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8章 神雨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28章 神雨

——

第二天,安陌枫别墅外,夏千金站在门口和他告别,北唐累在车上看着没说话,佑佑和奇克先生玩耍着,与夏咪一起等待着自家妈咪演完全套。

只是谁也没注意到的两双眼睛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。

“类男人谁啊?儿子情敌?”冷弯弯挑眉,眼睛眯了起来。

那边现在说完,夏千金又对北唐累说了一句话,便和佑佑往远方走去,看起来关系真不太好。

“佑佑。”米璨眸光闪动,定格在了那孩子身上。

冷弯弯挑眉,“佑佑?谁啊?那小孩子么?”

看了看米璨,见他点头,她似乎有点明白了,米璨能预知,肯定看到了未来,这么看起来,那应该是那女人的儿子。

“我们找个机会让他喝下。”挥去思绪,冷弯弯想起了正事,拿出一个黑瓶子,里面是三颗药丸,特制的,可以勾起前世隐藏最深的回忆。

拍摄场。

北唐累如往昔坐在导演身边,夏千金在前面拍摄,两人之间很安静,一美丽女子走来为他上茶后退了下去。

不远处,一扫地大妈感觉的冷弯弯,脸上却露出了微笑,期翼的看了看那杯水,满心喜悦。

“他们两人之间恩怨很深呐,到时候得想个办法撮合才行。”笑着,冷弯弯在琢磨以后了,米璨摇头无言,继续做扫地状,这模样还真让人不是很舒服。

“他怎么还不喝,看傻了?”半会儿,冷弯弯眉头皱了起来,那杯子水,北唐累竟动也没动,整个人坐那儿跟机器似的,冷弯弯抑郁啊。

“能不能走了?”米璨也拧起了眉头,实在不想扫了。

“不行,他还没喝呢,真不知道看人也能止渴么?”冷弯弯撇嘴,眼闪精光。

“你们两人到底在干吗?这里你们都扫了一百遍了。”一男人忍无可忍,上前就喝道,他都观察某两人半晌了,而某两人就一直在那扫,扫了一遍,继续二遍,然后再继续,很奇怪。

一百遍,有么?冷弯弯挑眉,看了看男人,洁白的牙齿一咧,“北唐集团是什么?那是大公司,得光洁如新,我都不嫌累,你还嫌累么?”

“真不知道你怎么当别人下属的。”说着,冷弯弯还鄙视了男人一番。

男人脸涨红,“扫扫扫。”TMD,他不管了。

气愤去做自己事,男人对这扫地大妈实在不想说了,简直就强词夺理,可跟一个大妈吵架的话,他还真做不出来。

冷弯弯翻了一个白眼,转首继续边扫,边盯着那杯谁,可等到中午,那杯水还是原样,而北唐累和夏千金一起出去了。

“不能浪费,就两颗药了。”冷弯弯抑郁,上前就要装作不经意拿回来,可手还没接触,一只手一快速拿起了杯子。

随即只见一男人咕咕噜噜扬头就喝掉了,正是那个说他们扫了一百遍的男人。

靠,姐的水啊。冷弯弯脸色瞬间跨了,肉疼不已。

“让开,扫地。”大袖一挽,扫把猛扫,她气愤的扫了男人一鞋子灰尘,顺带打了几下腿。

男人跳脚闪开,想说,看着又是那位大妈时,抑郁了。

“真倒霉。”最终他还是只啐了一口,极为郁闷。

“你倒霉,姐遇到你才倒了八辈子血霉,敢喝姐的药水,祝你永世长衰,生儿子没屁(眼)。”男人走了,冷弯弯愤怒未消,实在肉疼加蛋疼,一颗就那么浪费了啊。

下午,冷弯弯他们没在去公司,直到北唐累和夏千金出来吃晚饭,他们才在窗外冒出了头。

“吃了,吃了。”冷弯弯死死盯着,菜食正好被北唐累吃掉,话说,他们也是出钱买通后,又苦口婆心说了N久才进得了这里的厨房。

现在看到结果还不错。

“还得再一颗才保险。”摸摸下颚,冷弯弯眸光精湛,他们这花大价钱特制的药丸,说来很奇特,一颗吃了后,必须得隔上一个小时后才能继续吃,否则听说会出异样。

至于药效,据说不一定,也就是说不清楚,可能有效,可能没有,要看个人情况了,多一颗听说似乎更保险一些,谁知道呢。

反正冷弯弯准备死马当活马医。

北唐累送夏千金回家,他们跟了上去,北唐累下车,忽然,一道身影奔了过来,正好洒了他一身饮料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那人连忙道歉,似乎有急事,随即没等他们说话,立即跑了。

北唐累挑了挑眉,沉静的脸看不出情绪,忽尔却笑了。

“不介意我进去换件衣服吧?”他笑道,理由充分。

“随便你。”夏千金抿唇,也没拒绝,就是有点狐疑这是否是一场戏来着。

走进大厅,安陌枫和佑佑都在,看见他们一起,目光多少有了些古怪。

“他衣服脏了。”夏千金淡说,没再张北唐累,安陌枫一笑,了然,带着北唐去换衣服。

“儿子呀,我们这可是在顺带在帮你啊。”别墅花园中,谁也不知的是,某两人已经进来了。

冷弯弯和米璨找了个很好的视觉,大概能看到大厅中的情景,眸光转动着,他们准备等待晚时再行动,北唐累必定会留下聊一会儿的,他们笃定。

“你们是谁?”两人正想着,忽然,一道冷淡的稚音突兀的飘了过来。

回头看去,是佑佑沉着的小脸,墨眸幽深,闪动着一丝细微的杀气,而他什么时候来的,他们竟没发现。

冷弯弯愣了愣,米璨拧起了眉头,目光在佑佑身上扫视,似乎是预料之中,却还有一些诧异之感。

“原来的你身体机能,还真是……”他淡笑,眸中似看透了某人的秘密。

佑佑眼神闪了一下,很快沉静,只是他们。

米璨所言,冷弯弯也有些懂了,尽管她不属他们那异类行列,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知晓一些。

“我叫米璨,我有一个特殊称号,先知。”米璨笑说。

“先知。”佑佑呢喃,眸色奇异,他一直以为……

不过……

“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。”佑佑也笑了,笑得优雅,开始数时间。

“璨,跟你还蛮象的啊。”冷弯弯撇嘴,对某人的那模样有了笑意,米璨笑笑,也没废话,简简单单的把一些事说了一遍。

说了些什么,没人知晓,过后,佑佑回到了大厅,手中端了一个古气的茶壶,过来,便为正用眼神暗战的三人倒上。

“宝贝,你怎么亲自端茶来了?”夏千金微奇,这样的时候,好似有一些时候没有过了。

“儿子当然得伺候妈咪啊。”佑佑嬉笑,不露异样,也倒了一杯子自己喝。

另两边,这时却是快速伸手,几乎同时按到了茶壶上,北唐累眸光轻沉,对视过去,安陌枫毫不示弱。

夏千金额头飘过黑线,啪,啪,一人一下拍掉两只手。

“我的,谁也不准喝。”挑眉,她自己倒上,再放中间时,没人动了。

北唐累冷冷勾唇,扬头把儿子给他倒的喝了,安陌枫如法炮制,再对上,彼此眸底沉色愈浓。

夏千金有些无言,确实也不知道两人怎么一对上就怪怪,佑佑扫过北唐累,眉头却是拧了一下。

“好像,好像失败了。”花丛中,冷弯弯抑郁,最后完蛋了,而看北唐累喝完那杯,也没再动了。

“也喝了一点,应该没问题。”米璨不确定道,对于那药性实在不太清楚,应该说没人清楚,也清楚不了。

至于预知,他古怪的没看到这个未来,因为有了一点变化,也就证明以前所见的未来打破了,现在未来会重新洗牌,偶尔是会发生这样的情况。

未来,不是唯一的。

米璨沉吟着,没告诉冷弯弯,也不能说。

等北唐累离开,他们也跟着走了,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等待,就不知道情况会如何了。

夜深人静。

房间中,夏千金眉头却是莫名的拧了起来,那是夜,地上尸体凌乱,女子站在其中满目哀伤,蓝眸凄凉,男子恨意惊天,他掐着她,他声声质问,他说恨她。

长到足踝的头发飘散在地上,她成了冰凉的尸体。

她叫神雨,他叫米楠。

她的心竟没有恨,只是很痛,很痛,还想……解释。

夏千金泪如泉涌,一滴滴渐湿了鬓角,“啊……”猛然起身,她眼露惊恐,嘶声力竭,似乎想摆脱什么。

另外两间房,骤地被惊醒,跑来,夏千金还没回过神,抱着头仿佛在抗拒着什么。

“妈咪,你怎么了?”佑佑拧眉,想拉下夏千金手看看,她却死死按着不放。

“头好痛,好痛。”声声呢喃,夏千金眼泪还在狂飙,似乎心头有着沉入骨髓的悲伤。

佑佑眉头蹙得愈深,安陌枫看着,满脸疑惑,实在不明白到底怎么了。

“妈咪……”他想说,忽然,夏千金整个人沉静,是突兀性的,突兀的让人不明所以。

夏千金首先做的不抬头看佑佑,或看四周,而是愣愣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摸了摸自己的脸蛋。

转世了?

眉头一挑,她眸光闪了闪,这才扭头看向面前的几人,脑海有一些记忆,似乎是她的,又不是她的。

“妈咪,你?”佑佑目光一凝,看着这个古怪眼神的妈咪,莫名的有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,只是觉得此妈咪好似变了些。

“我叫神雨。”夏千金眉宇沉寂下来,走下床,黑色的秀发似魔一般,竟疯狂的开始长长,直到长到了足踝,才停止了。

佑佑、安陌枫、夏咪愕住,奇克先生汪汪直叫,全身毛发竖立,进入极限警惕中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