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29章 所谓婚礼

第129章 所谓婚礼

——

佑佑目光闪动,一瞬间想了许多,看了看这个陌生妈咪,终是沉静了下来。

“妈……”张口,他说着又改了口,“我们能不能聊一聊?”

夏千金看向这个孩子,若有所思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算是应允,其它人互相看了看,很识趣的离开了。

房间中,佑佑坐下来,简单把一些事说了,这样的情况,他无疑第一时间怀疑到了那药丸上,而他想或许这人也可能更那两人认识。

说完后,他看着她眸中的闪动,更加确定了几分。

“就这些了,我希望我妈咪能完好无损的回来。”佑佑淡道,眸光直视,却很坚定,即便那两人说北唐累是他们儿子转世,或者这位也是他们认识的人转世,但无非还是不他妈咪。

而妈咪他也不允许有丝毫伤害,包括这个或许是前世的女人。

“你放心,我已经是逝去的存在,我不会抢她的身体,即便她也是我,我也从没想过,我只是想再见他一面,跟他说完未完的话,还有总统和夫人,我有点想他们了。”夏千金笑笑,眸光柔和了几分,充斥着一股悲伤的怀念。

佑佑点头,没有再废话,冷弯弯和米璨的身份他也听过了。

出去,他和夏千金离开了别墅,还有夏咪和奇克先生也跟着,安陌枫没有阻拦,也没有去问。

五星级酒店。

夏千金敲开门,是米璨来开的,看着她,他的眸色有些古怪,冷弯弯见到站门口不说话,忙凑了上来。

一看,惊讶了。

“咦,一夜头发怎么变那么长了?”冷弯弯上上下下打量,是那个儿媳妇不错,就头发长得似乎太快了。

“总统,夫人,好久不见。”夏千金微微一笑,那是真正的柔和之气。

“你是?”冷弯弯狐疑。

“我是神雨。”夏千金并没有隐藏什么,直接道,冷弯弯愕了一下,与米璨对看一眼,眸光更古怪了。

进门后,几人说了一会儿话,也了解了一些,就是那药丸真TmD的不定性,且他们也没想到夏千金会是神雨转世,实在是缘分匪浅呐。

冷弯弯眼珠转动,若有深意的笑了,“神雨,既然你回来了,不如帮楠楠一个帮,也圆自己一个梦,如何?”

嗯嗯,她这个做母亲的是一定要帮忙地。

夏千金淡笑点头,一说,她便懂,其实她也这么想,佑佑眯眼看了看两人,没有反驳,算是默认。

北唐累别墅,房间中。

他出了一身冷汗,翻身起来,站在窗口,他眸中多了一丝茫然,今天做了一梦,梦中一少年杀了一少女,他的恨,他的痛,有点感同身受,就似自己。

可很短暂,他便醒了。

“谁?”正迷茫着,忽感身后有异,北唐累回头,正好对上夏千金的笑容。

“千金?”语气古怪,看了看来人,他却莫名的觉得有点陌生,尤其她头发怎么长那么长了。

张口,他想问,可还没出声,夏千金头发骤然射来,如一根重棒子生生的砸在了他的脖颈上。

惊愕着,他连一个年头都提不起,已昏迷过去。

不多时,夏千金带着人从窗口跳了下去,出了别墅,数道身影冒了出来,看着昏迷的男人各有所思。

只是他们走时没注意,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们。

一处小教堂,地方不大,前一排位置坐着佑佑、夏咪,还有米璨,正中是一袭白色婚纱的夏千金,但很简洁。

而夏千金身旁是坐在椅子上昏迷的北唐累,衣服早眼被换成了新郎礼服,冷弯弯在一旁开心的笑。

“你们真万恶。”佑佑摇头,这些人他是越看越蛋疼,这样哪是结婚,分明叫逼婚。

“什么万恶啊,这叫撮合,撮合,懂不?”冷弯弯皱鼻,伸手掐佑佑脸蛋,眼底却极为喜爱慈祥。

佑佑嗤唇,沉默,貌似其实他也素同伙。

“你们?”良久,某男悠悠醒来,身上被一根粗绳绑得死紧。

“儿子,你终于醒了,好了,接下来总算可以开始举行婚礼了。”冷弯弯嘿嘿笑,习惯的回身揪他脸,他们等这么久,也是在等某人醒了。

逼婚,那也要真实是不是。

“婚礼?”北唐累看向夏千金,眉头拧得更深,“你不是她。”

“我是,也不是。”夏千金摇头,俏丽的脸多了份悲伤,“楠,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是神雨,我只想对你说,我没有背叛你,我也没有背叛组织,我神雨爱过的男人自始自终便只有你一个。”

“算了,不记得就算了,成全今生吧,希望我们今生能有一个好的结局。”随即笑笑,夏千金敛去神色,似乎也想说这么一句话,仅想对某人说这么一句话而已。

北唐累蹙眉,张口无话,那个梦他看到了,还有冷弯弯、米璨,可他真忘了,没有记忆,也当仅一个梦而已,他不认识他们。

只是不知为何莫名的还是有那么一丝疼感,说不清。

“喂喂,这是婚礼,又不是葬礼,干吗这么伤感,开心点,来,都给妈咪笑一个。”冷弯弯拍拍掌,自顾的做了个大大的笑脸。

米璨额头飘过一条黑线,无话,某人在失去儿子后,真是有点神经质。

“好了,现在我来主持婚礼。”冷弯弯也不管他们,清了清喉咙,往高台上站了几步,目光落在北唐累身上,问道:“北唐累先生,请问您愿意娶夏千金小姐为妻,并保证对她呵护备至,始终如一,不离不弃吗?”

或许这样很好,可是……北唐累扯唇,看看自己身上,被绑成这样,真难以启齿说那啥。

“不能放,你说你愿意再放,快说。”冷弯弯扬眉,声色并倶,大有不说就绑你一辈子的味道。

北唐累脸色黑了一下,“愿意,我愿意,行了吧。”

他对这貌似是他前世妈咪的疯子没话说了,冷弯弯倒是满意的点头,眼睛笑成了月牙儿,芊手一挥,道:“放人。”

佑佑唇再次一扯,怎么听怎么想山头大王在喊放肉票。

北唐累被米璨松绑,对某人有些怨愤,却没说话,站在夏千金身旁,心绪复杂。

其实不想这样,但这样却可能是最好,无法否认。

“夏千金小姐,请问您愿意嫁给北唐累先生……”冷弯弯扭头问夏千金,可话没说完,教堂大门骤的被人推开。

“我反对,他们不能结婚。”中年美妇拧着眉头,上前就把北唐累扯了过来。

“你谁啊谁你,你有什么资格反对?”冷弯弯怒了,这场儿子的婚礼,她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的。

“你……”北唐累眸光愈复杂,蓝心妍,那个抛弃过他们的母亲,可即便回来了,却从来没主动早过他们,而现在出现真是有点稀罕了。

“阿累,我知道,你恨我,你们都恨我,我也没脸再见你们,但,你们真的不能结婚,那一夜,原本已经是个错误,不能一错再错了。”蓝心妍语气沉重,一双美眸看了一眼夏千金愈是复杂。

而现在的夏千金不是夏千金,对于神雨来说没多大感觉,而她想的也只是跟那个心爱的男人说完以前没说完的话,至于结婚也是为了帮帮这个后世。

米璨看着来人,轻阖眼眸,可北唐累一听,心中本不再恨的他,却无法不去怒。

“错误?你有什么资格来评论?在抛弃我们之后么?”他咬牙,实在无法忍受某人现在出来说教,似乎有些可笑了。

蓝心妍咬唇,露出歉意,想说,仿佛又很踌躇,米璨这时睁开了眼,冷弯弯看他,他摇头,未来重洗,他实在预测不到。

“你们真的不能结婚。”蓝心妍无奈,想了想,还是咬牙,说出了这么一句话:“你,你不是北唐家亲骨肉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北唐累眯眸,心头微跳,蓝心妍的话他不很明白,即便他不是北唐家,那关结婚什么事?

“你的亲生父亲叫……夏南。”吐出一口气,蓝心妍没法再隐瞒。

可此话一处,全场寂静。

北唐累愕然了,佑佑他们傻眼了。

按这么来说,那他们不就是姐弟?毕竟北唐累要小一点。

这社会,真的TmD的伤人啊!

也不带这么搞的吧。

冷弯弯抓抓头,靠过去,依上米璨肩头,望着天花板,她无话可说了。

这貌似真不能结啊,乱了,乱了,**了。

“你,你什么意思,说清楚点。”深深沉气,就似是忽然出现了一个火山,在北唐累胸**炸,蔓延。

这件事确实来得太快,也太不可思议,那个老头子,竟然是他生父,他长一百个脑袋也想不到,做梦也不会做到。

夏南,明明是有可能也是追杀他们的元凶之一么?现在说出这些,真的很扯淡。

“给我说清楚,每一件事。”紫玉般得眸子死死盯着蓝心妍,他眸色染上赤红,拳头微微握起,有了狂躁的冲动。

“那是一个意外。”蓝心妍叹息,身子也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深深的记得那时,这个意外她愤怒过,恨过,悔过,可却已成定局。

或许若不是这么一个意外,有些事也会有所不同吧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