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19章 情况突变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9章 情况突变

——

黑手党基地,会议室。

依然那个长桌,前不久他们还坐在这里,宣告着父亲的遗嘱。

“安陌枫。”北唐累看过去,不想,却还有应了他的猜测,果然是他。

“罗斯人在哪里?”沉声问,北唐累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一长老看了另一长老一眼,道:“他失踪了。”

“失踪?”北唐累真不知自己该笑,还是该讽刺,罗斯会刚接手黑手党就失踪?罗斯会无缘无故失踪?简直是荒谬,荒天下之大稽。

恐怕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吧,这么多年即便不和,但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,就为了那么一点权力,安陌枫也做得出来。

安陌枫一脸微笑,对北唐累的眼神不置是否,看了看其他长老,好似都默认着什么。

“长老会已经通过,一致认定我为新任教父,不知阿累有意见么?”安陌枫笑问,眉宇沉静,端着一杯香茶慢悠悠的喝着,样子倒是惬意。

“我还能有什么意见?”北唐累扬唇,冷扫其他长老,明明有猫腻,却置若罔闻,明显安陌枫什么都安排好了,这些人怕也是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才会如此。

两人沉静对视,老长会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极为识趣的离开了,黑森也退了下去。

简洁的会议室,灯火通明,光线印着两人的脸,一笑,一冷。

良久,北唐累声音沉了沉,终是先开了口,“你知不知道,你会让父亲死不瞑目。”

“我们都知道,父亲传位给罗斯,是我们两自相残杀,因为他知道,我们不能共存于世。”安陌枫笑道,一些事爱耍小聪明的罗斯或许不知道,但他们清楚得很,父亲所传,绝非仅是认可罗斯的能力。

“我早就没有杀你的打算了。”是从那时,北唐累便不再有那个打算,尤其在父亲去世后,走过属于他们的回忆之地,他想了很多,也放下了很多。

他真的只想这样,只是大家就这样,安安稳稳的过,他也累了。

而父亲不传给安陌枫的原因,必定是怕他与他为敌,至于他自己,尽管不明白,但他相信,相信那个老人一定有自己的原因,一定是为他好,这么多年他也一直怎么做的。

“我说了,我们不能共存于世。”安陌枫手一顿,茶杯骤然拍到桌上,眸中迸出一丝阴沉,似乎烈火也焚烧不尽。

北唐累指尖微抖,深深的看着这个一起走过的兄弟,顿了好久,他才沉沉问出了三个字,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,为什么,是这么几个字。

早时就想问,却怕问,现在却又不得不问。

安陌枫就是这么逼他的。

“你终于问出来了……我的好哥哥。”安陌枫唇上扬,起身站到他面前,相差无几的高度,不一样脸,但都无法否定的兄弟。

只是他们这对兄弟……

北唐累沉沉的吐出一口气,凝眸眸光复杂,即便早知道,可亲口听他说又是不同的。

“轩,你不应该是这样的,我记得那个孩子很善良,我记得那个是我最好的兄弟。”他记得,无时无刻不记得,他的兄弟,不应该这样。

“善良,也孱弱,兄弟,不过在背后看着兄弟光辉,而自怜。”安陌枫冷笑,这是属于他多年的悲哀。

“你,你就因为这个恨我?”北唐累眸色愈加复杂,甚至有些不能明白,不能明白这样的扭曲。

“对,就这样,我恨你。”安陌枫眼光微沉,冷道:“我恨你总是一副天塌下来我顶着的模样,而我只能在身后孱弱微笑,我恨你总是站在我面前,而我还是只能在身后微笑,我恨你,很多,很多。”

“这世界,我们不应该是兄弟,更不应该共存。”

他们不该生活在一个世界,一个年代,更不应该做兄弟。

他记得小时候这个身影总是站在他前面,开始没什么,但越来越发现,这个身影很碍眼,他想拨开,他想超越。

他恨,他自己,更恨那样的哥哥,即便受伤也能拥有灼人的光环的哥哥,很讨厌。

幸好,幸好有了一个重生的机会,他不要做影子,也再也不是。

“轩,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想法,我以为我保护你是应该的。”北唐累一直这么坚持一个信念,从小就知道要保护弟弟,因为弟弟身体不好,他不觉得有错,或许唯一错的便是没有了解弟弟想法。

“对,你总是把保护我做为自己的天职,可笑的女人说的天职。”安陌枫面容骤变,看着北唐累略微有了些狰狞,他讨厌,就是讨厌,讨厌那个女人,也讨厌北唐累,每一言,每一行,都好像他是弱者,他讨厌做弱者,也绝不会重蹈覆辙,绝不会。

安陌枫扭曲的看着他,眸中的恨意在升腾,充斥着极大的极端,北唐累眸光闪烁,想说什么,却已无话。

再相见是仇人,他能说什么?

看着弟弟,他甚至能感觉到那种自己以前有过的恨意,比之,弟弟的恨还要扭曲,还要浓烈,清晰的能感觉到,无法磨灭。

象弟弟说的,他们不能共存。

尽管他不想,却无奈阻止。

“轩……”喊出这么一个字,北唐累喉间都哽咽的发苦,伸手想摸摸那个久违的兄弟,却又无法行动,最终只能化为一声叹息。

“你可以离开了,但我们不会完,有你,便没我。”深吸气,安陌枫漠然转身,不再去看北唐累,语气却决绝得不容置喙。

就似他所说,有他,便没他。

走出这里,北唐累也没再说话,安陌枫也同样,就似必定的结局,注定无法平和。

一天后,北唐累离开了美国,返回了A市。

安陌枫刚接任教父之位,逗留的时间要长一些,六个月后,他才离开了。

听着黑森的回报,北唐累就清楚,他一定会来,一定会。

“少爷。”黑森目露担忧,一些事作为最贴身的属下,他也是清楚的。

“下去吧。”北唐累静看行人,从美国回来到现在,他时常这样看着,看着下面的行人,能得到平静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