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1章 代言人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21章 代言人

——

北唐集团,总裁办公室。

北唐累如那半年,在心乱的时总是会看着下面得行人,静静的看着,或让心宁静,或思考问题。

门被推开,一中年男人走了过进去。

“少爷,我们北唐集团有一个新出品的一款首饰,需要一名代言人,这是各地选出来的人选,请您过目。”中年男人恭谨说着,把资料放到了桌上。

北唐累回过身,面无表情的翻开,一页页全是女明星,连国外的都有,在看到最后一页,他目光却微微的闪了闪,停顿了下来。

中年男人见此,忙道:“唇纱小姐的广告刚播出,一天之内效果已很好,且是本地之人,资费也会相对底一些。”

高资费和低资费,他都标出,当然最终做抉择的是北唐累。

“少爷可以先看看。”在电脑上敲击了数下,一个清晰的广告播放了出来。

拍的一款唇膏,上面的女人很妩媚,穿着夏日的清凉装,灿烂的笑,妩媚的撅嘴,最后她闭上眼,唇膏触唇,似在想念什么滋味。

“这是她的一些资料。”中年男人拿出一份东西再次放了过去。

北唐累转眸落在资料上,上面有她的学历等等,可笑的都虚假消息,但似乎有一点是真的。

她,住在安陌枫家,外面传言他们是男女朋友,但没有明确回复。

“少爷,您觉得如何?”中年男人适时的询问。

北唐累挥手,没说话,中年男人笑笑,退了下去,也不敢去问什么。

没多久,北唐累离开了公司,车子行驶的方向是安陌枫的别墅,是熟悉的那栋,自始自终都没变过。

按下门铃,来开门的也是熟人。

“北唐少爷。”黑吉到没多少诧异。

“我找唇纱小姐。”北唐累说了一句,直接进去了,有些东西,其实大家心照不宣。

大厅中,夏千金和安陌枫在谈笑,看起来十分和谐。

“北唐少爷,稀客啊。”看了一眼进来的北唐累,安陌枫微笑,却没起身。

北唐累面无波动,自顾坐下,安陌枫摊手,放下茶杯,仿佛极为识趣的离开了。

夏千金品着茶,自始自终都没看某人半眼,北唐累倒是单刀直入,淡道:“我们公司有一款首饰,想请你做代言人。”

“哦?”夏千金点点头,“北唐集团是本市第一大集团,叱咤商界多年屹立不倒,唇纱能得到北唐少爷的看重,那是三生有幸。”

“那唇纱小姐的意思?”北唐累眯眸。

“我刚拍完一个广告,原本想休息一下,不过北唐少爷能请自前来,我也不能拒绝,给我几天时间考虑吧,不知可否?”夏千金终是看向北唐累。

“当然,毕竟是我冒昧了。”北唐累笑了笑,本身的寒气却减不了多少,没有再说其它,北唐累起身才呆一会儿,又离开了。

两人之间客客气气,很陌生的感觉。

回头看向这栋别墅,北唐累眸光终是有些闪烁,实际上连他自己都不明白,只是依照着某种意念而来,很莫名其妙,却又似乎不得不来。

在看见那两人时,更有一种挺酸的味道,从没尝过。

“你会去吧。”大厅中,安陌枫踱了出来,明显人就没走过。

“嗯,缓几天,让他等等。”夏千金抿唇微笑,回忆起以前和北唐累一起的日子,真的感觉越来越遥远,遥远得似乎已经摸不到。

一连几日,夏千金都没回北唐累消息,直到第七天,才发了消息过去,同意接手。

办公室。

北唐累一早就来了,坐在里面就没离开过,所有人都知晓少爷在等那个代言人。

只是,日上三竿,夏千金也没来,发消息过去是关机状态。

中年男人则是心急如焚,看看时间,再看看办公室,都快想撞墙了。

“少爷,真不好意思,我不知原来那个唇纱如此大牌。”中年男人敲门进去,连忙道歉,心中已抑郁到了极点,早知晓他也不会把某人加进去。

“下去。”北唐累垂着眸,冷道,没有去看中年男人。

中年男人喉间一梗,捏了把冷汗,急急退出去。

而此时,别墅中的游泳池,夏千金一身泳装,躺在洁白的躺椅上,带着大墨镜,那副模样倒是悠闲十足。

“还不去么?”安陌枫扭头笑问,看看时间都快中午了。

“急什么,吃过午饭,不对,是吃过晚再说。”夏千金淡回,继续晒日光浴,晴朗的天,真的很舒服,若没有那些扰心事,她还真想就这么躺下去。

夕阳西下,北唐集团总裁办公室,那个人还坐着,垂着眸,一动不动,也没人知晓他在想什么。

公司众人下班了,中年男人想下,却不能,实在愁苦得很。

记得他还专门亲自跑了一趟,结果说是出门了,回来,等啊又等啊,整颗心都七上八下,生怕北唐累怪罪。

但北唐累又没表态,就那么坐着,甚至饭都没吃,他无语。

“少爷,我想今天恐怕她不会来了。”中年男人忐忑道,还是说了出来,看看天气,月亮都升起来了。

“知道,我被放鸽子了。”北唐累点头,漠回,还是垂着眸,闭着眼。

放鸽子?

中年男人干笑,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抹冷汗,也就是这样的北唐累让人难以猜透,未知的东西最可怕啊。

“少爷,要不我们先走吧,或许她明天就来了。”中年男人再次提议道。

“你走吧,我继续被放鸽子。”

中年男人:“……”

汗水啊,他快崩溃了,这走是不能走了,就不知道是不是得在这里过夜了。

中年男人想着,恨恨的在心中把夏千金骂了一万遍。

忽然,这时门被推开,一道声音传了进来。

“北唐少爷等急了吧,实在不好意思,我有点事耽搁了。”夏千金一脸诚恳微笑。

中年男人嘴唇狠抽,有种想绝倒的冲动,却不得不马上站起来,催促她快点签合同。

夏千金也没多说,看了看合同,没错,便签了。

中年男人算是送了一大口气,只是北唐累始终垂着眸,就没开过口,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是死尸呢。

“北唐少爷,你在生气么?”她明知故问。

北唐累沉默。

她一叹,“我也没办法,有些重要的事必须要去办,让老板等这么久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说完,她看着北唐累,安静了片刻,北唐累终是抬起了头,紫眸冷冽,又看了她一会儿,才漠然道:“不好意思,刚睡着了,你说什么?”

夏千金:“……”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