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3章 这人格非一般强悍!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23章 这人格非一般强悍!

——

第二天,如常上班。

“唇纱姐,您准备好了么?导演让开拍了。”老远一女音就从化妆室外面传了进去。

“嗯好,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去。”夏千金回道,吩咐化妆师加快了几分,虽然如此,但还是弄了近半个小时化妆师自己才满意了。

因多次催促,夏千金走出门,便径直快步走去,只是今天的晚礼服太过长,一小心踩到,整个人便失了重心。

幸好是方向是侧面,也最多被墙碰碰,她也不介意了。

只是,还没碰到硬墙,那面就多了一副肉墙。

“谢谢。”夏千金站定,抬头看去,无疑是北唐累,据昨天的经历,他总在她眼前晃悠,常时了。

“你要订婚,还是结婚?”北唐累扫过她的手指,上面有一枚不是他们公司制造的戒指,更不是这次拍摄品。

“还没定呢。”夏千金笑道,也没反驳。

“安陌枫。”北唐累沉眸。

“对哦,听陌枫说你们是老相识呢,到时候别忘了来参加,我就先去忙了。”夏千金笑说,至于手上的戒指在转身间也很快被她取下来,此广告是首饰,而她是不可能带着自己的任何首饰的。

“他是我亲弟弟。”北唐累轻阖眼眸,淡说,快她一步,走向拍摄场。

夏千金怔了怔,倒真没想过这个问题,原以为他们是认识的,且是那种有仇的人。

可现在好像全变了,竟然是亲弟弟。

恍惚间,她想起了林小倩,他跟她似乎还真有点相似,一个妹妹,一弟弟,都恨着他们,甚至没有太多本身原因。

摇头,夏千金不再去想,到了拍摄场便进入了工作。

“少爷,唇纱小姐可真不错,很少N机。”导演笑说,这点倒也不假。

北唐累没回,只是看着,那种感觉愈来愈明显,而另一个人格对他说过的几句话总是会时不时的冒上心头。

他说: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人格会变,但心是不变的,它连着爱。

他说:再美丽的东西,如果缺少了那个特定的主角,有的只会是淡漠的味道……

可,他还是有点不明白。

爱,离开他久远了。

“下班。”北唐累忽然道,眸底蕴出一丝烦闷。

“什么?”导演愕然,看了看时间,这才十点,还没到中午。

“少爷,还没……”他还想说,可北唐累冷眸扫过,他后话直接梗了下去。

擦擦汗水,导演干笑,站起身,他大喝道:“下班了,下班了,明天再拍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众人一愣,疑惑,夏千金停下,也有点不明。

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我导演,还是你导演,我说下班就下班,下班。”导演挑眸,眼光骤厉,一挥手直接先撤了,其他人也不敢问,纷纷开始收拾东西。

而导演就那么一个想法,不管北唐累想干什么,反正听话走人就对了。

不到一会儿,互相招呼了一声,各自都走了,夏千金也准备离开,又是被一堵肉墙给挡住。

“北唐少爷不会又要请吃饭吧?”夏千金嬉笑,眸光潋滟,心中却也一点不惊讶某人的作为,而她来此的目的,也是就一个,让他痛,她尝过的绝望,无论如何都想让某人也尝一遍。

“陪我走走。”北唐累冷道,没待她回应,拉起她,径直出门。

一路,北唐累都没再开口,也没开车,就拉着她,向前走,路过车辆,路过行人,走了近半个小时,他依然没停歇。

“北唐少爷你到底要到哪里去?”夏千金终是拧起了眉头,看着这闷头闷脑的往前冲的男人,实在很无言。

“走走。”北唐累淡回,脚步不停。

“先生,小姐,算个命吧。”路过一个算命摊,一仙风道骨的老人连忙笑着对他们大喊,他面前是一张桌子,一把椅子,几本泛黄的算命书,还有一个签筒。

原本以为还有继续走的北唐累此时却是一顿,什么也不说便坐了下去。

夏千金拧眉间,老人忙笑问道:“先生想算什么?”

“姻缘。”北唐累淡道。

“……”夏千金无语。

“生辰八字。”老人笑道,深意的看了夏千金一眼,北唐累直接写下,包括女方的,可夏千金再次无言,她的生辰八字啊。

老人点头,神色慎重了下来,边翻书,边掐指,倒挺象那么回事儿。

忽然,老人眸子大睁,惊讶说不出话来,好片刻,他才一脸激动的拉住了北唐累的双手,“天啊,这个生辰八字,太合了,老夫算命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么合的,简直是天作之合,太合了啊。”

“先生且看。”说着,老人连忙一指上面,激动道:“你们二位属行真是相当吻合,这是很好的组合,两人心心相印,天作之合,安富尊荣,太合了,简直太合了。”

老大,你丫演戏也太过了吧。

夏千金脸皮**,老人还在继续,口若悬河,唾沫因子飞了一圈圈,越说越玄乎,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完毕了。

北唐累直接丢了几张人民币,看都不看,老人接过眼神激动,脸上却很淡静,就貌似一点都不在意金钱,装有道之士装得那叫一个绝啊。

北唐累拉着夏千金继续走,夏千金免不得笑问,“你不会相信那老头说的吧。”

“这谎言很好听。”没有过多的话,北唐累淡回,但这话却是让夏千金更无言,可实际上,他说的也没错。

这谎言很好听,若是可以,能,谁都会希望谎言成真。

若是这样,就不必有那么多痛苦,更不必把自己沉浸在恨中,想脱身,却又脱不了。

无法,放手。

行了一段路,北唐累总算在一个门口停了下来,上面是三个显目的彩灯大字:游乐场。

“游乐场?”夏千金咋舌,眸光古怪了。

北唐累看着里面,眼中却是多了份怀念,“小时候妈妈经常带我和弟弟来这里玩。”

夏千金心一跳,更是从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份寞落,确实,可以想象以前两兄弟有多要好,他们有妈妈有爸爸,过得有多开心。

只是现在却反目成仇,或许应该说弟弟恨哥哥才对。

在北唐累眼中,夏千金好像看不到当初的恨了,似乎被半年时间磨噬了,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有什么事发生,还是自己想通了。

可想通,很难。

人就是这样,或许原本就知道前面会是一条痛苦的不归路,但有时候就是放不开,没办法。

“给我两张票。”夏千金沉默着,北唐累拉着她,已买了两张门票。

进去,北唐累目的地很明确,路过其它地方都没停过,直到到了旋转木马前。

只是,旋转木马?

夏千金华丽丽的默了,北唐老大,你丫回到儿童时代了吧?

待一轮转完,他买了此处得票,拉着她便找了一个位置,夏千金狐疑坐上去间,原是想他会坐另一个,可没料到,他直接翻身坐到了她后面。

夏千金真是张口结舌了,看看周围已经有许多人看她们,这场面非一般古怪,而一管理人员这时却是急忙跑了过来。

“先生,你们不能这样坐。”管理人员算是很有礼貌,眼神若有若无的上下看了一眼他们,明显在说你们两这么大,坐一起这马儿非坏了不可。

实际上也不是那么容易坏的,可他是管理人员,防范于未然还是必要的,尤其都买了两张票,坐另一个也没多大区别。

夏千金笑笑,多了一丝尴尬,北唐累看了看这男人,沉声道:“她还小,一个人会摔着。”

北唐累貌似挺慎重,夏千金额头飘过一条黑线,真发现这人格非一般强悍!

而他已直接丢了一叠人民币塞给男人,男人明显也是愣了愣,看了看两人,再看了看手中的钞票,那里没数,却一眼就看出有很多,全是一百的。

随即,他面容立即变了。

“对对对,她还小,还小。”男人嘿嘿笑着附和,转身,把钱揣入怀中,笑盈盈的走了。

男人拉下开关,音乐回荡,旋转木马旋转了起来。

夏千金脸色黑了一圈,不用看四周,也不用去听,她几乎都能感觉到许多人的议论纷纷,尤其她都能听到孩子的笑声,很刺耳。

算了,淡定,淡定。

深呼吸,夏千金努力挤上笑容,想开口说什么,可一抹温热的呼吸却是喷洒在了她的耳边,随即一颗脑袋已放在了她的肩上,而腰也顺势被抱住。

瞬间,刚挤上的笑容,立即跨了,夏千金胸口起伏,几乎已难以平静。

“你丫要死了。”一拳朝后打去,几乎成了习惯性的本能。

‘砰’

北唐累右眼成了熊猫,他竟没躲,只是眼角微微的抽了一下,夏千金拧眉回头,他更是扬起了一抹很灿烂的微笑,轻道:“这才象你。”

“……”转头,夏千金再次默了。

这人格,似乎真的很神经质。

也对,人格分裂,不就神经病的一种么?

她现在才感觉跟一个神经病计较,有那么一点奇怪。o(╯□╰)o~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