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30章 往事

第130章 往事

——

“我们原本在一个组织,父亲收养了九个孩子,我就是其中之一,我其他人一起训练,一起任务,我们是最好的团队,是最好的兄弟姐妹,我们感情极好,我们被人称为九人组……”一幕幕回忆在蓝心妍脑海浮现,往昔他们是最好的朋友,最好的一队。

生活在黑暗世界,沉沉浮浮,但他们都十分满足,因为有父亲,有彼此,他们一直把彼此当成最重要的人,仅有的依靠。

可世事难料,谁能知晓有那么一个神秘的强敌,他们杀来,很突然,他们甚至连措施都来不及做。

死了,父亲死了,死了好多好多人,组织被一夜灭尽。

也不知该哭,还是该笑的是他们九人组却剩下了他们七个人,唯一的遗留,他们活了下来。

过后,他们本来关系也很好,但中间发生了一些事,都变了,大家闹得十分不愉快,不再共同进退,不再一起,大家都说永不相交,所有情感似乎也就那么被磨噬了,随后各自便分道扬镳,她唯一还有联系的便是乔治,那他们老大哥,也是仅有一个当时劝解的人。

本来以为也就如此,谁能知晓又再遇到了故人,还是同一个丈夫,而另一个也在本市,这也算了,但莫名其妙剩下的七人死了两个,他们死前发的消息,是他们以前组织独特的联系手法。

当他们发现,他们恐慌了,愤怒了,要至她于死地。

“我只是个意外的孩子,而且我的亲生父亲还和许静合伙追杀我们。”北唐累听得可笑,也自嘲,已说不出什么感觉,太可笑了。

意外的的孩子,被亲生父亲追杀,太可笑,可笑啊。

“阿累,这件事我也不清楚,忽然间,他们说我恨他们,要杀他们,是,我也承认,我有这么想过,但我没那么做,因为他们是我的兄弟,是我的姐妹,再恨,我可以远走十年,乃至一辈子都可以。”蓝心妍也痛彻心扉。

“但我绝不会杀他们,我想解释,但我知道语言很苍白,他们不会信,所以我没去反驳,我带着你们离开。”

“抛下你们,我只是怕你们受我连累,我更怕那一个暗中的黑手,我想不到是谁,我想不到他的目的,我很怕,阿累,我只是怕,只是怕而已。”蓝心妍轻阖眸子,分外有种无力感,那个人让她怕,却无能为力,连查都查不到。

而被冤枉,还无法去解释,除了逃,她没有办法。

“你还有什么瞒着我?”北唐累看她,眼神冷漠。

“我在十几年间遇到了一个好男人,我们有一个孩子。”蓝心妍咬唇道。

“这么说我又多了一个兄弟。”北唐累冷笑,对这个母亲真不想说太多,真是有够……

“他去世了,留下一个儿子。”蓝心妍潸然道:“他叫蓝舞。”

“蓝舞?”佑佑差点要喷死,他记得破舞很穷吧?夏千金也目色古怪,她记忆中蓝舞跟佑佑特好。

“我们很少见面,我后来离开了。”蓝心妍摇头,至于蓝舞的情况,现在她也不知晓,当时人追来,她为怕连累他们,走得也快,甚至来不及处理后事。

真好,这么说又一个被抛弃的。北唐累唇角掠过嘲讽,不想再问她,拉住蓝心妍,径直朝门口走。

夏千金他们对视了一眼,想了想,还是跟了上去。

上了车,北唐累只说了一句话,西北警局。

警察局,探监房中。

几人坐着,没人开口,气氛极为沉静。

没过多久,夏老爷子被人带了进来,看着几人,夏老爷子露出明显惊诧。

“你们……”他脸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分,走动间更显老迈。

“夏三哥。”蓝心妍笑喊。

“妍妹,好久不见。”夏老爷子唇弯了弯,算是回应,只不过还带了浓烈古怪,还有不明。

“你居然是我亲生父亲。”北唐累话说得讽刺,更是单刀直入,几乎没半点废话。

夏千金几人眸色古怪了一下,夏老爷子惊得无以复加,“什么?”

“这,这怎么可能,这……”面容变换不定,夏老爷子实在难以想象,毕竟若是如此,那他追杀的不就成了自己儿子么?

可想起那晚,再想想北唐累年纪,好像真可能……

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夏老爷子沉声,这事可谓又再他心口扎了一刀,以前没多想,可现在……

“莫说我心中有疙瘩,就是站在梦儿的角度我也不可能告诉你,我们九人组已经分道扬镳,死的死,去的去,我不想连这么一个朋友也失去,更不愿意看到她伤心。”蓝心妍摇头叹息,莫说他们互相不爱,只是酒后乱性,又在悲伤中才发生如此事。

即便有情也不可能,梦儿是她那时最好的朋友了,她当时已经怀了孩子,她怎能去伤她的心?

夏老爷子也沉默了,确实,有些事就是无奈,就似他,他无奈才会追杀蓝心妍,毕竟不是她死,就是他亡。

而现在么,似乎都没了意义,这牢笼出不去了。

可他们这来……夏老爷子目光落在夏千金身上,有了明悟。

“不管了,我也不想管,反正婚已经结了,没完也算结了,即便是亲兄妹,大不了我以后不碰她便是。”北唐累听完,没感觉,只是证实一下,而他才难得管其它,他就这么一个人,从没自认过好人。

其它人张口无言,这样貌似也可以,就是……

“哈哈,离奇,世界真是离奇啊。”夏老爷子却是忽然大笑开了,看看北唐累逆天的模样,心绪复杂,记得他以前多想要一个儿子,可就是没,现在却突然冒了出来。

虽然他有些对不起他,跟他也没多少感情,但毕竟是亲骨肉。

夏老爷子还是很老来欣慰的。

“你们不用这么愁,其实你们不是亲兄妹。”夏老爷子摇头接道,更有一种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感觉。

“什么?”这下轮到北唐累愕了,佑佑他们也目光古怪。

“她。”夏老爷子笑笑,指向夏千金,“不是我的女儿。”

“可是明明……”蓝心妍记得梦儿是夏老爷子女朋友,怎么就……

“我不知道,梦儿有一段时间离开了一个月,回来时已经有了身孕,那时你还跟她不熟,我问过她,她不肯说。”夏老爷子轻叹,这也是一段痛苦的记忆,曾几何时一直压抑着,很累很累。

佑佑抬头望天花板,直感觉世界疯狂了,真TMD乱。

北唐累也沉静了下来,这应该是他这么长时间所听过最好的消息了。

过后,夏老爷子独自沉默,没有再开口,他们也没再问,走时,夏千金顿了一下,为那个她问了一句:“你爱她对吗?”

“我爱她。”夏老爷子几乎没有犹豫,声音很淡,却又说不出的浓,确实,若不爱,怎会忍受这么多年。

当她去世,他甚至想过好好待她的女儿,只是控制不了而已。

走出警察局,几人找了个咖啡厅坐下,缓缓的已到了日山三竿。

“那个,还继续结么?”蓝心妍终是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“先办结婚证吧。”冷弯弯想了想说道,这个拥有神雨的夏千金没意见,北唐累更没意见,佑佑也沉默,算应许。

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,几人几乎是乘热打铁的奔到了结婚登记处,以北唐累的关系,用不了多久,便办理好了。

“哎,终于圆满了啊。”出来,冷弯弯伸了个懒腰,心情很愉悦。

众人笑笑不语,蓝心妍眸光闪动,看着北唐累沉默了片刻,转身离去了,没有再说只字半句。

北唐累没有挽留,也没去看,大家也都明白,或许他已经不恨了,但要跟那个人一起生活是不可能的,那已经是他的底线了。

而蓝心妍也没面目跟着,他们想或许她会在远方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若非如此,他们绑架北唐累后,她也不可能及时赶来。

“楠。”夏千金回眸,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,伸手摸上这不属于那个少年的面孔,她的眸中愈柔了几分。

她甚至能感觉里面那个同样的灵魂,那是她的楠,即便此时的男人没有记忆,对她也没有感情,可她感觉得到那深沉的东西。

北唐累眸光闪了闪,沉默,也不去躲,这个女人他有点同情。

“我爱你。”微微一笑,这是她落下的最后一句话,亲上他脸颊,蜻蜓点水而过,夏千金倒在了他怀中,而在场所有人的知晓,那个少女已经走了。

神雨,世间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人存在。

而或许夏千金是她生活的另一种模式,没有记忆,不会以前触动的存在。

“哎,妈咪醒来肯定会郁闷的。”佑佑摇头望天,话说他也把自家妈咪给卖了啊。

几人对看一眼,干干的笑,也说不得夏千金醒来后会有什么反应。

…………

话说马上就快完结了,如果想看番外的多的话,我就写,如果不多,那么我就放到以后新文中重开写了,咳。o(╯□╰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