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4章 这不过是一场游戏

第124章 这不过是一场游戏

——

旋转木马慢悠悠的旋转着,夏千金垂着头,实在不想去看某些人的古怪笑意,过了半个小时,忽然一道信息却是发了过来。

夏千金狐疑打开来看,随即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显得明媚十分。

“安陌枫。”北唐累挑眉,几乎不用看似乎也能知晓。

“嗯,他马上会来接我。”夏千金点头,貌似闪过幸福之色,北唐累沉眼,却没说话。

旋转木马停止,他们没再转另一轮,走到旁边木椅上,夏千金坐下等待,北唐累看了一眼她,转身就欲离去。

夏千金却是一笑,道:“我陪北唐少爷玩了那么久,北唐少爷也应该等人来接了我再走吧,不然就不绅士了哦。”

绅士?北唐累脚步骤停,眯眼看她,夏千金一脸微笑回之,他轻垂眸子,还是坐了下来。

没多久,安陌枫远远的走来,夏千金貌似心一悦,很开心的奔了过去。

“陌枫。”她轻唤,很柔情。

“玩累了吧。”安陌枫笑笑,为她整理发际,两人眸光流转间,看似极为亲密。

过了好片刻,安陌枫似乎在看到北唐累,一脸惊讶了起来。“咦,阿累,你的眼睛怎么了?不会有谁不开眼敢来打你吧?”

“也不对啊,以你的身手,怎么可能会成这样。”安陌枫貌似挺疑惑的看他。

北唐累眼角抽了一下,心中冷笑,这根本就明知故问。

“打是亲骂是爱,你没听过么?”他挑唇,深意的扫过夏千金。

“……”夏千金无言。

安陌枫轻沉眉宇,北唐累起身,与他对视。

“轩,这个女人我不会让你。”他语气有种极端的坚定,或许在他心中不明感觉,但不让,这却也是笃定的。

夏千金眸光微闪,最多的感觉是可笑,若以前他如此,她或许真的感动吧。

“可笑,你觉得伤害了别人,再来说对不起有用么?”安陌枫冷嗤,一瞬不瞬的紧盯他,步步逼近问,“你敢说,你没说过,你希望她死?你敢说么?”

敢说么?答案肯定不敢,确切的说不能。

事实摆在眼前北唐累还能说什么,他沉默,无法反驳,夏千金没跟他说那些事,但现在有些东西随着安陌枫的话也更明了了。

他几乎可以想象那时她的痛,原来,这也才是她恨他的真正原因。

只是随口说的话,他真没想到会如此。

他的沉默,安陌枫冷笑愈浓,夏千金指头轻颤,微微一笑,拉了拉他,“我们走吧。”

转身离开,夏千金不想去看北唐累,或许他神经是不正常,或许那确是随口而言,但依然无法放手,那痛,太过残忍,是忘不掉的忆。

回到别墅,佑佑在房间,一直以来佑佑都没去学校,夏千金也没去过问,儿子的头脑她是相信的。

今天不用再去拍摄,一天,就这么在别墅中过去,第二天清晨,夏千金如常早起,正好碰到佑佑要带奇克先生去散步,还有夏咪这条小尾巴跟着。

两母子聊着出门,而刚出门,一辆车子却是立即入了他们的眼帘。

北唐累右眼上的黑圈消了一些,他看着他们,冷漠的脸缓和了一些。

“上车。”他说道,直接把车门开了,就是这语气实在挺象命令,真所谓本性难移啊。

“我妈咪,我会送,不用劳驾北唐少爷了。”佑佑笑道,拉起自家妈咪转身就走。

“对不起。”北唐累声音有些小,但还是飘入了他们的耳中,听起来感觉某人,应该说这个人格极少对人说对不起吧。

“你没什么对不起我们,我们只是工作关系而已。”夏千金笑笑,不置是否。

“我想找回心。”北唐累眸色微幽,抚上胸口,那里他曾说过没心,可想了好久好久,那种陌生的感觉却依旧挥之不去了,他想那是心,那个人格曾经这么说过。

他或许理智上不太懂,但他想体会一次,就那么放任一次。

夏千金张口,看着他的眼,喉咙莫名却象没堵住,佑佑淡淡挑眉,优雅一笑,“这位大叔,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没心,只有game,你玩得起,进,玩不起,请转身另谋高就。”

说罢,佑佑拉起夏千金,径直走了,没有再回头。

夏千金沉默着,也认同儿子的话,是,确实,从一开始她就打算的游戏,他们玩过的游戏,喜欢的游戏,而现在该换她了,她会慢慢的玩,她们都会尝还她所受过的痛苦。

一直,一直笃定着。

不是能动摇的。

送了妈咪到公司,佑佑才离开,而后面北唐累下车,他也没去看,带着夏咪踏上散步的街道。

“哥。”

“怎么了?”佑佑回头看她,夏咪说话是极少的,就跟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说得多一些。

“有爹地其实很好。”夏咪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厦,那里面有着佑佑的亲爹,换言之,也可以说是她的养父了。

“我不是讨厌他,只是妈咪不原谅,我也不会。”佑佑淡笑,这话也没假,北唐累虽做错了一些事,可他并不讨厌,且若北唐累不愿谁能那么容易还会他?

只是,若夏千金依旧不原谅,那么他也不会。

他,永远站在自己妈咪这边。

尤其,某人确实该受一点惩罚才公平。

夏咪沉默,点点头,没说话,但她本心是希望这一家人都幸福。

拍摄场,夏千金在拍摄,北唐累跟往常一样坐在导演旁边,就是今天特别安静,连中午一起吃饭,也没有说话,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吃着,看起来有些寂寞。

“唇纱姐明天见。”下午拍摄完毕,同事打过招呼离开了。

夏千金和北唐累去吃晚饭,就跟工作一样平常,他点了菜,便又不发一言。

而他不说,夏千金也不想去唠嗑,面上也表现得很平淡,明明坐在一起,却象两个陌生人。

吃完,他送她回家,互相点头,她便进去了。

上了楼,站在窗口,还能依稀看到那道身影,他站了有半个小时,然后不发一言的上车远去,静静的,一切都是那么安静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