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31章 诡异了

第131章 诡异了

——

夏千金到傍晚才醒来,而自己已经身在了北唐累家,那一段很让人语的记忆还残留在她脑中,结果却是她结婚了,爸爸还不是亲爸爸。

很扯淡,也很匪夷所思。

更郁闷的是,那啥神雨的记忆也在她脑中,让她都快搞不清自己谁了。

“妈咪。”佑佑看向夏千金,有了一丝尴尬,而夏千金醒来后就坐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时而叹息,时而愤怒,时而郁闷,整张脸都变换了好几种颜色。

“你现在是我老婆了。”北唐累提醒道,似乎生怕某人不知晓,可这不说还好,一说夏千金越是火大。

“滚。”

屁啊,迷迷糊糊结了婚,TMD自己还没主动权,靠之。

起身,夏千金拉起佑佑就走,北唐累身一闪,拦住,眉头又拧成了川字,“你想到哪去?”

“干你屁事。”她实在在这里呆不下去,还是无法忍受,至少暂时时,脑子更是有点混混沌沌的感觉,让她极不爽。

“我是你老公,没的变。”北唐累沉声,再次提醒,他说的没错,怎么结婚证都已经办了。

“靠,我改明儿申请离婚行不,闪开点。”一脚踹过去,夏千金暴力再现,装什么那啥,早抛到天河边去了。

北唐累脸皮抽扯,还要说什么,佑佑闪身却拦了下来。

“让妈咪安静一下。”

安静?北唐累看去,夏千金貌似真挺火大,其实换谁,谁也火大,想了想,他没再阻拦,目光落在了佑佑身上。

“你原谅我了对不对?”这话他还是想问。

“我站妈咪这边,如若到时候她还是不原谅你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佑佑耸肩无奈,扯扯妈咪,带着夏咪离开。

夏千金没有准备过多余的房子,加上安陌枫对她也确实算得上恩,也不好就这么玩消失,无疑,她转身就回到了安陌枫别墅。

一开门,里面却忙乎得焦头烂额,一个个佣人纷纷端着水往楼上跑,似乎很急的样子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夏千金拉住一人问。

“少爷变得好奇怪。”女仆眸光古怪,藏着恐惧。

“是啊,他手会喷火。”另一女仆也接道,急急忙忙的又奔上楼了。

“会喷火?”夏千金和佑佑疑惑了。

房间中,黑吉站在门侧,目露担忧,而一名男子背对着他们,平伸着双掌,一丝丝火焰在他手中冒腾着。

忽然,砰,那火焰骤然升腾变大,安陌枫拳头一握,甩了甩,又小了几分,而火丝落到地上,却燃了起来,那些女仆赶忙用水浇灭。

“这该死的身体,居然这点小火都控制不了,真是弱。”他咬牙呢喃,似乎很烦闷的样子。

夏千金看得咋舌,“安陌枫?”

安陌枫眉头一拧,回头,忽然惊讶了,“神雨?”他能感觉到她的气息,虽然模样变了。

“居然能看到你,真想不到,啧啧,看来我们缘分不浅啊。”安陌枫随即上下看了她一眼,啧啧笑道,那手掌中的火光却又升了起来。

“该死的身体。”他拧眉,愤甩,火又小了几分,却没完全消失。

夏千金好像明白什么,她又那种感觉,记得神雨在时,也有一种超常的力量。

“妈咪,我们最好离开。”佑佑心也感不好,扯她要走。

“你竟生了儿子,真让人伤心啊。”安陌枫摇头道,嗤,一道火光飞了过来,佑佑拧眉,把夏千金和夏咪推到一边,而自己很快则闪开了,竟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。

“你身体机能竟异于常人。”安陌枫见此一诧,眸子明亮,看看佑佑冷下的小脸,接着又叹息了,“可惜,你还是太弱。”

牙齿重重一咬,安陌枫手掌往前推了一下,砰,一圈火光,竟呈现圆弧把她们围绕了起来。

众人看得愣住,而安陌枫随即用力一握拳,火光在他手中消散,如同从没出现过。

“该死的,终于能控制了。”他甩了甩手,有点愤怒,也是,现在他就剩了这么个异能,还有气息感应力,若还不能控制,他自己都想撞墙了。

“神雨。”看向夏千金,安陌枫走近,深意的笑了,变脸几乎比翻书还快。

“我不是神雨,我叫夏千金。”夏千金拧眉。

“好吧,随便了。”安陌枫耸肩,满不在乎,伸指冒出一簇火焰,笑道:“留下,你儿子活,如何?”

“萧寒你个变态。”夏千金咬牙,记忆中他是叫这么个名字。

“原本你还记得我,那更好了。”安陌枫一笑,墨眸充斥着邪肆,笑道:“选择吧,给你一分钟的时间,晚一分钟后我便烧掉你儿子一条胳膊,直到全身烧尽为止,啧啧,那滋味。”

看向佑佑,某人似乎已经想象到了那被红烧的美味,让人看得汗毛直立。

夏千金直视他,无奈。

“放他走。”唯一的选择。

“聪明的抉择。”安陌枫一笑,打了响指,火焰瞬间熄灭,而他就似火神,邪看着众生。

“我会回来的。”佑佑没有说多余的话,素来理智的他,此时也选择了理智,快步和夏咪离开,他径直到了北唐累家。

“我儿媳妇呢?”冷弯弯好奇往佑佑身后望,半天没见夏千金踪影,北唐累也拧起了眉头。

“我妈咪被抓了。”佑佑沉声道:“他叫萧寒。”

“什么?”冷弯弯差点从沙发摔下来,实在想不到那个混蛋怎么也出现了,未必?

一想,冷弯弯心头咯噔了一下,佑佑眯眼,墨瞳冷冽,“他们前世就是敌人对不对?”

“呵呵,呵呵。”冷弯弯干笑。

“你们的药还真好。”佑佑咬牙,若不是某两人的药,恐怕也不会发生这些事。

“呵,呵,这不怪我们啊,我们,我们也没想到嘛。”冷弯弯更尴尬,眸光一转,立即拉起米璨,笑道:“咳,璨,时间快到了吧,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啊,先回去。”

“想开溜?”佑佑阴笑。

冷弯弯额头飘过黑线,郁郁,“本来时间就要到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们不能帮你们了。”米璨笑笑,自己的老婆,不帮也得帮,且更直接,往手表上不知道按了什么,他们的身影开始模糊。

“两混蛋。”北唐累也火了,伸手抓去却已碰不到。

冷弯弯再次囧了一下,随即嘿嘿笑了,“儿子,如果可以妈咪和你爹地会再穿过来看你的,到时候希望再添个孙子孙女什么的啊,记得啊,还有佑佑,希望能开花结果了。”

“咳,再见。”干咳了一声,某两只无良鬼消失了。

北唐累和佑佑脸皮同时抽了,这算什么事儿?

他们保证这两丫是来捣乱的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