沉吟了片刻,夏千金询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夏珍珠摇头,她一无工作经验,二无太大自理能力,从小到大可以说都生活在温室中,能干什么?以后路她真的有些茫然。

夏千金一叹,“你先呆这里吧,我也会暂时住在这里。”

“谢谢。”夏珍珠凄凉一笑,这却是唯一的办法,这期间她也得学习很多东西了。

他们在安陌枫家住了下来,没有办法的办法,毕竟谁都清楚,林小倩发现她们必定会派人追杀,告她也是无奈的,主要没证据,空口白话,谁信?

但夏千金已经有了考量,她绝不会永远这么藏着。

吃过晚餐,夏千金直接找上了安陌枫,她没有多余的话,直接道:“帮我找个经纪人。”

“哦?你想当明星?”安陌枫诧异,随即多了丝玩味,似乎能看到她的心底。

“不行么?”夏千金淡淡反问,也没去说其它。

“行,你想如何都行,我会是帮你那个人。”安陌枫一笑,撑起下颚看她,明明在笑的脸,看上去却让夏千金感觉发秫。

这好像象出了狼窝,又进了虎穴吧。

安陌枫动作很快,第二天便带了一个中年男人,瘦瘦高高的,西装革领,满面红光,看起来气色很好的样子。

“夏小姐,你好,我叫徐泽。”他伸出手,极为有礼貌。

“著名经纪人徐泽。”夏千金回握,没多少诧异,安陌枫找的人若差,那么就没好的了。

“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徐泽微笑。

“彼此彼此。”夏千金淡笑,随后看了徐泽给她安排的训练程序表,毕竟她没当明星,还是需要一些包装,还有想想走哪条路,上面都有清晰的划分。

歌手,她的嗓音不算最好,也没练过,现在学的话时间太久。

拍电视剧,也太久,唯一剩下的就广告,时间要短得多,主要看K机多少,不N机的话,接后拍的也很快。

目标定了下来,徐泽就主要负责训练她拍广告的一些事情了。

形象,演技,都得练。

过后的日子,佑佑没有再去上学,大多时间都呆在别墅,她们一家就仿佛一瞬间便从A市消失了,了无踪迹。

听说,林小倩的嫌疑,被北唐累一句话摆平了。

而北唐集团没以前隐秘,却是日日高升,商场谁都不敢撄其锋芒,可谓霸主商界。

夏千金听了一笑了之,每天努力着徐泽为她制定好的训练,少有它空。

不为其它,仅为两原因。

一,她不会永远让家人生活在黑暗。

二,她绝望的痛,她不甘心。

或许北唐累没有直接对做什么,但那话,那冷漠,那无情,却比林小倩带给她的伤害更大,即便她表面没有什么,也没哭过。

可心,只要一想到,就疼得难受,一想到,她就想愤怒的大吼,疯狂的让他把那种绝望还回来。

从来没有这么恨过……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