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2章 唇纱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22章 唇纱

——

签订了合同,夏千金就必得按点上班,而这份合同就连试用期都没有,许多人看她的眼光就是靠后台进来的一般。

幸好拍摄过后,大家也没话说了。

她夏千金便是适应能力强,半年时间虽比不上最强,那也不是徒有虚名之辈。

定制的服装,名牌首饰,夏千金摆着Pose,竭尽所能做到每一分都完美,导演点着头,倒露出了一几分赞赏。

而北唐累也是坐在导演旁边,很早就来了,也不离开,就这么看着,冷漠的脸,沉静的模样,让许多人分外有种压抑感,却又不可能赶老板或表现出来,憋得那叫一个抑郁。

午时,休息两个小时。

夏千金拿起包包,与同事打了声招呼,便要准备去吃饭,一道意料之中的身影却是拦在了前面。

“一起吃饭。”北唐累冷道,说不上说柔和。

夏千金唇扯动了一下,却是礼貌的点头应允了下来,“荣幸之至。”

离北唐集团不远的中式餐厅,布置简洁却不失华调,悠扬的旋律,声声回荡,让人感觉极为舒服。

他们找了个窗口的位置坐下,夏千金还没说话,北唐累已把菜点好,而那些菜都是她喜欢吃的,看起来北唐累还记得另一个他与她的生活。

“那次发生了什么?”服务员把菜上齐,北唐累在见到她那么几次,总算现在问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夏千金眉头挑了挑,夹了块鸡丁入口,待到咽入喉咙,她才慢悠悠的道:“你跟林小倩还不准备结婚么?你这样可耽误了别人哦。”

“我们只是合作关系,我不爱她,她也不爱我。”北唐累拧眉。

“你们结婚时可要请我哦,帮你们设计婚纱这个强项我也有,到时候如果北唐少爷愿意保你眼睛一亮,我会把你的妻子打扮得漂漂亮亮。”夏千金前言不搭后句,对他眨眼嬉笑,只是怎么听都有点酸味,但北唐累这种不懂得,却听不出来。

“夏千金,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。”他眉蹙的愈深,声音也大了气来,定定的看着她,竟有了一丝火气,印得他紫眸更是明亮。

在餐厅中的人回头看他们,北唐累冷眸一扫,毫不客气,“看什么看,吃你们的饭,不吃滚蛋。”

夏千金看得面皮一抽一抽,北唐累转首,没管其他人变换的脸色,目光又落在了她身上,“告诉我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告诉你又能如何?”夏千金弯唇笑,也算承认了某种身份,但又能如何。

“我就是想知道。”北唐累沉声,或许难明原因,但有一股冲动想探究,想知道,想知道那时发生了什么,才让这个女人有如此变化。

他想知道那时,她是否很痛苦。

夏千金眸光微微闪动,看进他渴求真相般得眼神,她的心莫名的颤了一下。

“我跟你讲个故事吧。”踌躇了一下,她莞尔笑道,稀罕的是,以前是她听故事,而现在论到她讲了,真够狗血。

“你先问你一个问题,你觉得什么样的死亡最残忍?”

“悲伤。”北唐累没有考虑的说,从他记忆开始,他就这么觉得,悲伤至死最残忍。

“那你尝试过这样的死亡么?”夏千金淡笑,那日日夜夜记忆就象梦魇,只是一想起,就能让人全身发颤。

“被关在一个小空间,那里没有人,没有声,空间更是小到连展脚都不能,也没有光,只有黑暗,一天天,一日日,讥饿,无奈,悲伤,痛苦,孤独,最后绝望。”

讥饿的全身无力,口干舌燥。

无奈的叫天,天不应,叫地,地不灵。

悲伤的她的男人,希望死。

痛苦的心都在滴血。

独孤的躺在里面,等待的是自己的死亡。

有什么能比看着自己死亡还要残忍,尤其,什么残忍的方小说西都让她遇到了。

导致最后绝望。

夏千金阖上眼眸,睫毛微微颤抖,甚至到现在她都依稀还能感同身受,那夜,很可怕,很痛苦。

北唐累张口结舌,听了,却吐不出半个字。

夏千金比他经历的磨难要少得多,但那样的死亡是他没尝过的。

只是,谁都清楚,很痛苦。

吃完饭,夏千金继续拍摄,北唐累坐在导演身边看她,他们之间再也没有说过半句话。

回到家,安陌枫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佑佑在一边弄奇克先生的狗窝,夏千金拖掉鞋子,径直趴到了对面的长沙发上。

拍摄是很累人的事,且还有那伪装,还有那回忆的悲哀,更让她觉得整个人都想睡去。

安陌枫挑眼看她,佑佑回头,望着她笑道:“妈咪,今天你跟那位去吃饭了?”

“你小子,消息可灵通。”夏千金撇嘴,对佑佑的知晓倒不诧异,莫说有安陌枫这人在,就是没佑佑的消息来源也广极了。

“你们谈些什么?”佑佑笑问。

“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。”

是一个故事,一个真实的痛苦故事。

佑佑眸光流转,淡笑了一下,不再问了。

夜深,夏千金沐浴完,人也轻松了许多,泡了杯咖啡,坐在房间窗口看起书来,半年的时间训练,其间,她也迷上了小说。

因为在小说里总会有美好的结局,她喜欢体会这么个残缺到圆满的过程。

门被推开,安陌枫走了进来,看了她一眼,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
“干吗?这么晚还不睡?”夏千金淡问,没有抬头。

“送你一件礼物。”拿出一小红盒,打开里面是一枚砖戒,心形的晶莹,在灯光下柔和的散出。

“你可别说要求婚什么的。”夏千金挑眉,没接。

“或许应该说你有用才对。”安陌枫别具深意的晃了晃自己手指,那里正有一枚男式钻戒,与盒子中的女戒明显是一对的。

靠,还是情侣的,夏千金眯眼,却是接了过来。

“这些日子谢谢你了。”她说的淡,可也不乏真诚,拿出戒指随意的带在了手上,不为其它,而他们也都知道,这不过是一场戏点罢了。

但麻烦安陌枫这么久,无论他是好是坏,喜与不喜,夏千金对恩还是分得很清楚。

恩,却也是最难还的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