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5章 这会是一场悲剧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25章 这会是一场悲剧

——

“他走了。”安陌枫遥望窗外,那里,北唐累的车子渐渐离开了他们的视线,没入了黑夜中。

“他似乎变得很有耐心,真是难得一见啊。”北唐累,安陌枫倒还真是第一次见他在这个方面如此耐心有加,真蛮奇迹。

记得以前北唐累和他,在组织都以无情著称,杀人不眨眼,伤也不皱眉,对别人残忍,对自己也同样残忍,许多人都觉得他们会无情下去。

而半年时间,在回来时,某人却已变了,似乎是变得平静了许多,不得不说见着还是有点怪异。

夏千金抿了口香浓的咖啡,没有回答,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,它在黑色的天际如一盏灯,是极为耀眼的。

“你说我们这条路到最后会是如何?”

“会是一场悲剧。”安陌枫淡笑,不可否认的没有歪曲事实,也无法去歪曲。

“是啊,会是一场悲剧,但不得不做,因为放不开。”夏千金眸中闪过涟漪,多了丝无奈,悲剧,无论结局如何,仇恨,最终还是会导致一场悲剧,赢也悲,输亦悲。

而它,却又总是会让人深陷泥潭,怎么都难以放下,是一条漫长且痛苦的道路,伤人亦伤己。

放下,真的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,好难。

佑佑房间,此时他坐在电脑前与朋友聊天,夏咪在一旁自己学习,奇克先生极听话的趴着,时不时的抬起小脑袋瞅上他们一眼。

小白菜:还不准备来训练营?

我爱我家:等一段时间呗,现在,你也知道。

白润一老是催他,但佑佑实在不放心自家妈咪,这事一拖再拖,也是没法的事。

他想等这里平静下来,还有安陌枫,佑佑总觉得他是一颗不定时炸弹,说不得那一天就爆炸了。

非墨:是啊,你家父母在开战。

破舞:哎,活在你家真够累的。

瓜宝:来哥给一块西瓜甜甜,别伤心哦。

我爱我家:你们现在找到我的开唰点了,说得很热乎嘛。

佑佑眸子微咪,这些损友,一找到他的软骨,便来调侃他,似乎真没被整够。

小白菜:说实在的,我还真想你快点长大,那我就到时候就轻松了,哎,那群混蛋,真够让人蛋疼。

白润一无疑说的李老那群人,现在明着两方还是笑脸,大家都不去触及那根线,毕竟法治社会,什么都得讲证据,实在也是无奈。

除了打游击战,别无它法。

按佑佑的保守估计,这场战恐怕会持续很长时间,俗话说人老成精,李老可不是那种白痴。

一夜流逝,夏千金如常一早到了公司,化好妆,走入拍摄场,两同事的声音却正好入了耳。

“今天倒奇了,北唐少爷没来耶。”

“当然了,听说林小姐来了,应该……”

两女说着,转首也看了她,连忙止声,对她微笑,“唇纱姐。”

“嗯。”夏千金微笑点头,也没去问什么,径直在走入场地,开始拍摄。

一直,一整天,北唐累都没有来拍摄场,直到下午下班,夕阳西下,她才看到了他。

他什么也没说,跟往常一样请她吃饭,她没拒绝,实际拒绝也没用。

还是那家坏境优美的中式餐厅,他们还是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,可以看到人群纷行,北唐累点菜后,便没有再开口,夏千金心中却莫名的有股气。

“怎么没陪你家林妹妹?”她笑问,却莫名的酸。

“我觉得陪千金妹妹好一点。”北唐累嬉笑,似乎又恢复了伶牙俐齿。

夏千金撇嘴,沉默,确实她有时候也不知道再说什么,某种感觉就是促使她去问。

她心中一叹,服务员这时忽然走了过来,拿着一份单子对他们微笑,问道:“今天有一份新推出的情侣套餐,不知两位要不要试试?”

“我们不是情侣,我有未婚夫了?”夏千金驳回,扬了扬手指上的钻戒,服务员目光一怪,正要说抱歉,北唐累的手指却忽然扬了起来,那指上正是同一款式的男戒,简直是配对的。

夏千金大大睁眼,看得咋舌,服务员看看两人,忽然笑了。

“我知道,知道。”连连点头,服务员退了下去,明眼却分明看得出那眼神中的意味,肯定是以为两情侣吵架了,这样的事也不乏多见。

北唐累对她微笑,夏千金暗暗咬牙,“北唐少爷,你用不着盗版吧?”

盗版啊,纯粹盗版,也不知某人啥时候去弄的。

当然北唐集团的能力她毫不怀疑,就是有点太恶劣了。

“只准你带不准我带,谁规定的?”北唐累挑眉,说得义正言辞,扬扬手,眸中倒是有了玩味。

夏千金无语凝塞,真够无耻啊。

垂眸,她不想说话了,夹起菜就往嘴里塞,对于这样无耻的北唐累,早吃完早了事最好。

“我们今天是不是该说说话?”北唐累笑道。

夏千金抿唇,不发一言,继续吃。

“我儿子说,这是一场游戏,既然要玩游戏,那唇纱小姐是不是该尽心一点?”见她不说话,北唐累戏道,似乎在说,怎么也得演戏到家吧。

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TMD到底谁儿子啊。

夏千金扯唇,“他是我儿子。”

“我们的。”北唐累一笑,撑起下巴看她。

“谁跟你是我们,儿子从小到大都是我在负责,跟你没半毛钱关系。”夏千金火了,拍案而起,就似最宝贝的东西被人抢了似的。

北唐累笑意愈沉,某人似乎一提儿子,貌似就有点失常啊。

看看四周已有人在看她了,夏千金喉间一梗,囧了一下,终是闷闷的坐了下来。

北唐累不动声色,忽然在夏千金以为他不再唠嗑时,他一笑,道:“那还我种子吧。”

噗。

夏千金一口食物差点喷出来,瞪着某人淡笑的脸,她真正没语言了。

靠啊,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。

还种子,这话也说得出来?

夏千金筷子死叉碗中,好片刻才平复了过来,狠狠瞪了某人一眼,垂眸吃饭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