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7章 莫名其妙的神经病

第3卷 我们的心在哪里 第127章 莫名其妙的神经病

——

繁闹的街道,两道黑不拉几的人影,回头率几乎是百分百,而他们视若无睹,直直的盯着一个人的手腕,那里金针指着方向,偶尔会微微的颤动,来证明着还没到地方。

忽然……

“停了。”冷弯弯愕了一下,那金针已然不再动。

两人眸光闪了闪,透过玻璃看过去,是一对抱着的男女,男子正好面对在他们视线范围内,五官精致,皮肤白净,眉宇有些细微的冷淡。

“他,他是我们的儿子?”冷弯弯喉咙梗塞,一圈水雾弥漫了起来,记得好久好久没有这种重逢的喜悦感动了。

“应该是。”米璨点头,看着男子也多了一丝慈和,虽然模样不同,但应该没错的。

“果然一直都这么帅啊。”冷弯弯翕翕鼻尖,整个人立即和悦了起来。

“你思念儿子成狂了吧。”米璨记得某人在儿子去世后,时常神经西西的,实在有点让人无言之。

“那谁?”冷弯弯也不管,目光一转,落在了被男子抱着的女子身上。

“问你儿子去。”米璨唇抽了一下,冷弯弯一撇嘴,咧牙嘿嘿的笑了,米璨还没反应过来,冷弯弯还真直接冲了进去。

“千金。”北唐累再抱紧了几分,音色莫名的有了哽咽感,夏千金心同时不知为何竟也变得沉甸甸的,张口,她想说什么,一道身影不知从哪窜出,直接把她拉了开去。

“楠楠。”这么接近儿子,冷弯弯激动异常,眼眶都红了,只是黑面中难以看出。

在北唐累莫名其妙的一怔下,她整个人扑了上去,双手死死的吧嗒住北唐累脖子,漆黑的身子不断在他身上磨蹭。

众人愕愕,实在不明白某人这又演的哪一出,服务员看了看,也不敢过来,想的怕是北唐累家人,毕竟这些天某人似乎都那么奇怪。

“楠楠,妈咪好想你,你都不知道,你走了这么多年,整日整夜我都吃不下,也睡不着,好不容易找到你,我真的很开心,很开心。”说着说着,冷弯弯泪如泉涌,混合着黑黑的东西直接擦在了北唐累身上,一想起以前的杯具的日子,思念若狂的感觉,她就愈发的鼻酸。

妈咪?认错人了吧?

夏千金眉头拧了拧,疑惑。

北唐累脸色愈发冰冷,面容更是有了一丝扭曲的味道,靠,莫名其妙啊。

“大妈,你谁啊?”他沉声,几乎想一脚蹿了某人。

“大妈?”冷弯弯一挑眉,侧开身,看了看自己,不满了,“我有这么老么?”

只是有点黑罢了,哎……

“楠楠,妈咪呀,刚……”冷弯弯尴尬了一下,笑道:“就不小心被电了一下,就成这样了,要不我们去你家,让我和你爹地先洗个澡,然后我们再好好聊聊,怎样?”

北唐累脸黑了,冷弯弯笑着,直接无视,看向了夏千金,就似婆婆看媳妇似的,道:“嗯,这儿媳妇不错,挺漂亮的,你也一起来。”

夏千金扯唇,沉默,北唐累眼皮跳动,咧牙一笑,“我打个电话。”

说着,他拿出手机,可还没按,啪嗒被冷弯弯丢了。

“我们不是疯子。”冷弯弯抚额头疼。

“我知道,是神经病。”若不是脑子有问题,北唐累才不信,莫名其妙。

北唐累厌烦又鄙夷的看她,冷弯弯心被梗到,想说什么,一只手掌却捂住了她的嘴。

“或许你现在不能明白,也没了记忆,但你还是我们的儿子,我们会回来找你的。”黑黑得米璨露出洁白的牙齿,对北唐累点头,没待其他人说话,拉着冷弯弯就走。

北唐累、夏千金无语。

真是怪事天天又,今年特别多啊!

一路上,冷弯弯絮絮叨叨,十分气愤,因人民币不同,两人直接抢了一间酒店房,沐浴完,洗掉满身狼藉,冷弯弯还是无法淡定,心闷到不行。

“他没有前世的记忆,你忽然去说,他根本就不明白。”米璨摇头,坐在沙发上环胸看她。

冷弯弯一踢地上男人,把他踢开,坐到旁边,依上米璨肩头,心愈发得抑郁。

“我知道,可我很想他啊,而且,而且我们的时间……”他们只有那么四天时间,就会被时空拖回去,无法阻止。

她,真的很想儿子,想要几乎要发狂了。

“相信我,他最后会明白。”米璨拍拍她的头,冷漠的声音柔和了下来,却含着笃定。

冷弯弯翕翕鼻尖酸涩,点点头,忽然脑中灵光一闪,直起身子,死死的盯住了米璨。

“璨,快去给我预言,立刻。”单手叉腰,冷弯弯凶神恶煞的命令。

米璨:“……”

失笑摇头,米璨轻阖上了眼眸,在多年中,他已能控制,只是这一下来,又得去掉一点寿命了。

“怎样?”见他睁眼,冷弯弯期待的问道。

“佛曰,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米璨笑笑,冷弯弯心了,先知不能说出,否则便是对自身伤害,当然米璨的模样,证明了应该好的结果,这样冷弯弯也就心安了。

别墅。

北唐累冷着脸回到了家,黑森从楼上下来,甚至能感觉到一丝冰冷的怒火。

“少爷,您这是?”他疑惑,按记忆自家少爷应该是去和夏千金吃饭去了,未必吵架了?

黑森好奇,北唐累脸色愈青,低头间他几乎都能闻到一股子焦味,若不是他穿的黑衣,真会看起十分狼狈。

“遇到两个神经病。”他揉额,实在对那突然冒出来的两人感觉莫名其妙,当时很有种要砍人的冲动。

“神经病?”黑森诧异,更好奇。

“他们说我是他们儿子。”北唐累咧齿笑,摇头无话可说,侧身上楼了。

“儿子?”黑森张着口,也无言了。

北唐累谁儿子?那肯定是蓝心妍的儿子,可笑的竟然有人说是他们儿子,真是疯子。

夏千金回到家,也奇怪得很,把今天一遭给儿子一说,佑佑直接喷了,他们几乎能想到北唐累真会想杀人。

儿子,啧啧,若真是,那可是奇闻了。

未必人家北唐少爷连妈不认识哦?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