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挑邪魅总裁

第134章 结束,也是开始

第134章 结束,也是开始(大结局) 第1页

——

寻找还在继续,但结果一样。

而夏千金直从爱丽丝去世后,便一个人在房间,没有出来半步,每每都是北唐累进去给她送饭,吃得却也愈发少,这么些天下来,整个人又瘦了一大圈。

“跟我出去走走?”看着仅吃了几口的饭菜,北唐累无法再放任她这么下去,夏千金拧眉,他已拉起了她,因多日少食,她的挣扎更是无力。

到了门口,是一辆崭新的脚踏车,停泊在别墅前极为不协调。

“这是?”夏千金眸光古怪。

“脚踏车啊,你不会这也不认识了吧?”北唐累一笑,拍了拍车头,貌似挺喜爱。

“你不会准备骑它上街吧。”若是北唐少爷骑这么个车子上街,真是有够奇怪,应该是很失面子。

“别以为我没过过苦日子,我苦的时候连脚踏车都没得骑,只能走路啊,哎,悲伤日子真是伤不起啊。”北唐累感感叹叹,一脸别人都不懂艺术的味道,夏千金唇抽了一下,他一把抱起她便放到了车尾,自己立即又坐在了前面,完全都不问别人意见。

“小姐,请问想去哪?我这绝对是火箭速度,每秒1500公里。”北唐累回头笑问,夏千金眸光闪动,看着他,有了一丝了然。

“你就玄幻吧。”这么些天,她终是第一次笑了,也回了过去。

“走咯。”北唐累眨眼,也不反驳,脚飞速踩动,车子直直狂飙了出去。

风吹过发丝,拂在脸上凉凉的,让夏千金也不禁感觉到了舒爽感。

“你知道吗,我小时候,特扯,明明很有钱,有一段时间却特别羡慕脚踏车,时常被家族笑我宝气,我弟弟也这么说。”北唐累边骑边说自己趣事,夏千金一笑,环住他,轻轻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“你挨过你父亲打没?”她淡问。

“怎么没,尤其我和弟在大铁门外敲门,玩他们的时候,人走在河边,哪有不湿鞋的时候,我们终于被逮到了,我爸爸气得拿鞭子抽我们,然后捏着耳朵跪在地上一直让我们说我错了,说了整整一夜。”

“从此你们再也不敢玩敲门,换其它了是吧?”

“咦,夏小姐很聪明嘛。”北唐累故作惊讶,貌似才发现了一块瑰宝。

“你小时候可真捣蛋,我以前也是,但他们不会打我,就把我关在门外,不让回家,那个夜晚的风吹得阴森森的,太小了,好多时候都被吓到哭。”夏千金睁眼看蓝天,也想起了自己以前,那段日子是最快乐的。

“看来吾道不孤嘛。”北唐累摇头晃脑嬉笑,两人边说边闹,没多久到了一道小街道。

这里不是繁华区,但很有乡土的热闹感觉,小摊子一个接一个,大喊着自己的买卖。

“棉花糖。”夏千金眼睛一亮,拍北唐累后背让他停车,走上前径直买了两串,递给北唐累,他也没拒绝。

不得不说的是北唐累骑脚踏车的技术还真好,一手吃,一手掌方向也能游刃有余。

“你到底要去哪?”夏千金品着甜甜滋味的棉花糖,不禁问道,这开了几乎是快一个时辰了,似乎还没到目的地。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北唐累神秘道,夏千金撇嘴无言。

又过了两个时辰,脚踏车出了市区终是停了下来,可夏千金真是咋舌了,这么远的路程,某人竟骑脚踏车来,真疯了。

北唐累也不管她鄙视的眼神,拉着她走了一段路,进入了一片满是葱绿的郊外,里面很广,也有许多人,还有买卖的商贩,看起来应该是野外旅游区。

可贵的是再走了一段路后,一处平平的草地上有一群白鸽,几乎有上千只,在地上啄着人们给它们的食物,这幅景象很美。

“小姐,可不可以为我们照张相。”夏千金怔怔的看着,北唐累已拉着她走近,还对一中年美妇礼貌的递出了随身带的数码相机。

夏千金唇角**了一下,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别人阿姨还等着呢。

两人站到白鸽处,北唐累手一揽,她身子僵了僵,还是没开口,努力挤上微笑。

北唐累做了个OK手势,中年美妇手指按下了按钮,可就在这么一瞬间,她只觉得脑袋被人一按,一抹温润已触上了她的额头。

时间便如同定格,就这么被拍了下来。

“你……”夏千金脸噌的红了,北唐累摊手一笑,快速转身对上前还相机的中年美妇致谢。

“不客气,你们夫妻感情真好。”中年美妇笑笑,眸中露出羡慕,夏千金面皮抽了抽,没开口,北唐累和她又说了两句,中年美妇才离开了。

夏千金瞪了他一眼,北唐累望天装神,一叹,她蹲了下来,捧起一只雪白的鸽子,却还是免不得有丝伤感。

地方很美,北唐累也尽量在逗着她开心,可有些事还是无法抹去。

“阿累,你觉得我们还剩下什么?”夏千金轻问,扬手,鸽子展翅而飞,转了一圈,又回到了地上继续啄食。

没有等他回答,她继道:“我隔几天会离开这里。”

“离开?”北唐累轻怔。

“嗯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安安静静的过一回。”夏千金淡笑,这事她早已想过,只是没来得及实行就发生了那么多事。

北唐累沉默,没有应允,也没有反驳,其实他也明白,很多事是需要时间的。

几天后。

夏千金收拾好了行装,被北唐累亲自送到了飞机场。

“帮我照顾好夏咪。”揉揉夏咪的脑袋,夏千金还是有那么一丝留念。

“嗯,我会的。”北唐累点头微笑,尽量不露离别的伤感。

“阿累,若我回来便是释然了,若我们有缘在那个地方再相见,那时便是永恒。”看了他一眼,夏千金微微一笑,没有明说,转身已没入了人群。

“少爷,你真的就这样放她走了?”黑森纳闷,少爷似乎变得越来越多了,应该说对待一些人方面。

“经历了太多过后,人会疲累,会想一个人,我们都需要时间,那时会更好。”北唐累笑说,转身拉起夏咪离开。

两人,相反的方向,都没回头,一切都静静的。

…………

三年后。

日本,某旅游公司。

夏千金一身职业装,面容比往昔多了几分成熟,她在桌上整理文件,一同事却是窜了过来,“千金,你这么拼命也不觉得累么?”

“还好。”这多了年,夏千金一直不断的接导游工作,当然,也为了寻找自己的儿子,或许是无奈,但依然没放弃。

“真是个拼命三郎。”同事摇头感叹,夏千金拿出一张信纸,落下三个字,却让同事瞪大了眼睛,“辞职信?” ...??
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