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32章 人算不如天算

第2卷 迷乱的夜,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32章 人算不如天算

——

安陌枫虽然任何人都感觉到了不是以前那个,但无人敢去说什么,另言之,至少身体还是。

林小倩听得消息,前来祝贺,两人貌似还真是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,在夏千金看来就只差没扑上前大喊同志啊同志。

都那么阴暗扭曲。

“来,我再敬你一杯,恭喜你大婚平顺。”林小倩笑着,举杯又是一饮,看上去今天真的十分欢喜,也对,夏千金嫁给不喜欢的人,怎么也是一种伤害,她就喜欢看着她不爽,夏千金不爽了,她就舒服。

“同喜。”安陌枫微笑,眸底也有了笑意,两世为人,神雨终于快到手,他能不得瑟么?

世界真疯狂啊,夏千金看得实在无言,“你们要庆祝,能不能避忌一点。”

她在旁边呆半天,就看这两货一个比一个得瑟,真TMD诡异。

“你都快当新娘了,当然得在场,毕竟这可是你的未来丈夫哦。”林小倩毫不忌讳的笑道,极有深意的看了安陌枫一眼。

夏千金抚额,华丽丽沉默了。

看着这两货,她头疼。

安陌枫这在准备婚礼,北唐累那边也在忙乎,短短时间,他几乎把能召集的人马全召集了,黑手党和夏门联手无疑是很强悍的势力,但人却非得救不可。

“黑手党和夏门连手势力是大,但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北唐累挂断电话,眸光阴寒一片,迸出不相让的杀气。

他这边准备好了,就等佑佑那里了。

“你那准备好没?”北唐累问道。

“新型无声无烟机枪,一天后到,赶得及。”非墨承诺,佑佑是绝对信任的,北唐累点头,也没多问,他也无条件的相信这个儿子。

安陌枫的婚礼要几天以后,北唐累那边军火到后,也没有急着去,再整合一下是必须的。

终于前一晚,北唐累和佑佑发动了,这也是抱着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的决心。

夜深人静,安陌枫的别墅中一切都看似如常,只是增加了一些守卫而已。

两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里面,对看一眼,终是互相点了点头。

北唐累和佑佑开始小心的移动,还有一群武装属下,这些也是北唐累以前暗中训练的,以备不时之需,就是想不到今天用到了这里。

两人很小心的把人放倒,无声无息,可忽然,整栋别墅灯光骤亮,别墅外猛的窜出无数的身影,为首的便是安陌枫,还有林小倩也在。

人群纷纷瞬间把别墅包围,围得密闭透风,看起来恐怕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。

“被发现了。”北唐累沉声。

“他等于活了两世,肯定有些手法我们不知晓。”佑佑眯眸,而他们肯定不知晓他们的藏身之处,但如此作为,他们也等于不可能偷偷进去,进不去就无法救人。

其实这点他们早就想过,若偷进不行,那么唯有硬拼了,绝不能等到婚礼,因为那是根本进不去,安陌枫太让人无言,结婚根本就不请人。

就林小倩,还有在本市的黑手党的一些人,就那么几人,他都认识,且手下的人他更谨慎,也是除了他认识的,都不让进教堂,所以什么趁乱那是屁话,根本不行。

彼此对看一眼,北唐累、佑佑下了决心,轻声对着话机说了一声,砰砰,无数枪响回荡了起来。

可瞬间,一道火焰帘幕几乎是平地而起,本该打死一些人,到现在却一人无伤。

“哼,还真来了。”安陌枫冷冷一笑,一个响指,火焰熄灭。

“真特么象非人类。”北唐累拧眉,安陌枫的一些事他也听说了,可当时也没这么强,现在似乎某人的控火能力也增强了。

可他们不得不拼。

北唐累、佑佑眼神反而愈是坚定了几分,互相点了一头,就要行动,可忽然,三道身影突兀而至,完全是让人几乎没看到从哪来的。

一道站在安陌枫身前,一道站在林小倩身前,而另一道则是站在了佑佑身前,他们都带着面具,不得其貌。

“你是?”

三道疑惑的声音也几乎是同时响起,但那三人却没有一人回答,在音起的瞬间,一掌落下,接着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忽然急奔而去,快得让人全然无法看清。

“佑佑。”等再定神,佑佑、安陌枫,还有林小倩已然不见了踪影,无可厚非,肯定被那突然出现的三人带走了。

可是人真的能有如此快的速度么?

没有人能明白。

一夜准备的战斗,似乎很戏剧化就这么结束了,有点人算不如天算的意味。

群龙无首,谁会开战?没人会。

在房间的夏千金,被人守着也出不了房,花园光线太暗,她也看不清他们如何了,别墅外的安陌枫和林小倩所站的位置也不在她视野范围内,根本不清楚现在到底如何。

来回不安的踱步,未知的情况让夏千金很忧心,可没过多久,门被打了开来,她拧眉下意识的以为是安陌枫的手下。

可等看去,她愕然了,若说北唐累赢了,也说得过去,奇怪的是黑吉也在,还有安陌枫的一些手下,这点就有点让人不明白了。

“黑吉,你们?”夏千金疑惑。

“佑佑被人抓了,还有安陌枫、林小倩。”北唐累沉声,黑吉默然不语,只是眸间闪过了一丝担忧,在他心中主子还是主子,可现在却连什么人抓的都不知道。

夏千金一怔,更惊愕了,“谁?为什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北唐累摇头,同样不明白,那些人抓他们三为何,真奇了,怪了。

“他们很强,速度很快。”黑吉叹息,他从没见过有人的速度这么快,应该说正常人他没见过。

“很强,速度很快?”夏千金心咯噔了一下,看了一眼北唐累,两人一瞬间都想起了那位曾经蓝心妍说的黑手。

或许表面看起来没什么联系,但总是有一种感觉应该是同一个人。

但无论如何想,他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。

气氛沉默下来,没人再开口,翌日,北唐累、夏千金离开了安陌枫别墅,吩咐所有人去寻找,黑手党和夏门那边也暂时封锁了消息,而在场的可谓都是心腹,没人会去说。

“我们会找到他的。”北唐累轻道,也不知是安慰自己,还是安慰夏千金。

夏千金沉默,转身上了楼,北唐累张口,却还是始终无言,这些天两人之间都这样,沉静,除了沉静还是沉静,静得让人压抑。

可三人的踪影无论如何寻找,查找,他们还是无一丝消息。

而白润一那边,在知晓佑佑失踪后也是大惊,他们一样在找,可结果同样。

“没,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有。”白润一眸色沉重,对这突然出现的人,几乎可以断定必是一个组织的,可尤其这点才让他忌惮。

能有一个组织隐秘措施做到如此,真是极为惊人了,他甚至想是否是还和中央一些人有关系。

可佑佑他们对那些人有什么用呢?这是个疑惑。

“这就奇怪了,是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?难道是李老他们?”一老人眸光轻动,抚着白须沉思。

“不太可能,这三人对于他根本没用。”白润一沉吟了片刻,还是摇了摇头,除非搞清楚到底这三人对那些人有用,否则真的难查。

而李老,他怀疑过,可找到利益关系。

“别那么肯定,我一直不知道的事李老跟日本那边到底在干什么,好像不那么简单。”老人也摇头,忽然又叹息了,“不过也不一定。”

“哎,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啊。”老人有点惋惜,白润一眸光闪动,沉默了,在龙组这么多年,他是第二次感觉到无力。

…………

泰国夜晚,舞厅中。

一名少女青春张扬,妩媚妖娆,在一名男人身上如蛇般扭动,眉宇间尽是不符年纪的媚色,忽然,她身手铃声响起,震动的频率让她突然停止了舞动。

对男人一个飞吻,转身到了安静处。

接起,她便笑道:“妈,干吗?这深更半夜的,难道你就这么想念你的女儿么?我不就明天回来么,着什么急啊。”

可出乎意料的,没有骂声,反而那边的声音极为虚弱。

“别回来,也别问,走,走的远,远的,隐,隐姓埋名。”

“妈,你怎么了?妈……”少女终是沉下了脸,可电话那边已经挂断,无论如何喊都不再有回应。

少女眉梢染过寒霜,拳头轻轻攒着,定定的看着手机,良久,却是寂静了下来。

中国A市,别墅。

今日天气还是那么的晴朗,万里无云,阳光明媚。

但事隔数天,人,还是了无踪影。

“你放心,我相信佑佑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”北唐累叹息,夹了块鸡肉在夏千金碗中,这些人他是看着一天天都在消瘦,饭也吃得极少,可却无法去安慰,毕竟除非人找到。

“我先上楼了。”夏千金摇头,实在食之无味。

北唐累张口还想劝,而门铃却是兀然响起,黑森快速去开门,带进来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金发碧眼女子。

“千金,夏千金。”她一走进,似乎再也忍不住,呼喊着,整个人却倒了下来,风衣飘飞中,还能看到她肚子上点点血腥在往外冒,而她死死的压制着。

“夏千金?”北唐累拧眉,夏千金的朋友他不是都见过,但看这模样的外国人,恐怕也只有远在巴黎的爱丽丝了。

可她到这里干什么?还伤成这样。

沉吟了片刻,北唐累看向她,还是伸手把她抚了起来,沉道:“黑森,拿药。”

“她,我,我有话要说。”爱丽丝摇头,死死的抓着北唐累,脸色更苍白了几分。

北唐累眸光闪烁,有些踌躇,毕竟事儿够多了,在来一个更麻烦,可看爱丽丝肯求般的眼神,又加上是夏千金最好的朋友,他最终还是没有拒绝。

抚着她上楼,敲开门,夏千金明显有些不悦,但在看到爱丽丝,她的所有不悦都消失了,剩下的惊异。

“爱丽丝?”夏千金连忙从北唐累手中把人接过,抚她到**,看着爱丽丝鲜血染红被褥,她更是惊得无以复加。

“你怎么了,你们还不快拿纱布,拿药啊,爱丽丝,你撑着点。”夏千金实在想不到为什么,可现在却不是说那个的时候。

“不,不用了,我主要不是枪伤,是毒。”爱丽丝抓住她,摇头凄凉。

“毒?怎么会,爱丽丝……”

“你只要听我说就好了。”爱丽丝一叹,似乎已经放弃了自己,夏千金心微微有些抽疼。

“你,你哥哥。”她眸中有了怀念,还有沉沉的悲伤。

夏千金却是一怔,“哥哥?”

“他,他有和你一样的胎记。”爱丽丝笑笑,看向她的腰际,那里有一片紫青叶痕,和那个男人一模一样,那是胎记。

夏千金拧眉,爱丽丝又是一叹,“他查到,一个,组织,终结者,叫终结者,他说他父亲可能,可能是那里的头。”

“可,可,可不知道为什么,后来,他消失了,再,再也没回来。”

“他,他答应过我的,可没回来。”说着说着,爱丽丝脸色再次白了几分,气若游丝,似乎全部的力气也因说完想说的而瞬间没了。

“你怀疑那个疑似我们父亲的有问题?”夏千金语气微怪,若是以前听到一定会惊得跳脚,但在发生了如此多事后,这里都几乎都有了免疫力,可也不可否认,有那么一丝古怪感。

多了个哥哥,爱丽丝无疑肯定是她嫂子了。

怪不得遇到时,爱丽丝一直都对她那么好。

“找他,找他,若是,若是,你一定要,一定要……”爱丽丝握着她的手微微发紧,但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,手也慢慢的松了下来。

“爱丽丝。”夏千金轻阖眼眸,喊得轻,却也沉,这便是所谓的人不找事,事找人,若是依爱丽丝所说,那么她更不明白了。

为什么要这样?那个黑手到底想如何?

无疑,她不得不把那个人联想到了一起。

北唐累也同样,都把那个人想到了一起,但他们又能如何?

其实不仅他们,好多人,就连龙组都查不到,这么一个黑手,已让所有人有了深深的无力感。

想来,若是那个人不自己出现,恐怕他们一辈子都找不到什么。

那人,是一个绝对的迷。

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