店小二传奇

楔子

店小二传奇 楔子

旭日东升,白云悠悠。

一小山半腰处有三间茅屋,周围的树木被砍伐掉不少,形成了一片空地,一条羊肠小路隔着浅溪蜿蜒向下而去。

一年逾花甲之人端坐在门前一木桌旁边,其侧后有一中年人束手而立,显得恭敬非常。

“文臣啊!霄珥呢?把他找来,该是读书的时候了。”

花甲之人看着远处的青山缓缓的说道。

“回老爷,小少爷应该正在前面不远处的山地那骑着驴练习弓箭呢,到是没有危险,多亏老爷有先见之明,早早派人把这山上稍微大点的活物都给弄别地方去了,我这就去找!”

被叫文臣的人说着话向山下寻去,轻轻踩着小溪上的石头几下便到了对面。

不到一刻钟,文臣就已经转了回来,身后跟着一头驴,全身灰色中带着些黑斑点,驴上有一驴鞍,两边搭着脚蹬子,上面坐着一个年约8岁左右的孩子,这孩子上身穿一蓝色小褂,腰上扎着一条指头粗的布绳做腰带,腿上是一条绿色的灯笼裤,脚上穿一双粉色小布鞋。

头发挽在头顶上面扎了一个抓髻,宽宽的额头,浓浓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象玉雕成的小鼻子和小嘴镶在粉嘟嘟、胖呼呼的脸上,那深深的两个酒窝显示着主人高兴的模样,还真容易让人认为是一个小姑娘。

那驴的得胜钩上挂着一条腊木杆做的长枪,鸟胜环上一把用木头做成的马刀,孩子后背上是一张有二尺长的短弓。

这孩子跟着文臣刚一过小溪就翻身下驴,小腿紧倒腾来到这老者身边。

“爷爷,你找我?”

“恩,找你,霄珥啊,今天该给你讲一讲这个对子了,这个对对子他是有规矩的,他要有平仄,要有对仗,这个对仗呢,做个比就是…”

“我知道的,就是天对地,雨对风;大陆对长空;山花对海树,赤日对苍穹;雷隐隐,雾蒙蒙;日下对天中;风高秋月白,雨霁晚霞红;牛女二星河左右,参商两曜斗西东;十月塞边,飒飒寒霜惊戍旅;三冬江上,漫漫朔雪冷渔翁。”

“好,对,就是这样,霄珥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老者看着这个孩子,脸上是满意和疑惑两种表情,从打这孩子被他从河里捞出来救醒了以后,表现的从来不象别的孩子那样,而是不哭不闹的,给人的感觉就是稳重,对,稳重!

被叫霄珥的人也发现自己说漏嘴了,马上换一副笑咪咪的样子说道:“我,我是看爷爷的书啊!那么多书,我翻着就看到了。”

“可我记得我那书中没有这些东西啊!”

“我是看爷爷的书总结出来的,爷爷你给我讲讲平仄吧,我平仄都不懂呢!”

老者又好好打量了这孩子一眼,笑了,不管这孩子如何,总归是自己寄托的一线希望,会得越多以后越有用,伸出手摸了摸霄珥的脑袋说着:

“好,教,都教给你,以后你就可以有立足的本事了,可要记得多读书,那骑驴射箭的事情就尽量不要做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做呢?君子六艺中不就是有射和御么,爷爷你放心吧,我不会耽搁其他事情的。”

春来秋去,转眼六年时间匆匆而过。

“霄珥啊,今天你就要离开这了,这两个玉佩千万拿好别丢了,你虚岁15,可以闯荡一番了,可你要记住爷爷的话,等到你20的时候千万要拿着这个玉佩到京城无忧酒馆给那个掌柜的,然后你要帮着他办一件事情,放心,对你是有好处的,还有这个写着霄珥二字的玉佩是你从小身上带着的,你要想找你的父母,就在这上面下工夫吧!你现在就跟着我的姓,姓‘店’吧”

店霄珥拿着手中两个玉佩,紧紧的攥住了拳头,其实他早就知道一个玉佩是自己的,从他在另一个世界死去,在这个世界生来时就知道自己成了一个婴儿,在河中漂着,后来被这老头给捞上来的。

“霄珥啊,来,把这吊钱拿着,就作为你闯荡时的盘缠吧,哎!记得20岁到那无忧酒馆之前,都不要回来了,爷爷我要云游去了。”

“爷爷!你~”

“走吧,那马和驴都留下,别骑着出去,以免发生危险!”

“那个,爷爷!你~”

“走吧,不要管爷爷了,有你文臣伯伯照顾,没有事情的。”

“可是,爷爷!”

“走吧!”

“我也想走,可是你给我一吊钱够干什么的啊?够吃几天饭的,我会饿死地呀,爷爷!”

“霄珥啊,人要学着靠自己的手艺吃饭,当年爷爷出去闯荡的时候,也就骑了一头驴,身无分文啊!不是也过来了么?”

“可你那驴不是卖了五两银子吗?这吊钱我不要了,我要那驴!”。.。

上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