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8章 出乎意料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8章 出乎意料

——

别墅。

柔软的**,乔治双眸紧紧的闭合着,老迈的脸苍白得如即将要逝去,吴伯紧握着他的手,老泪纵横,声声呼唤,却毫无回应。

医生检查了又检查,忙乎了又忙乎,额头已涔出丝丝汗珠,但老人还没半点起色,连一丝清醒的迹象都没有。

北唐累、安陌枫、罗斯一瞬不瞬紧紧盯着,脸色都说不出的难看,气氛极为沉重。

乔治原本好好的,他们三人竟无一人知晓原来早已是强弩之末,硬撑着而已。

等到现在,吴伯才跟他们说,赶来,却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。

这是他们乔治的安排,吴伯说他不想看到生离死别的样子,他想静静的去,是静静的去了,从没见过父亲这般孱弱的样子,他们这个多年养育他们的父亲,或许真正无力回天了吧。

“你们弄了那么久,到底情况如何?”安陌枫沉声问,音色寒如隆冬。

“救不救得了?”罗斯也沉道,看脸色几乎是想把医生给崩了。

医生汗如雨下,手抖了抖,也不得不赶紧回,“我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咬牙说着,他看了三人一眼,额头汗流得愈多,不过他也没办法,实在是这癌症爆发得太快了,即便他是此地最出名的医生,也无能为力。

可这三名男人,他哪一个都惹不起啊。

“滚。”北唐累眉宇沉着,声音不大,却让医生差点吓趴在地,随即连忙点头,不敢说半句,急急带着人奔出了别墅。

吴伯老眼已哭红,三男对视一眼,沉默不语,或许秦清在能有一线生机,但她似乎很忙,也太遥远,赶来也无用了。

“我会送父亲回故乡。”罗斯起身,为乔治理了理被褥,即便是他唯利是图,也就这么一个亲人,那颗心不得不痛。

“我也去。”安陌枫沉道,看一眼几乎快要了无声息的老人,双手都在微微发颤,亲人,从那时起他也就那个一个。

这突然的事,都打他们措手不及,却不得不镇定下来,记得这是父亲的教导。

北唐累垂眸,没有说话,但送父亲回故乡,这里无人不会去,那是必定的。

而某些事,此刻,他也真没了计较,想想那个慈祥又严肃的老人,对他,其实真的很好。

一天,在床边,三人都没人再说话,除了沉默,还是沉默,唯有吴伯的哭泣在回荡,到渐渐减弱。

安陌枫别墅,夜晚他回到了这里,跟夏千金说了一声,便简单收拾东西又离开了,没有太多语言,整个在夏千金眼中就似变了一个人。

“看他的脸色,应该是出事了。”佑佑站在窗口淡说,远远的还能看到车子离去的影子。

夏千金点头,很是同意,就是不知有什么事能让那个男人阴沉的吓人。

夜已深,人未眠。

北唐累、安陌枫、罗斯,还有吴伯和一行人踏上了专属飞机,在上飞机没多久,乔治真正断下了那口气,自始自终都没有睁开过眼,如他所说,静静的去了。

到了美国,他们为父亲举行了葬礼,邀请人是长老会所请,有许多他们不认识。

黑白的照片放在长桌上,乔治有着慈祥威严并重的笑容,依稀还能让人想起他的威望。

“节哀。”

许多人几乎都是这么两个字,北唐累、安陌枫、罗斯分别跪着,垂眸不言,而回忆已是他们的唯一。

葬礼下来,人去厅空,连长老会的人也离去了,剩下的只是他们,还有吴伯,为父亲守灵。

“北唐累听说也走了,跟他几乎是同一时间。”遥远的城市,佑佑看着一条消息,对妈咪说,倒是有点奇,毕竟一起走,真是很可疑。

未必,真如以前所想,这两人或许是一伙的?

夏千金也有点思量,那两人恐怕还真说不清,两母子对视一眼,耸耸肩,也不去管了,反正跟她们现在也没一毛钱关系。

七日守灵,北唐累三人一直没走出过灵堂,知道七日完毕,也没多停滞,仅休息了一会儿,便开始为父亲下葬。

又来许多人,似乎大家都沉浸在悲伤中,吴伯整个人都老了一层,若不是一些事在支撑着他,恐怕便会想去陪这个原是老爷的老朋友了。

葬礼过去,分道扬镳,他们休息了一晚,就被长老回的人聚集到了一起。

人死了,活着的人还继续,国不可一日无君,黑手党一样,不能群龙无首,晚一天,便有晚一天的麻烦,他们都知道。

长桌上,三人没人开口,因为没必要,一长老微微一叹,轻道:“你们的成长,我们长老会都有目共睹,能力我们不用考核了。”

“教父有留下的遗嘱,组织由谁接任我们也相信教父眼光。”他说道,其他人点头,似乎早已商量过,吴伯眸色潸然,颤巍巍的拿出了遗嘱,这是乔治生前早就交给他的东西。

长老会一老接过,分别给其他长老看了看,最后又落在了适才说话的老人手中,只是他们眸光多了一丝古怪。

看了三人好半晌,那老人才呵呵一笑,起身到了罗斯面前,罗斯一怔,老人笑着伸出了手,“小罗,恭喜你了。”

没错,乔治遗嘱上写的黑手党继承人是罗斯,而他的自己的其他资产则分别给北唐累和安陌枫,五五而分。

“还有大家多多提点才是。”罗斯连忙回握,却自己也古怪了,或许这里所有人都想不到吧。

随后其他长老纷纷起身祝贺,让他好好干,别辜负前教父的重任。

北唐累和安陌枫自始自终都没说话,沉默着等他们说完,便回到了那栋和父亲住过的别墅。

“真不想,我一直以为爸爸会把组织交给你。”北唐累坐在窗边,看着外面,罗斯不请自来的拿了瓶红酒倒上。

“爸爸如何想,我没权去说,但我相信他的出发点一定是好的。”北唐累淡道,对于他本无心,只是有点想念那个老人。

“他去了或许是好的,不用再去痛苦什么。”罗斯一叹,跟随在乔治身边最多的他,他清楚的看得出他有许多心事,尤其时常见得那个老人独自一人望着天发呆,似乎在回忆什么,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回忆罢了。

但必定不是开心的,甚至或许是伤感。

“阿累,你以后如何打算?”罗斯问道。

“是哪的便回哪,希望我们也不要再见了。”

“我们怎么说也这么多年的兄弟,时间过的真快,爸爸去了,我才发现以前好多想法都错了。”罗斯摇头失笑,记忆中他愤过,总是觉得父亲对北唐累和安陌枫要好的多,尤其是北唐累,甚至以为父亲的组织一定会交到北唐累手中,或者是安陌枫。

所以他恨他们,恨他们分了父亲的爱,也恨他们连权利也要夺走,一次次的想他们都死。

他承认自己爱权,也喜权,可他最想的还是接管父亲组织,那是一种承认,一种认可,他希望得到那个老人的认可,仅此而已。

现在想来,罗斯竟觉得分外可笑,一个误会,能纠缠人一生,现在才明白,是他误解了那个老人,父亲是爱他的,也是认可他能力的,可晚了,他甚至不能对父亲说一声我错了。

错事,他好像做得太多了。

罗斯看着这片天地,这栋别墅,此时从没有过的那么想念父亲,北唐累淡淡看他,抿唇不言,两人看着同一片天,至少此刻心却一样了。

父亲。

他们多希望他回来。

罗斯想跟他说我错了。

北唐累却想跟他说我不计较了。

是,是不计较了,曾经有过那么一计较,计较父亲的欺骗,计较父亲的隐瞒,而现在,什么都消散了,人去恩怨了,或许便是如此。

安静的过了三天,长老会把遗产一一划分到了北唐累和安陌枫名义下,罗斯成功继位黑手党教父之位,吴伯走了,不知去向。

和乔治住过的这栋别墅,保留了下来,没有人住的保留了下来,而北唐累和安陌枫则住到酒店,没有在一起。

北唐累不知道其他人在干什么,只是走遍美国的街道,还有和父亲走过的地方,去看了看,怀着思念看了看。

直到一周后,他才吩咐黑森买了机票,所有心绪也在同一时间掩埋了起来,他想他们都会好好的活着。

“黑森,走吧。”转身,北唐累轻垂下了眸,黑森拿起行李箱点头,心中极不是滋味,他没过这种感觉,但他知道一定很痛。

出了门,北唐累径直做车欲去机场,可手机骤响,打开时一条信息:黑手党易主。

而这条信息,似乎也只是他作为前任教父养子的身份才会通知他一下。

北唐累脸色微沉,黑森疑惑,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“出事了。”深深吸气,北唐累踌躇了一下,终究还是挥手让黑森直接转向去组织基地。

他是可以不去,现在黑手党也与他无关。

可若是那个人,他终是耐不住。

但他希望不是……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