店小二传奇

第2章 有吃有住店为家

第二章 有吃有住店为家

旭日东升,街上来往行人渐渐多了起来,如归酒楼一楼大厅的一角。

店霄珥站在刚才给钱的二掌柜面前,二掌柜则坐在椅子上,一手搭着扶手,一手在旁边的桌上一下一下敲着。

那叫小狗子的店小二站在二掌柜侧后,稍微的挺挺胸给二掌柜帮衬一下严肃的场面。

“你想当本酒楼的店小二?户籍出于哪里?年龄几何?都会些什么?”

店霄珥看着眼前的这个形式明白,这应该算面试,有问必答!

“我家就住在由拳山上,户籍是爷爷给办的,属于临安府辖下,被归在临安县、由拳镇,我虚岁十五,至于会的东西么?这可就不好说了,这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、词、歌、赋、刀、枪、剑、戟、斧、钺、钩、叉、蒸、煮、熘、焖、煎、炒、烹、炸。。。”

‘咚咚咚!’二掌柜那边使劲的敲了几下桌子。

低着头正掰着手指数得畅快的店霄珥才发现气氛有些不对,见那二掌柜正一脸的阴沉看着他,连忙改口“那个,以上说的这些我都不会”

“咯!咯!咯!”身后笑声传来。

店霄珥微侧身子,用余光看见身后的人正是买了兔子的那个小姑娘,许是兔子实在太沉,抱着累,这会儿已经被一个绳套牵着,左右耳朵根处各系着一条红绳,在脑门正中扎成个蝴蝶结,一墩一墩的向前挪。

“我会劈柴,会烧水,会收拾桌子,我腿脚利索,反应快,我、我、我还会抓兔子,大兔子、小兔子都会抓,还有小花鼠,大大的尾巴,毛茸茸,可好玩了,恩,就这些。”

店霄珥看着面前的这个二掌柜面色阴沉依旧,灵机一动把抓兔子给带上了,机会是需要主动去抓地。

果然,这二掌柜开口说道:“我们这个如归酒楼对店小二要求比较高,所以这位小哥儿,经过我的考虑,你还是。。。”

“你还是赶紧把名字什么的都报上来,然后到后面找一个自己睡觉的位置,这几天先不忙干活,跟着熟悉熟悉,工钱照样给,就按照三楼的待遇吧!一天30个铜钱。”

脆脆的声音正是从身后那牵着兔子的姑娘嘴里说出来的。

店霄珥低着头心中偷笑,二掌柜惊愕地张着嘴看着那小姑娘,他身后衬托气氛的小狗子既羡慕又嫉妒地看着店霄珥。

——-

转眼十天过去,因前几天刚过完谷雨,空气又闷又潮。

“一五,一十,十五,二十…”

店霄珥使劲的用那薄毯盖住脑袋,这打第一遍鸡叫响起的时候就没停止过的声音,实在是把他折磨的够戗。

昨天掌柜的刚刚发了工钱,因有些酒楼的下人要养活家里,怕钱接不上,故一些会经营的酒楼都是初一、十五分两次给工钱。

这数数声音是从同一个通铺睡觉的小狗子那传来的,打从领到钱,就开始闲不住了,晚上就听他数了10多遍,这早上天刚放亮,又数了起来。

把只能盖半个身子的薄毯甩到一边,扭头看向同铺另外两个人,布头和胖墩儿,不得不佩服人家,叮当的铜钱声和那‘一五、一十’的声音居然对这两个人没有任何的效果,依然睡的跟死猪一样。

算了,起床吧,别等着三声鸡叫掌柜的过来骂。

边安慰着自己,边用手指头捅了捅其他两个还做着美梦的人,嘴里吆喝着:“起来了,起来了,太阳照屁股了,别说我没提醒,一会儿掌柜的过来可不是好说话的。”

带着一丝邪恶的心思终于把这两个睡得正香的人给弄醒后,这才觉得心理平衡了一些,伸个懒腰,脸上透着些满足,对着旁边还在数钱的小狗子说道:“小狗子,那93个铜钱,数来数去的不累么?我要是你的话,有这时间就出去做些准备,免得做错事,再被二掌柜的把钱扣去。”

被叫小狗子的人听到二掌柜的扣钱的时候,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,抬起脑袋看着店霄珥,肉疼的表情在脸上显露无疑,又低下头轻叹了一声,把那一堆儿一堆儿码好的铜钱仔细的放到布搭里面,在手上紧紧的握着,可能是那沉重、厚实的手感使得他眼睛中现出那么一星的希望。

看到这个表情,店霄珥觉得自己再说不出其他的话,机械性的整理下衣服,穿鞋,下地,准确的说是下席子,一个店小二哪睡得了床?飞了边的席子,加上盖头不盖腰的布片毯子,就已经是睡觉的全部家当。

店霄珥还比别人多一个包着半片旧毯子的枕头,其实里面是一个塞着香草的绣花枕头,是五天前上山抓只母兔子给那姑娘公兔子配对儿换来的,这也是当初被留下来的原因。

“小二哥,这几天还要谢谢你,不然我连这些钱也拿不到的。”

直到店霄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小狗子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的出声道谢。

这小二哥别人叫起来是指店小二,也有叫博士的,在这几个店小二当中却是专门称呼店霄珥,‘店霄珥’这个名字怎么读都是‘店小二’,加上这些人中他最得势,偶尔也帮着别人接个要落地的盘子啥的,年龄最大,因此得了这么个尊称。

店霄珥头也没回地摆了下手,示意不用谢,刚迈步走了出去却又转身回来,到墙角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个包裹,从里面掏出来一个和小狗子同样的布搭子,只是比小狗子那个鼓囊不少,有他的几倍多,这可是凭本事赚的打赏钱,不然正常的工钱只有10天300铜钱。

在小狗子羡慕的眼光中,把布搭子搭到肩膀上,转身离开,等到前面好跟掌柜的换成银豆子,实在是不愿意拎着这么沉的铜钱去买东西。

如归酒楼店小二分三等,三等的就是负责一楼,一天七个铜钱,也算是不错;二等负责二楼,要稳妥、会看眼色的,是侍侯一些稍微有钱的人,一天12个钱;一等负责三楼,要求能说会道、机敏灵巧、识文断字、专门陪着风雅之人的,一天30个钱,各等级打赏钱自留。

店霄珥属于三等店小二,负责一楼,开30铜钱,属如归酒楼头一份,据说三楼的一等店小二有人扬言要教训他。

抬头看了看才蒙蒙亮的天,店霄珥不得不赞扬一下,古代的空气是清新的,古代的河水是透明,恩,古代的鸡也是勤奋的,每天都叫那么早。

“小店子,过来!哼哼!说?怎么才起来?又让本大侠抓住了一次吧?小心我告诉我三叔扣你工钱。”

真应了那句‘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来人’的句子,这说话的正是那天买兔子的姑娘,也就是大掌柜的侄女,名叫杨紫萱。

从那天破例招进酒楼后,一直对店霄珥纠缠不休,非要和他每天切磋一番,说了无数遍打不过她了,可依然没有效果,每天早上都会‘偶然’碰到,想来这是人为造出的‘偶然’吧!也苦了这姑娘,起这么早。

稍微一琢磨大概也明白了点,正是由于店霄珥说打不过她,又会抓兔子,从小就懂得养生之道,皮肤比较好,才让这位大小姐认为可以占些便宜,每天把不知道从哪学来的‘功夫’在自己身上试一遍,才算完,尽量让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,她比能抓兔子的人厉害,更多的是找一个玩伴。

“居然是杨女侠!就说这半夜三更的时候咋听着耳朵里喜鹊叫个不停呢?原来是出门遇女侠的喜兆,幸会!幸会!不知女侠可又潜心闯出何种招式否?小生可要领教一二了!”

说完这番开场白,店霄珥活动了一下身子,拱了拱手,摆出一副看似过招,实则挨打地姿势,同时心里暗叹一声,忍了!

再看这杨女侠点了点穿着碎花布鞋的小脚,踢了踢裹着喇叭花底儿雪白裤子的纤腿,扭了扭状如垂柳的细腰,紧了紧斜对襟的粉红上衣,眨了眨那天真并透着一丝调皮的大眼睛,微微一笑,露出两个小酒窝,同样的一拱手。

故作粗声说道:“本大侠昨夜观那星象,乃有无穷无尽之意,后略有所悟,勘那七星变化之妙,遂闯出一门功夫,名为斗转星移,今日就让尔等见识一番。”

上来对着一动不动的店霄珥踢了几脚打了几拳,好似按摩般的让店霄珥享受一番后,这才长出一口气,双脚微分,深呼吸,两手由头顶慢慢向下停到丹田位置收功。

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问:“何如?”

店霄珥把身上没有按摩到的地方自己锤了两下,也学着她那样,慢慢收功。

“大善!”

看着功夫又精进了一些的杨女侠带着满意的笑脸离开后,店霄珥这才长出一口气,向着柴房的位置走去。

早上吃饭的人不多,本地人大多不在外吃饭,外来的很少有早上赶到此处,只是些昨夜寄宿之人。

趁着清闲,店霄珥赶紧跟掌柜的说了声换钱的事情,被掌柜的推委到了帐房这里。

帐房姓钱,单名一个筹字,到是符合这一职业,看来其父母起名时还是有些先见之明的。

四十来岁的年纪,脸上略有些皱纹,常带着一顶黑色绸面折边圆帽,一寸来长的山羊胡,微眯双眼,整天摆弄着一副杉木红漆算盘,噼里啪啦打得直响。

店霄珥听了掌柜的话,来到柜台这,正看到钱帐房端着杯茶在那润嗓子呢,一副悠闲的模样,店霄珥等他把那杯子离嘴,这才上前来。

“钱伯,忙呐?”

“不忙,有事儿?”

“小侄我手头上有几个闲钱,堆放在那占地方,拎着走又觉得沉,跟掌柜的商量下,想换些银豆子,掌柜的说这事儿您在行,让我问您,这不?小侄找您这来了就。”

其中这仨儿字‘您在行’说道钱帐房心里去了,干这一行的都是觉得自己第一,这话受用,脸上也堆着笑,眼睛眯的更小了。

数了下钱搭子里倒出来的铜钱,一共是1123个,一边拨打算盘一边对店霄珥说道:“你这是1123个铜钱,我给你按1600个铜钱合一两银子算,你应得七钱一厘八毫银子,还余了一些,不如你直接换1120个铜钱,正好是七钱银子,如何?”

店霄珥睁个眼睛一脸佩服的看着钱帐房,不愧是搞数学的,真是严谨,好家伙,我就是让他换点银子,至于弄出个厘、毫的?居然还有余数?

见帐房正等着自己答复呢,马上点头。

“好,钱伯您费心了,这方面您懂行,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钱帐房的眼睛更眯了,店霄珥都怀疑自己要是再夸他两句,他会不会把眼睛闭上,多给自己拿出来点银子?

钱帐房找出三个铜钱推到店霄珥面前,回手拿出戥子称了七钱的碎银疙瘩,又放到手中掂量了两下,好象是考验一下自己的判断力一般,觉得找到了‘一手抓’的感觉,这才满意的递给店霄珥。

小心的揣好银子,把三个铜钱在手里学着钱帐房的样子掂量了几下,觉得这三个用来大赏给别人也是不错的,可惜自己这地位好象没机会去干这个事情。

“这两天都在准备着镇子上的酒楼博艺会,前几年咱们如归酒楼可都是第三,所有的人压力都很大,三楼那几个小子最近也是有些火气,你私下里就不要乱跑,有事情了记得躲让一番。”

这钱帐房看样子是有些喜欢店霄珥,不然也不能如此和店霄珥说话,有些客人也是对店霄珥好,光看这打赏得到的钱就知道店霄珥多有人缘了,那三楼的都远远不如。

谢了一声,店霄珥这才思虑着酒楼博艺会,由拳镇每年一次,比赛项目包括门面、装饰、厨师、帐房、店小二等,其实真正的项目却是那擂台赛,凡是酒楼应该有的都在此列,这十天来也听说了,连续几年如归都是第三,听着好听,其实由拳镇真正有名的也就三家,其他的都是来陪衬的,所有人心中都明白,这第三就是倒第一。

此时,门外脚步声传来,打断了店霄珥的思绪,随手把钱掖到腰间的小褡裢里,一抬头正好瞧见几个客人进来,回头看了一眼和自己负责一楼的小狗子还在那睁个双眼迷糊呢,自己赶紧迎了上去。

三男一女,看样子是练武人士,不能怠慢了,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出手阔绰,比那些个看起来有钱,实则是吝啬鬼的人强。

“您几位里面请了,好茶侍侯咧!”

最后这一句是冲着小狗子喊的,先一步领着四人往里走去,回头示意的时候,通过四人之间的缝隙正好看到外面打着响鼻的四匹马。

立即接着喊道:“骏马四匹,好水、好料溜着咧!”

引着四人到一张桌子,看那女子要坐的位置,专门在其坐下之前,反复的擦了擦那长腿椅子,听到脚步声传来,转身准备接壶倒茶。

谁知送壶的人不是小狗子,乃是三楼一等店小二赵文生,壶嘴对着店霄珥,当店霄珥一接之时伸手一推,其目的就是要把人给烫到,果然是来教训店霄珥了。